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蔣公金孫為何要嗆蔣公分身的國瑜黨?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3815-08-26T07:57:38Z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因一席支持韓國瑜的,都是比較沒理性的發言,引起喧然大波。   圖:新頭殼合成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因一席支持韓國瑜的,都是比較沒理性的發言,引起喧然大波。   圖:新頭殼合成

「你累了嗎?蔣委員!」蔣公如今在台灣政壇碩果僅存的金孫立委,最近應該是太累了,沒空去接小孩放學,所以想請熱情又理性的韓粉「幫忙接小孩」,才會在立法院裡提前發動「萬安演習」吧?

2019年5月8日《新頭殼》報導〈忘關麥克風! 蔣萬安爆:韓粉不理性 說不出挺韓理由〉:

「立法院內政委員會今(8)天排案審查公投法,藍委突襲杯葛議事,迄今仍持續佔據主席台,雙方僵持不下。……不料,在休息片刻時,藍委蔣萬安與同黨立委李彥秀、柯志恩閒聊時的對話引人關注。

藍委柯志恩主動談到高雄市長韓國瑜聲勢,蔣說,『現在當然韓國瑜聲勢還是好一點,我基層聽到大概七三吧!七支持韓嘛』,『其實支持韓國瑜的,都是比較沒理性的,他(支持者)也說不出為什麼支持他』。……」

蔣公金孫的「萬安演習」果然有效,立刻招來韓粉空軍的無差別轟炸,也讓鄉民見識到「韓粉出征,寸草不生」的慘狀。最經典的名句就是:「憑什麼說我們支持韓國瑜不理性?高雄就是要發大財,韓粉征服宇宙。」

2018年民進黨提名台北市長人選之前,綠營裡的柯粉說,柯連任之後,就能徹底消滅國民黨。當時本魯就恥笑這些弱智的柯粉,民進黨始終「擁寇自重」,徹底消滅了國民黨之後,民進黨還有存在的必要嗎?真正能徹底消滅國民黨的,只有韓天教主領導下的國瑜黨。

面對流寇一樣的國瑜黨進逼,國民黨中央搬出了台風救兵,但也擋得了一時,擋得了永遠嗎?在經濟轉型的過程中,年輕人覺得被世代壓榨,南部人覺得被城鄉壓榨,退休軍公教覺得被政府壓榨……這些怨氣都成了韓天教主崛起的地基。

國瑜黨要教訓的不只是民進黨,這樣的怨氣就像龍捲風,掃過國民黨時,現在那些被韓國瑜痛批的「密室權貴」就能倖免嗎?別說媽祖託夢請來的郭董擋不住,現在找酷酷嫂來擋都太晚了,黨中央唯一還能寄望的護「國」大軍,只剩先皇世冑了。忘了關麥克風?大家別鬧了,是「沒忘了不能關麥克風」吧?

韓導罵的「政治權貴」是誰?

2019年4月23日《新頭殼》報導〈韓國瑜批「密室政治〉:

「高雄市長韓國瑜今天(23日)對是否參與2020總統大選發表『個人看法及心聲』,其中第4點提到『長久以來政治權貴熱衷於密室協商,已經離人民越來越遙遠了,台灣的政治改革已經刻不容緩』。……」

鄉民們或許不解,選舉時一直強調「愛與包容」的韓導,如今聲明裡罵的「政治權貴」是誰?鍵盤小五郎管大來為大家解謎,權貴就是馬娘,以及現在早已人間蒸發的李三黨。

2007年4月,當時擔任中和市副市長的韓導,與周遊國新親三黨的立委李三黨,還有摩鐵大亨半分忠三強鼎立,角逐國民黨對台北縣中和市立委的提名。中永和一向是藍營鐵票區,黨內廝殺比大選時對上民進黨更激烈。基本上這一區獲得國民黨提名後,大概就可以「躺著選」了。

韓導在初選前發出大量文宣,質疑李三黨「騙騙騙」、「五年換三個黨」、「對地方建設漠不關心」、「父子力挺王金平」等字樣。對半分忠的文宣更是直白,點名他就是「七星級情色旅館大亨」。

李三黨看到後,氣得刊登報紙廣告,拿出馬娘的親筆聲明,證明馬娘支持他,也對韓導提告毀謗與妨礙信用。半分忠更是氣到不只提告韓導,還向國民黨台北縣黨部申訴。

李三黨與馬娘當年都是國民黨派駐在美國「反共愛國聯盟」的抓扒仔,同樣是職業學生,無論怎麼不和,如今遇到事情時,還是要互相掩護,否則兩扒仔一起死。所以國民黨快刀斬亂麻,立即撤銷韓導的初選資格,讓他成為國民黨史上第一個因文宣而被撤銷初選的候選人。

檢警調查後韓導坦承,先後雇用多名派報社人員發送這些文宣,遭台北縣板橋地檢署依加重誹謗罪提起公訴;但李三黨告韓導妨害信用一罪,則因舉證不足不起訴。幸好初選後李三黨敗給半分忠,所以在一審辯論終結前,也對韓導撤告,但韓導對馬娘的夙怨迄今未解。

出征就是只管發動不管收尾?

韓導與馬娘、好天兵、蔣金孫這些黨國權貴,早已經是仇大怨深。因為黨國權貴很清楚,高級外省人要吃香喝辣,除了要攏絡地方派系,更要避免省籍衝突,否則再來一次228,還能從中國調派大軍來屠殺鎮壓嗎?

