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黎兒觀點》400萬日圓差點毀了皇室聲譽 日本皇室也有危機處理問題
新頭殼newtalk 文/
日本三種女性週刊這一年多來不斷報導小室圭母子的問題,清一色批判居多,但至在小室自己發出聲明前,各界原本没那麼把這些報導當一回事。   圖:劉黎兒/攝
日本三種女性週刊這一年多來不斷報導小室圭母子的問題,清一色批判居多,但至在小室自己發出聲明前,各界原本没那麼把這些報導當一回事。   圖:劉黎兒/攝

「正當年頭,祈祝我國與世界的人們的安寧及幸福」,這是預定在4月底退位的明仁天皇在他最後1次的「新年一般參賀」時說的話,因為他跟美智子皇后算是非常獲得日本國民愛戴,也因此平成時代即使是經歷過兩次的大震災等後泡沫的失去時代,卻還能讓人覺得是不錯的時代,今年元旦也有多達15萬4800人到皇居參賀,創下新高,而且5月即將即位的皇太子也是讓日本人相當敬愛的,但未料今年開春不久,就在再度鬧出天皇次子秋篠宮的女兒真子的未婚夫小室圭的醜聞,讓許多日本原本對秋篠宮相當看好的日本右派都氣壞了,認為怎麼會讓真子找到一個如此糟糕的男人,讓皇室形象大受損,而且至今還沒解決。

小室圭的問題,主要是他的單親媽媽佳代曾經在2010年跟一個男人訂婚,而在2年的訂婚期間中,為了小室圭的讀國際基督教大學(ICU)學費、短期留學或去補習考電視播音員等費用400萬日圓(精確數字是409萬3千日圓)是這位在日本被稱為「前未婚夫」的人出的,但後來因為小室圭母親每次都只要求經濟援助,害他生活自己也拮据起來,因此解除了婚約,他認為小室母子應該還他400萬日圓。

日本皇室不鬧花邊新聞 小室是第一人

為了這400萬日圓,此項糾紛已經鬧了一年多,這在日本是很少見的,日本天皇家可以說是幾乎不鬧花邊新聞的,小室可說是第一位,以前日本人說小室都是指小室哲哉,但現在則是小室圭。 真子跟小室圭在前(2017)年9月宣布內定訂婚後,其後因為爆出佳代跟前未婚夫的金錢糾紛的影響,去年2月只好宣布原訂在去年3月舉行的納采儀式(相當於民間的結納儀式,亦即正式的訂婚、男方去送聘禮等)延後兩年,也是日本天皇家首見的取消預定儀式的事件。

小室圭其後還表示要去紐約留學三年並打算取得美國律師資格等,而且去年8月成行,到福坦莫大學(Fordham University)法學院讀書,因為小室以真子的內定的未婚夫身分,享受了許多屬於皇室的待遇,除了申請學校的順利外,日本政府也花了鉅額經費讓他有隨身保鏢,而且以他的初淺的履歷,他所屬的律師事務所居然送他去美國留學,雖說有些獎學金,但居住高級公寓及生活費等都是律師事務所支付,顯然也是因為他的特殊身分才能得到的超級優渥的贊助。因為日本律師的合格率只有22%,小室看來也不是那麼優秀,如果考不上,很可能成為「司法浪人」要當皇家的駙馬爺,有點不好看;相對而言,美國律師比較好考,才會想送到美國。

但因為小室母子跟前未婚夫的問題一直沒解決,也因此許多週刊雜誌不斷有後續報導,挖出小室在學生時代一些沒品的胡鬧照片或不堪往事,都指他不是有誠信的人,不過普通國民對他雖不怎麼以為然,但多少還認為這是週刊雜誌羶腥炒作的結果,但是一年下來,越挖越多,搞得國民很不安。

因此去年11月30日秋篠宮在53歳生日的記者會時,沉重而嚴厲地表示「(關於真子跟小室的事)我知道週刊雜誌等幾乎每週都報導,如果不能讓大多數人接受的話,是無法就這樣舉行相當於訂婚的納采儀式,對於變成話題的這些事必須好好整理,釐清問題」也就是他認為必須結束小室母子引起臆測的現狀才行。

