張文隆觀點》520前夕全民驗收轉型正義成績單

新頭殼newtalk 文/張文隆
1970-01-01T00:00:00Z
總統蔡英文在2018年5月31日勉勵促轉會,提出一份社會接受的調查報告。   圖:林朝億/攝
總統蔡英文在2018年5月31日勉勵促轉會,提出一份社會接受的調查報告。   圖:林朝億/攝

一、轉型正義的困難與重要   

轉型正義為何不順利?因為過去74年來,我們的價值觀被嚴重扭曲了。其實何止是過去74年,從荷領、鄭氏、清領、日治至戰後,台灣住民已經習慣以征服者的歷史為歷史、征服者的價值為價值。台灣歷史上從來就沒有進行過轉型正義,於是乎我們太輕易就把不公不義的行為視為理所當然。   

在這個島嶼上,當漢人從來不對侵略原住民的歷史多所著墨,我們就別指望漢人會認真面對自己的歷史責任。同樣,當我們沒正視國民黨統治時代的真相,我們如何去談國民黨加諸於這個社會的傷害。所以轉型正義為何重要,如果沒有轉型正義重建國民心靈,不要說黨國恃從體制下的得利者不支持,一般人民也會習以為常,無法在轉型正義工作上當促轉會堅強的後盾。

二、千呼萬喚始出來的促轉條例   

可惜自從2016年2月1日新國會就職乃至5月20日蔡政府上台後,執政者對轉型正義的推動相當消極。立委和總統的任期不過四年而已,但「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卻拖到2017年12月5日立法院三讀通過,12月27日公布施行。

三、爭議聲中成立的促轉會   

根據「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的規劃,所訂的轉型正義工作預定兩年內完成。結果「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遲至2018年5月31日才正式掛牌成立。「促轉會」花了五個多月才成立,這是何等嚴重的遲到!   

遲到那麼久,端出來的人選該讓人耳目一新吧!結果,主委竟是由長期遊走於紅、藍、綠陣營以左右逢源的黃煌雄擔任,讓原本答應接任「促轉會」委員的陳翠蓮教授氣到堅決辭職。   

黃煌雄雖然口口聲聲敬佩蔣渭水英勇不屈的精神,但黃煌雄終究不是蔣渭水,而且口說和手做是兩回事。對黃煌雄而言,要他去做冒險的事,那是不可能的任務。「明哲保身」是他人生的最高準則!所以當年他曾號召伙伴,去宜蘭市渭水路向當局表達訴求,約定的時間到了,伙伴們來了,但黃煌雄卻神隱了!所以他當上促轉會主委,可以預見的,他不會秉持冒險求真的精神,去追求真正的正義。他會繼續保持和紅、藍、綠的一定友好關係,以便時局若有變化,他永遠處於安全得利的位置。   

除了明哲保身外,黃煌雄也不會忘情「權位與實利」。在黨外人士犧牲奉獻追求民主的過程中,黃煌雄一直尋求在國民黨與黨外間,左右逢源。所以有時候我們發現黃煌雄高舉黨外旗幟,有時候又發現他和國民黨暗通款曲,這也沒什麼好驚訝。因為他習慣將民主當做商品,民主是可以喊價與買賣的。   

事實上黃煌雄絕不僅只是政治投機者這角色而已;更嚴重的是,黃煌雄在中國對台文化統戰,以及國民黨黨國思想復辟過程中扮演的角色,我們必須嚴正對待。   

黃煌雄就是,藉由將蔣渭水扭曲狹隘解釋為「台灣孫中山」,然後再讓紅藍勢力的「中山黨國體制」繼續存在於校園。因此莘莘學子一方面緬懷「蔣渭水」為台灣打拼的精神,一方面繼續擁抱「孫中山」這個巨大的黨國圖騰。這兩種分別代表「獨立自治」與「殖民統治」的矛盾價值觀,就這樣巧妙又畸形的並存下來。

四、重挫形象的東廠事件   

再說副主委張天欽。張天欽不是歷史沒學好,就是心態有問題!大明王朝的三廠(東廠、西廠、內廠)一衛(錦衣衛)特務機構,豈是他們學得來的?就算學得來,也不能學!就連想,都不能想。廠衛特務機構是大明王朝直屬皇帝的情報、政治警察機構,其作用是暗中偵察各級官員的言行舉止,掌握情報,在特許下可以不經由正式司法機構的的審判過程,而判決並處罰犯人,這些機構反映了大明王朝獨裁統治的特色。   張天欽怎麼可以拿東廠和促轉會相提並論,這種心態根本要不得!   

