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爾璇事件一》一場沒去的議會旁聽 讓黃爾璇遭東吳大學解聘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已退休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黃昭弘。   圖:林朝億/攝
已退休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黃昭弘。   圖:林朝億/攝
前民進黨創黨秘書長、組黨十人小組成員黃爾璇今年2月9日辭世。他生前於1978-1983年在東吳大學政治系擔任專任教授,但在當時戒嚴時空環境,校內外充滿肅殺氣氛,他因為一場沒有出席的黨外市議員旁聽活動遭當局解聘,學校政治系也被減班。新頭殼透過訪談他的同僚、學生、指控者,還原當時的事件緣由。

前民進黨創黨秘書長黃爾璇今年29日辭世。他於1983年東吳大學政治系擔任專任教授時,遭校方解聘校方不續聘的理由雖然從沒有被公佈過,但一般認為與1982119日系學會到台北市議會旁聽黨外議員質詢有關。只不過,這場活動黃爾璇並沒出席,卻成為解聘他的最後引線。

黃爾璇是國立政治大學政治研究所政治學博士,畢業後曾到政戰學校政治研究所專任。但他對於該校環境覺得格格不入,想回到正規學術為主的學校。剛好剛好東吳政治系缺行政學老師,在學弟、東吳政治系專任教授黃昭弘引薦下,1978年由系主任周良彥聘為專任教授。當時,東吳另一位專任老師則是曾經因「自由中國雜誌案」入獄6年的傅正(傅中梅)。

黃爾璇上課規規矩矩、不評論時事

黃昭弘出身長老教會,前立委黃昭輝是他的胞弟。美麗島事件後,傅正開始與黨外人士周清玉、許榮淑見面,就是他牽線的。他記憶裡,黃爾璇是一很具有學術良心的知識份子,課堂上也不會講一些天花亂墜,評論實際政治問題,把他自己的意識形態灌輸給學生。是一個上課就上課,連講笑話也不會的老師。他是離開東吳政治系後才開始接觸黨外活動的。

戒嚴時期、校園遍佈線民

戒嚴時期,情治單位在台灣每個角落都有佈線,校園也不例外。黃昭弘說,他有位同學是調查局人士就負責東吳大學,校園裡看到他不只一次。另一位政大同班同學,在教育部工作,有次同學會見面時還知道黃昭弘在學校裡教什麼科目。黃「你怎麼知道我在教什麼?」他說,「黃昭弘你不要小看我們」。他是在教育部、但真正身份是在調查局。

至於學生裡也有安全體系佈線,黃昭弘說,「大概哪幾位,我也心裡有數。」另一位學生也表示,他自己上課比較愛講話,黃爾璇會提醒他要小心。黃爾璇也告訴他,他上課時也有生面孔來旁聽、監督。

現在在民進黨工作的黃嘉光也說,他大學時就有一位很好的朋友,「都愛看我的雜誌,我到哪裡,他就到哪裡。」畢業之後,他就攤牌了,他是國民黨的。而且就這樣斷了。

黃嘉光形容當時學校氛圍。他曾辦「溪城雙週刊」,社論都是他寫的,但最後只要社論是他寫的,都被校方踢回去。最後三期,校方都以「你文章讀起來就是全部都不行」為由,拒絕刊登課外活動組組長直接說,「只要你寫的都不能過」。

黃嘉光說,時任政治系主任杜蘅之基本上還是自由開放的學者,有他挺著,壓力比較小。他曾在「東吳政治月刊」創刊號引進黨外雜誌「深耕」的廣告,以自籌經費。當時的廣告主題是「黨外的兩條路線鬥爭」。他拿到3千元廣告以支付印刷、出版費用。

反共義士演講公開點名黃爾璇是台獨份子

黃爾璇事件最早可以追溯到1978125日的中山堂事件。當時黨外人士在中山堂集會,極右派的所謂「反共義士勞政武、沈光秀蕭玉井等人鬧場,造成衝突。媒體渲染很大,認為台獨人士違法集會,與反共義士起衝突。當局也不斷安排他們三人到學校、各地演講。

黃昭弘指出,中山堂事件過後,東吳政治系學生會辦演講,邀請了這些反共義士。黃昭弘勸學生,這會製造事端,建議改邀請其他學術界人士。學生會長聽了後,覺得有道理,但與反共義士聯絡,那三不答應,說你已經請我們,我們一定要來

這場演講會,黃昭弘雖不在場,但卻聽說演講時,那三個人當場指出黃爾璇」的名字說,「你們東吳大學政治系就有台獨份子」

市議會旁聽黨外議員質詢 引爆整肅

另外一次黃爾璇又被點名則與1982119日系學會到台北市議會旁聽黨外議員質詢有關。

東吳大學畢業、當時在中興大學公共行政研究所唸書的郎,被所長指派參與一場在日月潭舉辦的座談會。

這場活動由教育部正式公文發函的;但董到了現場發現講的都是反對共產主義、三合一敵人等洗腦課程。其中有一堂課是由教育部的督學孔服榮專題演講。孔服榮指控,黨外透過大學來做學生運動,特別提到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黃爾璇帶領學生到台北市議會旁聽黨外議員質詢透過學術活動來進行學生運動。

