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李嘉誠跑得最快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李嘉誠雖明著讚揚習近平,實則明褒暗貶,心裡所想的是各自走各自的路。   圖:新頭殼合成
李嘉誠雖明著讚揚習近平,實則明褒暗貶,心裡所想的是各自走各自的路。   圖:新頭殼合成

網上有一個笑話:王健林、馬雲、馬化騰、劉強東、許家印和李嘉誠相約一起賽跑。幾個人都嘲笑説,李嘉誠年紀大,腿腳不利索,肯定跑不快。結果,最後卻是李嘉誠跑了第一。大家都在奇怪為啥他能得第一。李嘉誠大笑說,誰讓你們聽到槍聲才跑的?

聽到槍聲才跑,當然就只能中彈倒地了。而沒有聽到槍聲就跑,或許能夠逃出生天。李嘉誠在習近平開始新一輪的「打土豪、分田地」之前就將主要資產撤離中國及香港,轉往歐洲和美國,顯然不是出於其小聰明和小伎倆,而是他對中共之本質有著清醒的認識。

據英國檔案處最新解密一份一九八七年的李嘉誠檔案揭示,和黃歐洲大班Lord Derwent在致英政府密函中,直指李強烈反共。英國外交部香港處當時也形容,李雖與北京關係良好,但他做生意時還是會忠於自己。Derwent指李很著重華人身份並感到自豪,但強調他「當然是強烈地反共(he is violently anti-communist of course)」,又指他對北京官僚「評價甚低(pretty low opinion)」。但另一方面,李絕對是現實主義者(total realist),他可與中國高層保持良好關係,甚至在家鄉汕頭捐錢起一所大學。

李嘉誠如何回應習近平的強硬手段?

習近平上臺之後,李嘉誠甩賣在中國的資產,使得中國官媒連番對其炮轟,頗有殺雞儆猴、讓其他海外富豪乖乖地共體時艱之意。而李嘉誠所作出的公開回應,則是決絕地表示「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與北京當局半個世紀的友情,自此畫上句號。

君子絕交,不出惡言,不是因為李嘉誠是太平紳士、風度翩翩,而是他還不敢在檯面上跟北京完全撕破臉。他的回應,不是寫給那些炮製「討李檄文」的作者看的,而是寫給御用文人背後如臂使指的習近平看的。

在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三朝盡享尊榮的李嘉誠,對共產黨內部權力運作的方式明察秋毫。李嘉誠知道,以習近平強勢統治的作風,若非其親自首肯,新華社、人民日報、環球時報這些察言觀色的官媒,斷然不敢自作主張,對統戰對象發起尖酸刻薄的人身攻擊。這不單單是有可能喧賓奪主的毫無根據的口舌之爭,也不單單是不代表國家方向的個別人士的言行,而是來自習近平授意的「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此番「非李運動」來勢洶洶,是習近平上台之後整體政治經濟政策中的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首先,就文革結束之後改革開放的國家政策而言,習近平的態度和決策是,政治上絕不改革,經濟上加快「國進民退」。故而,歐美跨國公司倍感風聲鶴唳,港台商人更是坐立不安。外資的好日子到頭了。

漸行漸遠的兩人 像破碎的瓷器一樣

其次,就李嘉誠與習近平的關係而言,兩人雖然還沒有到針尖對麥芒的地步,但漸行漸遠乃是不爭的事實。三年前,在香港特首競爭中,李嘉誠不願支持習近平選中的梁振英,而執意公開擁戴唐英年,讓習近平耿耿於懷,此後不再像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那樣給李嘉誠單獨覲見的機會。人際關係一旦破裂,就像破碎的瓷器一樣,再也無法修補。

李嘉誠回應文稿直指批判文章文理扭曲,語調令人不寒而慄,是沒有建設性的語言討伐。這正是習近平一以貫之的語言風格和思維方式。習還是王儲之時,在訪問墨西哥途中,公開大罵西方國家對中國說三道四,是吃飽飯沒事干,十足一個街頭痞子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的嘴臉;習執掌最高權力之後,先拋出殺氣騰騰的「七不講」,又祭出畫餅充饑的「共產主義理想」,不正是李嘉誠不願相信的「文革式思維復蘇」嗎?

雖然李嘉誠在文稿中七次讚揚習近平,尤其強調對習主席沉穩的領導能力深感佩服,但他對習近平其實是明褒暗貶,他心裡話其實是:「從此以後,你走你的獨木橋,我走我的陽關道」,一拍兩散,各不相干。

李嘉誠眼睜睜地看著近年來香港政治、經濟、文化、教育全方位的崩壞,而這一切,始於法治的失守和言論自由的喪失。銅鑼灣書店系列綁架案,就是其中一個最典型的案例。

延伸閱讀:

余杰觀點》習近平的造神運動侵入娛樂世界

余杰觀點》十步殺一人,千里不回頭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