至於吳佩蓉,根本不夠格稱得上正義之士。   

以我長期做口述歷史的專業判斷,吳佩蓉故意錄音的可能性非常高,恐非其所聲稱的「本來並非刻意錄音,而是擔心時間會拖得非常漫長,突然想說,乾脆以錄音取代筆記,事後再確認被交辦的事情。」   

第一,吳佩蓉說:「當日心裡牽掛另一件事,忐忑不安,在轉貼出侯友宜的新聞到群組後……」我想真正讓她不安的,恐怕就是她在做偷錄音這事吧!吳佩蓉又說:「二十四號當晚,我邊吃晚餐邊聽錄音,重新聽到談話內容,我承認當時氣到發抖。」如果重聽錄音時真的讓她「氣到發抖」的話,那麼會議現場吳佩蓉豈可能如此冷靜?別以為用「當日心裡牽掛另一件事,忐忑不安」就可以唬弄社會輿論!假設她真是正義感使然,會議中怎麼可能不提出看法,反而去玩「人前握握手,背後下毒手」這種特務慣用把戲,然後一下子就將無數二二八和白色恐怖受難者及其家屬引領期盼的轉型正義神聖使命給黑掉了!   

第二,從錄音記錄中我們發現吳佩蓉幾乎不發言,這恐怕是吳佩蓉怕自己說錯話被自己反錄。其中僅有的兩次發言又充滿誘答。

●「吳佩蓉:『所以這些…沒有放在題綱裡面?』」

●「吳佩蓉:『我們的委外研究費可能被大砍。』」   

這種東廠特務般的行徑,竟然是身為副研究員幹出來的!這樣的「促轉會」還能有什麼指望?

五、總統不挺的促轉會

(一)轉型正義做得一副「招安」的模樣   

水滸梁山膾炙人口的故事令人激賞,但梁山好漢的結局卻令人不勝唏噓!會將梁山好漢帶向毀滅的,正是宋江及其「想保全個人忠義、成就美名的士大夫價值觀」!   

同樣,蔡英文擁有著和宋江類似的出身與價值觀!在黨外民主人權鬥士拋頭頭、灑熱血奮鬥時,蔡英文完全沒有角色;2015年郭雨新先生逝世三十週年籌備會力邀蔡英文參加8月2日的紀念音樂會,她也婉拒了。2016年對於司法院長被提名人謝文定被質疑戒嚴時期專辦政治大案一事,蔡英文7月21日在接見「民間監督大法官聯盟」時,說出「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這句令人匪夷所思的話。2018年9月28日,蔡英文索性連民進黨32週年黨慶也不辦了。   

執政兩年多以來,蔡英文對台灣人民殷切期待的司法改革、轉型正義、正名制憲通通停滯不前。ROC黨國殖民體制依舊為蔡英文熱情擁抱著,就連轉型正義也做得一副「招安」的模樣!   

請看以下資料: 1.第一個半年任務進度報告(2018年5月31日至2018年11月30日) 2.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   

2018年10月4日公告受難者林慶雲等1270人應予平復司法不法之刑事有罪判決暨其刑、保安處分及沒收之宣告,於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施行之日均視為撤銷。   

2018年12月7日公告受難者黃藻儒等1505人應予平復司法不法之刑事有罪判決暨其刑、保安處分及沒收之宣告,於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施行之日均視為撤銷。   

2019年1月19日公告受難者王錫和應予平復司法不法之刑事有罪判決暨其刑、保安處分及沒收之宣告,於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施行之日均視為撤銷。   