董孟郎從日月潭打電話給黃爾璇,黃老師聽了後很訝異,也請董去向孔服榮說絕對沒有這個事情。黃爾璇還擔心學生因此被調查、要保護他,就教董孟郎說,董是用質疑老師的態度打電話給他的。董則向孔服榮說,黃爾璇說絕對沒有這個事情。黃爾璇也覺得事有蹊蹺,情治單位早就注意他,也透過他在教育體系的人脈瞭解始末。

指黃爾璇帶學生去市議會聽黨外議員質詢,實在是很烏龍、冤枉。當時幫忙聯繫這場活動的黃嘉光同學說,活動是東吳政治系系學會學藝組長連昭博(台大醫師連文彬的小兒子)辦的。黃嘉光很早就幫謝長廷助選、也在林正杰的「前進雜誌」擔任執行編輯。連昭博不認識黨外,因請拜託黃嘉光聯絡林正杰或謝長廷。

黃嘉光也說,帶隊的是學生會會長、班代。黨外聯合質詢時間剛好是黃爾璇的上課時間,所以借他課堂、再補課。 黃昭弘也說,黃爾璇事後有向他說,這場活動他根本沒去。是助教陳淑芬帶隊。他自己的名字「爾璇」常被誤會成女生。有可能是現場看到陳淑芬這女生,誤會成是黃爾璇,說黃帶學生去市議會旁聽黨外質詢。這也變成一個罪名。

黨外議員聯合質詢時,黃嘉光說,因為謝長廷、陳水扁質詢都很有趣,尤其謝長廷更是風趣。看到那些國民黨官員被擠到不知如何回應時,從來沒聽過這麼好笑的同學都笑出來,引人側目。每個單位幾乎都有「人二」編制,議會不例外,就會查這是哪裡來的學生。

黃昭弘推測,情治單位很早就把黃爾璇當成一個目標,變成要加罪黃爾璇的原因。

旁聽事件後,在學生部分,黃嘉光指出,學校本想辦他,把學藝組長連昭博找去,要他把責任推給黃嘉光,但連昭博承認活動他是主辦的,所以被記小過,被記申誡。

校長端木愷要訓導長把黑函收回來

就老師部分,學校裡黑函也滿天飛,直接攻擊台獨、黃爾璇。黃昭弘說,校長端木愷是很有肩膀的人。198334月左右,端木愷找了黃昭弘、黃爾璇、傅正3人到他擔任法律顧問的統一飯店吃飯,端木愷還安慰們,「最近學校風風雨雨,可是你們放心,你們就安心教書,絕對不會有什麼問題」「我就叫姚必德(訓導長)把那些黑函全部都收回來」,他還說「學校裡面那個教官就是校園特務」。

黃昭弘說,姚必德竟然真的就把黑函收回來。可以想像什麼單位發那些黑函。

政治系減班、黃爾璇被不續聘

黃昭弘說,可是到暑假,黃爾璇老師沒有被續聘 。他是暑假才知道黃爾璇沒有被續聘。他去校園交學生考試成績,碰到黃爾璇。黃爾璇說「我今天來領最後一次(7)的薪水」。我當時還憨憨。不知道什麼意思。那時,黃昭弘也不知道東吳大學政治系已被減班,「因為端木愷還請我們吃飯,講這些話。

黃昭弘推測,應該是有關單位要對東吳大學處分,聽說就是要把政治系關掉。「東吳大學政治系在搞什麼鬼,這個系可以不要。」但校長端木愷跟有關單位點妥協,政治系可以繼續辦,但當局認為一定要處分,所以兩班變一班,少一班。學校就以減班為由我們不必那麼多專任老師

黃昭弘說,「黃爾璇老師比晚一年進來,所以就犧牲了他學校還寫一封語氣委婉的信給他說,學校經營困難,不敢耽誤先生前程等等。事件後,校長端木愷也就退休,改擔任董事長,並由副校長楊其銑接任。

黃昭弘表示,前系主任周良彥也曾善意跟他講,「叫我要小心,我的資料也很大疊。」其中,因自由中國雜誌案入獄的傅正,因為已經被修理過了,當局也比較不會針對他。

黃昭弘說,當時東吳受的壓力一定很大。端木愷過去的作風,外界也多少瞭解,他哪有可能那麼容易就屈服。所以,寧可犧牲黃爾璇,不要犧牲整個政治系。

黃昭弘說,事後他有主動去找校長楊其銑明黃爾璇事件。想說,他是校長應該要清楚此事。楊其銑聽完後只是「嗯嗯」,沒有多作表示。

黃爾璇被解聘後,並沒有立刻投入黨外運動,而是過了12年後才開始參與,並於1986年左右與傅正兩人全力投入組黨運動。

黃爾璇學生黃嘉光。   圖:林朝億/攝
黃爾璇學生黃嘉光。   圖:林朝億/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