但韓導自幼在中和的壽德新村,就是出了名的小混混,私立高中讀了幾個也無人知道,最後被送進陸官專修班40期。眷村人心裡有數,專修班就是候補軍官班,教育部也不承認學歷,早期是安排1949年拉伕來台的軍人混個資歷,讓他們擔任基層軍官。後來拉伕來的老芋仔都處理得差不多了,才用來安置一些眷村裡不愛念書的小混混。

韓導與同村的林正杰,年輕時一樣爭強好鬥。問題是林正杰功課好,讀的是第一志願的建中,後來加入的是黨外。人家綽號「街頭小霸王」,遵守的是眷村原則,要「亂」就去村子外面亂,不要給村裡的老弱婦孺惹麻煩。

眷村的小混混規則,其實是很有道裡的。因為1990年代眷村都已凋零,有辦法的外省人早已搬出,混不出名堂的才會留下或遷入,跟戒嚴時代大眷村有圍牆大門,甚至有衛兵站哨的榮景,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1990年11月16日,韓導在縣議會裡毆打尤清,自己的服務處被暴民砸毀噴漆,民進黨中和市黨部主委徐阿樹也被外省掛圍毆,省籍械鬥讓台北縣警局必須派重兵保護壽德新村。

但韓導毆打縣長尤清一周後,保護壽德新村的警力也疲累了,就撤除了夜間固定巡邏,只保留位在壽德街57巷的韓導服務處。不料26日夜間,不遠的67巷就疑似遭縱火,14戶連棟式房屋被潑及,幸好起火後不久就下雨,災情被控制,也無人傷亡。

韓導在議會毆打尤清,引發中永和這裡的省籍械鬥,讓北部眷村民眾感受到228之後罕見的恐慌。壽德新村還算是大型的眷村,組自衛隊巡迴還容易些;其他20幾個小型眷村,尤其那些僅有幾十戶,又多是老弱婦孺者,到底該如何自保?就跟今日韓粉發動的出征一樣,要發動很容易,要收場就難了,但政客哪裡會去管怎麼收場?

蔣公曾金孫這塊神主牌都搬出來了

韓導與馬娘、好天兵、蔣金孫這些黨國權貴,這樣的仇大怨深是根本無解的。因為眷村與軍隊一樣,比民間更重視階級,或者美其名為倫理。黨部提名的軍系立委如果不是將官,至少也必須是中上校。那麼尉官退伍的韓導,當初是怎樣在眷村發跡的?

1990年韓導首次參選台北縣議員選舉時,本來國民黨會在中永和各提名一位外省籍議員。但這次國民黨卻只提鍾康治與有婦女保障名額的李玉香兩人連任,封殺其他所有的外省人。因為解嚴後,國民黨在選舉時越來越辛苦,黨部必須保留一些眷村鐵票,選前機動支援其他有機會吊車尾的本省籍候選人,韓導因此未被黨部提名,連報准參選都不行。

但韓導靠著趙少康與郁慕明等「新國民黨連線」的大力助選,最後順利當選,還在1993年縣議員任內轉戰立委成功。照理說韓導不是靠黨部提名當選的,而是靠新黨前身的新國民黨連線大力相助,才能這麼順利轉任立委,那麼為何韓導沒有加入過新黨?

新國民連線說穿了,就是黨內高級外省人在1988年小蔣惡貫滿盈後,看不起本來是奴才的台灣人當總統,才在「黨外無黨,黨內無派」的國民黨內,搞出這一派系。到了1993年,新國民黨連線裡的更高級外省人,連在黨內裝模作樣的臣服於台灣人主席下,都已忍無可忍,所以要高舉正黃旗「揭竿而起」,脫黨而另外成立新黨。

1993年8月10日,趙少康等人在新國民黨連線脫離國民黨,自組新黨之前,5月下旬,韓導與施台生、洪性榮、洪玉欽、廖福本、高育仁、鄭逢時等66位國民黨籍立委,連署一封措詞強烈的共同聲明,強調「誰分裂中國國民黨、誰就是歷史的罪人」。

由於這份聲明的連署期間很短,而且是趁趙少康、郁慕明、周荃、李慶華、陳癸淼這5位新國民黨連線核心成員(後來的新黨創黨5立委)赴香港出席研討會時連署。就新黨看來,韓導等於是國民黨中央的打手,根本不想讓他們簽署,只是要把自認是「被逼出走」的新黨創黨元老,扣上「分裂國民黨」的罪名。

當年韓導是因在眷村裡的出身太低,暴力形象又太鮮明,被自我標榜乾淨、清廉、秩序的高級外省人所排斥,所以成立新黨時故意不找他。還是韓導又自知之明,跟著黑金外加黃復興比較上算,大家身分不同,勉強在一起也痛苦。事過境遷多年,誰主動?誰被動?這已經是個謎了。

現在金光萬道的蔣公分身,帶著瑞氣千條的國瑜黨,一路揮軍北上,所向披靡,砂石倫、公道伯、郭董……這幾個三角錐,看來彈指間都已灰飛煙滅。

如今國民黨中央連蔣公曾金孫這塊神主牌,都搬出來當路障了。這個超硬超大的扎胎釘,能不能有效阻敵?大概也就只有蔣公與他兒子知道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