2019年2月27日公告受難者黃頂等1056人應予平復司法不法之刑事有罪判決暨其刑、保安處分及沒收之宣告,於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施行之日均視為撤銷。   

以上就是2017年12月5日,立法院三讀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至今,蔡英文政府「所做的」和「即將做的」有限成果。我們發現,蔡英文政府的轉型正義依舊避談「除垢法」。這就像是宋江一方面帶著梁山好漢接受朝廷「招安」,朝廷也赦免了其罪責;另一方面卻讓市井無賴高俅繼續做太尉,還言聽計從。難道這就是我們期待已久的轉型正義嗎?

(二)促轉會遭蔡總統矮化成談話會   

針對促轉會「去蔣」相關議題,蔡英文總統在迴廊談話時表示,「這類的事情不是總統說了算,也不是促轉會說了算」。促轉會必須做很多的調查研究,釐清真相,也搭建平台,讓社會上對歷史有不同看法的人交換意見。蔡總統表示,成立促轉會的目的,就是要釐清真相,促進人民對歷史上發生的事件有一個和解的過程。她期待能搭建平台,讓社會具有代表性的意見,能相互的討論,這個過程非常重要。   

首先,我們實在好奇,蔡英文總統究竟有無仔細看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這可是2017年12月5日立法院三讀通過,12月27日由蔡英文總統公布施行的。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第 2 條 本條例主管機關為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以下簡稱促轉會)……。 促轉會隸屬於行政院,為二級獨立機關,除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另有規定外,依本條例第四條至第七條規定,規劃、推動下列事項:

一、開放政治檔案。

二、清除威權象徵、保存不義遺址。

三、平復司法不法、還原歷史真相,並促進社會和解。

四、不當黨產之處理及運用。

五、其他轉型正義事項。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第 5 條 為確立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否定威權統治之合法性及記取侵害人權事件之歷史教訓,出現於公共建築或場所之紀念、緬懷威權統治者之象徵,應予移除、改名,或以其他方式處置之。……   

根據促轉條例,促轉會的職權與任務依法是如此的明確,結果蔡英文總統卻將其矮化成各方有力人士的談話大會,「促轉會」和「談話會」的功能完全是不同的,這才真正是「不是總統說了算」!   

那麼針對官僚機構耍無賴、不配合,促轉會該怎麼辦?   

「促轉條例」第11條清楚寫明,關於「清除威權象徵」等等,促轉會若覺得有制定或修正法律及命令之必要者,就可以提出相關草案。若所做的規劃已具體可行者,則可以隨時以書面提請行政院長召集各相關機關(構)依規劃結果辦理。所以誰說了算,應該很清楚了吧!

六、花拳繡腿的轉型正義成果   

放著「促轉條例」規定的四大重要事項:「一、開放政治檔案。二、清除威權象徵、保存不義遺址。三、平復司法不法、還原歷史真相,並促進社會和解。四、不當黨產之處理及運用」不做,「促轉會」竟是做些花拳繡腿的枝節小事。   

「促轉會」最喜歡拿出來說嘴的是,四波的罪刑撤銷公告。其實「促轉會」根本就是撿拾其他機構的現有成果,重新包裝後再拿出來販售推銷,然後往臉上貼金說是自己的成果。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第六條已經明文規定: 「下列案件,如基於同一原因事實而受有罪判決者,該有罪判決暨其刑、保安處分及沒收之宣告,於本法施行之日均視為撤銷,並公告之。」所以這就不勞促轉會來收割果實了。 反觀「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第六條也規定: 「平復司法不法,得以識別加害者並追究其責任、回復並賠償被害者或其家屬之名譽及權利損害,及還原並公布司法不法事件之歷史真相等方式為之。」   

我們要問蔡英文總統與促轉會的是,「識別加害者並追究其責任」、「回復並賠償被害者或其家屬之權利損害」、「還原並公布司法不法事件之歷史真相」這三點,受難者及其家屬殷切期盼的轉型正義作為,你們到底做到了什麼?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