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光世界小劇場推出首部作品《THE BEE狂蜂》
新頭殼newtalk | 綜合報導
綠光世界小劇場首部作品《THE BEE狂蜂》 蜂而不瘋,挑戰觀眾暴力極限,直搗人心最深恐懼
綠光世界小劇場首部作品《THE BEE狂蜂》 蜂而不瘋,挑戰觀眾暴力極限,直搗人心最深恐懼   圖: 綠光劇場提供

綠光劇團自2003年起開創『世界劇場』這個戲劇品牌,至今已改編過15部膾炙人口的作品,於2008年成立「世界劇場委員會」,集合多位戲劇學者與資深劇場人定期開會,以「把世界帶進來,讓台灣走出去」為宗旨,秉持讓國內觀眾不用出國,也能欣賞國外精采劇作的理念,持續引進國外當代的舞臺劇作品。

自2014年開始,『世界劇場』分為《世界大劇場》與《世界小劇場》,《世界小劇場》主要製作小規模的作品,演出大膽、實驗性質的劇作,期以讓國人接觸更多元面向的海外戲劇。《THE BEE 狂蜂》是《世界小劇場》首部小劇場作品,有別過往綠光的作品風格,走感動、溫暖路線,本戲講述更多喧囂殘酷的社會現象與嗜血瘋狂的人性,以沉重、極端恐懼、近乎瘋狂的心理層面呈現給觀眾,即將顛覆國人對綠光的既定印象。

《THE BEE 狂蜂》來自日本鬼才劇作家野田秀樹與愛爾蘭劇作家Colin Teevan共同改編日本科幻小說家筒井康隆的短篇小說《THE BEE》。野田秀樹因受美國911恐怖攻擊事件所啟發,以日常的社會事件為故事題材,探討現代人生活隨處可見的暴力行為,一位平凡的上班族被捲進一起綁架事件開始,過程卻以極具衝擊的情節讓觀眾陷入抑鬱窒息的壓迫。
《THE BEE》2006年於英國倫敦首演,2007年起英文版及日本版相繼巡迴紐約、香港、巴黎、韓國、東京、大阪...等地;《THE BEE》作品也獲得日本朝日表演藝術獎和讀賣新聞劇院獎等戲劇大獎,堪稱日本演劇史上的偉大傑作。2012年在日本上演時,即是由知名女星宮澤理惠飾演女主角。

導演柯一正表示,「看到戲中的角色,彷彿看到現在的自己,就像一面鏡子一樣。」演員羅北安也表示,「喜歡到無法做出評論,只能說實在太有趣了。」羅北安跟柯一正在排練場看完戲之後,對於四位演員的誇張卻細膩的演出與荒謬的黑色喜劇情節,讚不絕口。柯一正說, 「看到戲中的角色,彷彿看到現在的自己,就像一面鏡子一樣,讓我反思自己,上半場我還笑得很開心,但下半場陷入沉思…」羅北安也表示,「這是《THE BEE》第一次改編成華語演出,真的非常變態、非常有趣、非常好看!但看完戲我還真不知道要說什麼,感覺講什麼都不對,真的要觀眾自己看了才知道。」
此外,導演李明澤也說,「當初劇作家的原始構想來自911恐怖攻擊事件,我在重新處理時,想要表現一個點,就是恐怖分子可能本來不是恐怖份子,他本來可能曾經是個好爸爸,是個受害者,在一連串相互交鋒、報復後,被逼到極致而喚醒內心最黑暗的一面,變成名符其實的恐怖份子。這個演變的過程,讓這部戲呈現挖掘人性的黑色幽默。」
《THE BEE狂蜂》乍看是社會寫實的故事,再看是荒謬誇張與毛骨悚然,最後卻歸於寂靜無聲。故事中的主角或許是我們自身的縮影,而作品在提問的同時,也將問題丟向觀眾,由觀眾去挖掘、探詢內心屬於自己的答案。《THE BEE狂蜂》是由吳念真最信任的副導演李明澤執導,全場僅四位演員,一人分飾多角,全程75分鐘,無中場休息,《THE BEE 狂蜂》由擅於黑色幽默喜劇的李明澤執導,搭配喜劇小天王黃迪揚及劇場年輕優秀演員林聖加、劉胤含、高基富共同演出。李明澤畢業於國立藝術學院 (臺北藝術大學),編、導、演兼具,在綠光劇團他是吳念真導演人間條件的副導演,也是綠光《幸福大飯店》、《外遇,遇見羊》、《押解-菜鳥警察老扒手》、《CLOSER情迷》完愛版的導演,李明澤表示,自己對於荒謬、黑色喜劇的作品一直都帶有濃厚的個人特色,擅長於通俗喜劇中暗藏人性諷刺的刻畫及社會的警世寓意,幽默處理帶刺題材。