事實上在去年2月宣布要將3月的納采之儀延期時,各界就認為這次的訂婚可能就吹了,秋篠宮的說法也等於強調現在兩人是還沒有訂婚的狀態,因此等今年新天皇即位後,至少等第一次的大嘗祭(每11月天皇獻穀物給神、自己也品嘗當年收割穀物的祭典)後若要取消這個約定不算是很大的事。

小室發表聲明 批判聲越是擴大

秋篠宮的說法讓小室很緊張,因此人雖然在紐約,但在今年1月22日透過律師發表了一份聲明,跟日本社會宣告他們母子跟前未婚夫的問題「已告解決」,但是前未婚夫當天就接受媒體訪問,表示根本沒有解決,因為小室母子並沒有還他400萬日圓,雖然佳代曾經表示要還錢,但說是每個月還1萬、2萬日圓,他覺得這太少了等等,前未婚夫的反駁不僅各大媒體都有報導,連NHK也報導了,讓小室母子的金錢糾紛更為擴大,而且對小室母子的批判更加燃燒擴大。

從1月22日小室發表聲明之後,許多週刊雜誌都用多頁的首要專題報導來報導小室母子問題,清一色的大批判,像是「小室圭母子原來是這麼糟的人!」(週刊星期五)、「跟小室圭一起消失的母親,逆襲秋篠宮的聲明,讓真子嚎哭!」(週刊女性Seven),而且「小室圭之亂──真子遭洗腦」(週刊文春),詳細描述了小室發表聲明的經過,因為在22日聲明正式發表前,還先讓共同通訊社在21日晚間也放出速報(即時新聞),內文還寫著「真子跟小室結婚的意志非常堅定,真子也小室發表聲明有所掌握!」此外週刊新潮跟週刊女性Seven還報導指出,佳代曾一度要求要直接跟天皇說明,這些雜誌非常嚴厲地糾彈佳代的要求是野蠻行為,是極端的錯亂等等。

總之,小室發表這份「解決聲明」反而讓事態火上加油,搞的更無法收拾,令人無法理解;因為說穿了就是小室母子不願意還錢,覺得沒有必要還錢,但是前未婚夫卻認為還是希望他們還錢,尤其現在小室母子似乎有靠山,應該還得起;不過小室母子大概認為沒有借條(只有一些小額的借錢要求的手機簡訊,頂多有他的銀行存摺匯款紀錄而已)而且當初是男女關係,雖然前未婚夫表示兩人連牽手、接吻都未曾有過,但小室母子覺得不必還,也不想還。

小林善記擬出400萬日圓 解決皇室醜聞

日本許多媒體還對小室聲明作了調查,認為小室的「已告解決」的聲明是否可以接受?幾乎9成受訪者都表示無法接受,週刊女性PRIME的調查甚至有97%的人無法接受;因為誰看都覺得既然前未婚夫都已經表示只要還錢就好,誠心祝福小室的婚事,而且從他公開的一些資訊來看,他對小室母子幾年來都非常照顧的,即使解除婚約,但也還住在附近,他還盡可能地提供母子許多高級待遇等,但小室母子就是不肯還錢,一直說400萬日圓是贈與而非借款,不需要還;連曾經寫過「台灣論」的漫畫家小林善紀都表示「如果400日圓成為兩人結合的障礙的話,400萬我來付就好了!」

問題還不僅僅是小室母子根本沒有解決,卻透過律師來發表已經解決的聲明,好像是說「反正你要告,也告不贏我!」完全忘記他現在是享受了準皇族待遇,應該要有符合如此待遇的言行才好,而這待遇(如在美國的保鑣的一年數千萬日圓費用等)是稅金支出的,讓日本人覺得很難接受。 小室尤其在聲明裡犯了許多毛病,暴露他的人品的確讓人無法很單純地祝福他跟真子的婚事;因為誰看這都是沒解決的狀態,但聲明文卻用律師強辯的話術,二度強調「已告解決」,讓媒體批判他這是非常傲慢的表現;而且措詞表面雖然客氣,但卻不斷攻擊前未婚夫是「騙子」,讓讀此聲明的人感覺非常不愉快,覺得他們母子在欺負前未婚夫;他雖在22日也透過律師表示有跟前未婚夫解決問題的意思,但更讓各界認為他是顛倒順序,如果有解決的意思,那表示問題沒有解決,怎可宣布「已告解決」。

