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爾璇事件二》指控黃是台獨 勞政武:憑直覺、打仗時分不清楚的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目前人住桃園的勞政武,曾是疾風雜誌要角。   圖:勞政武臉書
目前人住桃園的勞政武,曾是疾風雜誌要角。   圖:勞政武臉書
前民進黨創黨秘書長、組黨十人小組成員黃爾璇今年2月9日辭世。他生前於1978-1983年在東吳大學政治系擔任專任教授;但在當時戒嚴時空環境,校內外充滿肅殺氣氛,他因為一場沒有出席的黨外市議員旁聽活動遭當局解聘,學校政治系也被減班。新頭殼透過訪談他的同僚、學生、指控者,還原當時的事件緣由。

前民進黨創黨秘書長黃爾璇今年29日辭世。他於1983年東吳大學政治系擔任專任教授時,遭校方解聘黃被當局盯上的原因與「台獨份子」罪名有關。不過當年曾公開指控他是台獨份子的勞政武接受新頭殼電訪時則說,「(根據)忘掉了」,「你問我根據為何,我說,沒有根據,憑直覺嘛,他們一夥的,當然我們認為他是這樣的」。

黃爾璇1978年到東吳大學政治系專任,他被解職的原因,除了與一場他沒有出席的1982年底市議會旁聽有關外,也與被指控台獨份子有關。對此,新頭殼也就幾個面向追查原因,包括他當年是否與獨盟有關進行查證。

黃爾璇1986年擔任民進黨秘書長後,與台獨聯盟往來密切,之前是否曾加入台獨聯盟,身份曝光,所以被當局鎖定為整肅對象?不過,在黃爾璇立委任內長期擔任助理白惠玲則加以否認。她說,他是民進黨秘書長卸任後才比較密切參與獨盟的活動,之前應該不是台獨聯盟成員或秘密盟員。

前駐日代表、日本獨盟的核心要角許世楷接受新頭殼電郵訪問時也說,他在日本沒有見過黃爾璇。許世楷指的是黃爾璇在政大政研所讀博士班時,曾拿公費到日本讀書的階段。

黃爾璇如果不是台獨聯盟成員,那他當時在東吳大學任教時被指控為台獨份子的根據到底為何?新頭殼透過電話訪問目前人在桃園,1978年中山堂事件後,曾到東吳大學演講,並公開指控黃爾璇是台獨份子的勞政武。

對於當初東吳大學演講時指控黃爾璇是台獨份子,勞政武表示,他不記得是他或沈光秀(沈野)講的;黃爾璇他是台獨的人」,「你問我根據為何,我說,沒有根據,憑直覺嘛,他們一夥的,當然我們認為他是這樣的。」

勞政武說,那時候他們與台獨鬥爭,台獨辦「美麗島雜誌」,他們辦「疾風雜誌」,「我們當然瞭解他們」。至於為什麼認定黃爾璇是台獨份子?勞政武承認他與黃爾璇不認識。「根據忘掉了,這麼久。現在已經證明是真的。」、「我模模糊糊忘掉了」,「現在去查證沒有意義了吧」。

是不是情治單位向他們指出黃爾璇是台獨份子,勞政武說,「情治單位還聽我們的,而且情治單位根本搞不清楚很多東西。」當時很多大學、機構請他們去演講。

勞政武坦承說,對於這些黨外人士,「當初也不很清楚,模模糊糊,我們認為他們整個集團都是台獨,後來慢慢瞭解,裡面有些人不是台獨。譬如說,陳鼓應,那時候我們罵他是台獨,實際上不是台獨、是左派。那時候他們很多人湊在一起,共同目標就是反國民黨。」

勞政武說,「我們沒有辦法分清楚他們動機如何,只能說這個團體就是台獨。」、「因為他們辦美麗島雜誌」,雜誌的主要論調就是台獨。「他(黃爾璇)反正在這個集團,我們通通認為他是台獨。就這麼回事,但是我們沒有辦法細分那個是真正台獨,那個不是,那個是深綠、那個是淺綠,那個分不清楚的。」

勞政武說,「就好像他們罵我們是極右派、反民主一樣的道理。」「沈光秀跟我的個性完全不一樣,後來走的路線完全不一樣,後來變了。」、「當初很多人說我是反共義士,實際上不是的,我是『流亡學生』,范園焱(駕駛米格機來台)才是反共義士。但報紙這樣講,那沒有辦法。」、「有點打亂仗」、「打仗的時候分不清楚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