本劇僅四位演員共同撐起75分鐘的演出,四位皆是綠光合作過的對象,不僅各個劇場經歷豐富,也跨足影視圈。飾演平凡上班族的黃迪揚,已完整蒐集綠光劇團作品《人間條件》《台灣文學劇場》《世界劇場》《都會生活劇場》作品,黃迪揚表示,這不是完成願望,而是再蒐集一輪。另一位演員林聖加也參加過多齣綠光舞台劇及紙風車兒童劇,他熱情奔放的表演方式,深獲大人與小朋友喜愛。除兩位綠光劇團長期合作的演員之外,本次也網羅了劇場新秀劉胤含、高基富。劉胤含這幾位演員不僅演出多部劇團作品,也曾演出公視迷你劇集。而身為工程師的高基富,由於對舞台的熱情,認真於本業之外,也犧牲業餘時間兼職劇場演員,雖四位演員學經歷不同,卻一同在本戲激盪出精彩的火花。

有別於香港、日本的舞臺,採用極簡式的設計,綠光這次將舞臺與劇名直覺式連結,舞臺設計概念以數個蜂巢堆疊而成。猶如旋轉木馬的六角型空間彷彿是觀賞昆蟲的飼養容器。究竟是六角形框架外的世界才是真實,抑或是在那僅約5坪空間的空間才是真實呢?綠光劇團將以六角蜂巢的舞臺囚禁觀眾的情緒,並藉由本戲帶領觀眾探討是非良善的社會定義為何,如何從中找到突破,留待觀眾到實驗劇場自行找尋解答。

綠光劇團製作人李永豐堅持以「把世界帶進來,讓臺灣走出去」的理想,持續製作《世界劇場》系列作品,期望讓臺灣觀眾不用出國就能看到世界的優秀作品。身為臺灣資深編導及劇場人的李永豐也希望藉由《世界劇場》的製作模式,提供給臺灣的年輕劇場創作者一個發揮的舞臺,不僅導演、編劇、舞臺燈光設計或演員等都可以藉此累積實力,並獲得新的挑戰及創作能量,為臺灣培養新一代更多有潛力的劇場人才。本劇導演李明澤即是透過《世界劇場》這個平台累積導演實力,更為大開、大風音樂劇場等劇團導戲,此外吳定謙、傅裕惠、林于竣等人也陸續擔任世界劇場作品的導演。綠光劇團至今仍努力耕耘《世界劇場》這個品牌,藉由國際優秀作品來培養國內年輕劇場人的實力,對觀眾、創作者及綠光劇團來說《世界劇場》是最幸福的劇場。《THE BEE狂蜂》12/7-12/9實驗劇場,2018年全台僅四場演出。

延伸閱讀:

北台灣藝術新地標!新北市立美術館今日開工

重建石板屋再現歷史!拉庫拉庫溪流域布農族舊社重塑

綠光世界小劇場首部作品《THE BEE狂蜂》 蜂而不瘋,挑戰觀眾暴力極限,直搗人心最深恐懼
綠光世界小劇場首部作品《THE BEE狂蜂》 蜂而不瘋,挑戰觀眾暴力極限,直搗人心最深恐懼   圖: 綠光劇場提供
綠光世界小劇場首部作品《THE BEE狂蜂》 蜂而不瘋,挑戰觀眾暴力極限,直搗人心最深恐懼
綠光世界小劇場首部作品《THE BEE狂蜂》 蜂而不瘋,挑戰觀眾暴力極限,直搗人心最深恐懼   圖: 綠光劇場提供
綠光世界小劇場首部作品《THE BEE狂蜂》 蜂而不瘋,挑戰觀眾暴力極限,直搗人心最深恐懼
綠光世界小劇場首部作品《THE BEE狂蜂》 蜂而不瘋,挑戰觀眾暴力極限,直搗人心最深恐懼   圖: 綠光劇場提供
綠光世界小劇場首部作品《THE BEE狂蜂》 蜂而不瘋,挑戰觀眾暴力極限,直搗人心最深恐懼
綠光世界小劇場首部作品《THE BEE狂蜂》 蜂而不瘋,挑戰觀眾暴力極限,直搗人心最深恐懼   圖: 綠光劇場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