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負快評》九合一大選後,民進黨如何因應2020挑戰
新頭殼newtalk 文/
前民進黨黨主席兼總統蔡英文。資料照片。
前民進黨黨主席兼總統蔡英文。資料照片。   圖:林朝億/攝

11月24日,民進黨遭遇到自2006年以來最嚴重的挫敗,六都僅剩桃園、台南,彰化、雲林、嘉義市等也由國民黨再度執政。同日當晚,總統兼黨主席蔡英文宣布辭去黨主席職務、行政院長賴清德辭職但獲慰留,民進黨內權力結構即將進行大規模變動是可預期的狀況,不過更令人好奇的,是目前還握有中央行政權力與國會多數的民進黨,要如何因應2020總統大選的挑戰。

首先要指出的是,無論是2008年的總統大選,或是2018年的地方選舉,由於台灣所處的特殊環境,都必須與國際局勢的相互連動,作為選舉結果所釋放出的關鍵訊息。因此,2008年的馬英九執政,被認定是台灣選擇靠向中國,並引發出後續美國民主黨政府時期傳出的「棄台論」;2014、2016兩次的民進黨勝利,則被視為是台灣選擇遠離中國的決定;2018的地方選舉結果,也依循這樣的慣例,被國際認定是台灣再一次的靠向中國。這點與台灣社會所慣習認定的「只是單純經濟議題決定投票行為」有非常大的落差。

自2016年美國共和黨川普就任總統後,兩年來已大幅度主導國際秩序的重整,並且強化對中國的經濟和政治圍堵。所幸在蔡英文總統執政後,民進黨政府積極與美國合作,成為東亞地區最堅定的盟友之一,日前張忠謀作為特使,在APEC會議上與美國副總統潘斯公開雙邊會談,並且論及台美自由貿易協定,即為最近期的例子之一。

站在美國的角度,為了將圍堵中國的效益極大化,即使台灣這一次的地方選舉是中國與國民黨的勝利,但在整個東亞的賽局中,這樣的勝利必須延續到2020年的中央執政易幟,才能算是在美國的中國圍堵防線上,打開出真正的破口。因此,在接下來的時日裡,美國將會更積極、密切,甚至公開地加強與台灣的合作。若從歷史中尋找例子,則是二次世界大戰後的馬歇爾計畫,只是相較於當時以重建為主的經濟援助,依當前的國際局勢,台美將會是更全面的軍事、經濟、政治等各方面合作。

與此同時,民進黨政府若要能夠完成2020年的連任挑戰,則必須有置之死地而後生,「只做這一任」的覺悟,除了在國防外交上維持當前的親美遠中路線之外,內政部份更必須將以轉型正義為主的各項改革,不計毀譽地推動到底,並且對於主張承認九二共識的地方政府,進行更嚴格的監督,慎防這些縣市以兩岸交流為名,實則是讓市政有更多的中國因素介入。

民進黨政府自2016年上台後,對於各種改革議題的態度,時而緩慢、時而急速;具有相同改革目標的團體,理應是分進合擊的盟友,卻又不時提出更加不切實際的主張,藉以批判民進黨的統治正當性,來強化自己的道德優位,這是導致國民黨在2018年捲土重來的重要環節。

總結而言,如果民進黨要能夠度過2020的挑戰,必須要在所剩不多的時間,以更迅速與強硬的態度處理中國因素,並且認清在政治上真正的盟友、善用「美國紅利」,讓台灣的政治結構更加親美遠中,才能夠防堵2018年在地方縣市出現的破口,並且捍衛台灣主體性;以「只做一任」的決心,才能夠達成「連任」的目標,這個邏輯上的弔詭,往往是政治上常見的現象。

作者 : 陳子瑜 / 高雄快樂電台主持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