小室將一切訴諸法律,好像自己居於不敗之地,讓各界都認為他欠缺人基本上應該有的感情,至少應該對前未婚夫有點感恩之意;許多意見都認為小室應該自己辭退「內定訂婚」狀態,不能再繼續打著真子內親王(公主)未婚夫招牌占便宜。

因為小室的聲明,讓小室行情更是一落千丈,乃至真子或秋篠宮家的聲譽都受影響,日本各界很驚訝為什麼主管日本皇室事務的宮內廳放任此一醜聞發展到如此難以收拾的局面?怎麼會沒有一點基本的危機處理能力?這主要是至今天皇家或大部分皇族的結婚對象都是經過慎選的,因此不會出現太離譜的人,這次小室圭是真子讀國際基督教大學的同學,兩人已經開始交往,要去調查什麼也已經來不及,而且因為真子想跟小室圭結婚的意思相當堅絕,宮內廳也只好尊重,但誰也沒想到小室圭搞出那樣一份讓日本社會更加討厭他的聲明來,才讓國民感受到至今許多媒體報導沒冤枉他。

小室母子至今還沒真的去解決,前未婚者表示聲明之後,沒有任何接觸,因此週刊雜誌或是電視新聞秀依然沒有停止對小室的批判,雖然也開始有媒體覺得真子太可憐,希望能順利解決,但顯然已經讓日本人覺得這是不想看的皇室醜聞了。

日本三種女性週刊這一年多來不斷報導小室圭母子的問題,清一色批判居多,但至在小室自己發出聲明錢,各界原本没那麼把這些報導當一回事。   圖:劉黎兒/攝
日本三種女性週刊這一年多來不斷報導小室圭母子的問題,清一色批判居多,但至在小室自己發出聲明錢,各界原本没那麼把這些報導當一回事。   圖:劉黎兒/攝
日本三種女性週刊這一年多來不斷報導小室圭母子的問題,清一色批判居多,但至在小室自己發出聲明錢,各界原本没那麼把這些報導當一回事。   圖:劉黎兒/攝
日本三種女性週刊這一年多來不斷報導小室圭母子的問題,清一色批判居多,但至在小室自己發出聲明錢,各界原本没那麼把這些報導當一回事。   圖:劉黎兒/攝
週刊新潮報導指小室母親佳代吵要見天皇說明她的400萬日圓問題,並批判她是野蠻而極端錯亂。   圖:劉黎兒/攝
週刊新潮報導指小室母親佳代吵要見天皇說明她的400萬日圓問題,並批判她是野蠻而極端錯亂。   圖:劉黎兒/攝
週刊新潮報導指小室母親佳代吵要見天皇說明她的400萬日圓問題,並批判她是野蠻而極端錯亂。   圖:劉黎兒/攝
週刊新潮報導指小室母親佳代吵要見天皇說明她的400萬日圓問題,並批判她是野蠻而極端錯亂。   圖:劉黎兒/攝
週刊文春則詳細報導小室發表聲明經過,認為真子是被洗腦,執意要結婚。   圖:劉黎兒/攝
週刊文春則詳細報導小室發表聲明經過,認為真子是被洗腦,執意要結婚。   圖:劉黎兒/攝
週刊星期五報導批評「小室母子原來是這麼過份的人,」代替大多數讀者發聲。   圖:劉黎兒/攝
週刊星期五報導批評「小室母子原來是這麼過份的人,」代替大多數讀者發聲。   圖:劉黎兒/攝
秋篠宮因為比浩宮右傾些,因此原本被日本右派勢力看好,也因此小室圭事件最令日本右派勢力扼腕嘆息。   圖:劉黎兒/攝
秋篠宮因為比浩宮右傾些,因此原本被日本右派勢力看好,也因此小室圭事件最令日本右派勢力扼腕嘆息。   圖:劉黎兒/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