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民主論壇和六四的一段未盡的因緣 ──紀念六四30週年

新頭殼newtalk | 文/ 洪哲勝
9789-08-23T07:55:55Z
談到「六四」紀念碑的設計構想,陳維明說,「這個雕塑本身高6.4米,加上2.5米的基座,剛好是8.9米,含義就是紀念89六四。這個公園離中國北京剛好是6400英里,方位傾角是64度。」   圖:翻攝自Youtube
談到「六四」紀念碑的設計構想,陳維明說,「這個雕塑本身高6.4米,加上2.5米的基座,剛好是8.9米,含義就是紀念89六四。這個公園離中國北京剛好是6400英里,方位傾角是64度。」   圖:翻攝自Youtube

1989年六四民主運動爆發了,中共用血腥的鎮壓驅逐迫害廣場的學生和市民;學生的勇敢堅持和中共當局的暴虐屠殺──一個是暴虐的政府,一個是爭取民主的大眾──,他們的面目同時衝擊了世界各國人民的眼界。這引起了我個人進一步支援中國民主化的心願。剛好有一個機會我在路上碰見了《中國之春》後來改為《北京之春》的經理薛偉,我就把每年訂閱一次的頻率,改為一次訂閱十年。並且在心裡面決定,台灣的民主化之後,我要把我從事了22年的專業主題從「台灣民主獨立運動」改為「中國民主化、文明化運動」。

台灣人民通過多年的鬥爭沒有推翻國民黨的獨裁統治,卻也贏得蔣經國的開放政權,終於在1996-03-23展開有史以來第一次全民普選總統、把台灣的統治權力授给「中華民國」政府,讓它從此不再是外來政權。而我則認為這是一個準備把箭頭的主力轉向六四屠夫的中共當局的挺好時機。

正在這個時刻,有一位也從事過台灣民主獨立運動,在巴西經商的台灣商人張勝凱先生,也已經為支援中國民運,到處物色適當人選。通過我倆的共同朋友會面之後,發現我們兩人有著共同的理念,而且各有互補的强處,因此,一拍即合:他出資,我出力,設立機構出版《民主論壇》的日刊電子報,並爭得美東版《自由時報》老闆的承諾,免費把《民主論壇》刊發於一週發行六天之日報的第一份民運的紙質報紙刊物。八年後,張先生不幸去世。沒有了張先生的資金的後援,《民主論壇》的規模縮小,但是,維持至今,也已經有22年(1998~2019)了,工作仍然持續不斷。

這是《民主論壇》和六四的一段因緣。由於這個因緣,我才有機會把我的後半生的主要工作花在協助中國人民出頭天這宗大事。
剛開始,
◆有些台灣人認為:「老洪,你的頭腦有問題。要不然,你搞了30年的台灣民主獨立運動,怎麼現在搞起中國民主化和文明化運動呢?」
◆有些中國人則認為:「這個搞了30年台獨運動的名人,怎麼忽然協助起民運來呢?這裡一定有些猫腻。說不定,他的資金完全來自民進黨。他鐵定是要來破壞民運的!」

──22年了,我用行動證明我的真心和實意,因而也被很多民運人士視為民運同志。當我看到這幾年來台灣已經有不少人青年、不少政治家,認真地投入協助中國民主化和文明化運動!我心安慰矣。

被台灣人大力協助的中國人民出頭天運動,一定可以早一點達成目標,而中國人民自救運動一旦成功,通過自身的民主化和文明化的洗禮,他們一定會把台灣人當作一个友善的鄰居。這時,如果中國人民想要讓中國和台灣合併,他們一定會根據普世價值的“所有人民都有自決權”的要求,尊重台灣人民的自決決定。到時,如果台灣人民決定台灣和中國合併是一件好事,則合併成為事實,而台灣人民和中國人民就會有了“海峽人民一家親”的氛圍;如果台灣人民決定小姑獨處,那麼中國和台灣就會變成一對友好的鄰邦了。不是嗎?

對於六四30週年,我只講幾句話:

六四民主運動的發生,是中國人民的一個偉大創舉,它不但衝擊著整個世界,也展顯出中國民主文明未來必成的希望。那些給六四挑毛病的做法,我認為都是沒有什麼特別道理的啐語。因為當時的氛圍乃是:一邊是只有那樣認知的學生和市民,對上另一邊專橫暴虐的政府。學生知道不能動武、也沒有動武,並且非常温和;中共當局非常恐懼,就動武殘殺。在這樣的氛圍當中,學生還能做得更好嗎?不能!──除非他們不發動這場天安門民主運動。

六四運動萬歲!

作者 : 洪哲勝 / 曾任台灣獨立聯盟美國本部第一副主席;曾任台灣革命黨總書記;現任的《民主論壇》(1998-07-01創辦於紐約市)主編。 

洪哲勝。   圖/朱蒲青攝(資料照片)
洪哲勝。   圖/朱蒲青攝(資料照片)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