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陳文成是全民議題 不是政治議題
新頭殼newtalk 文/
陳文成原本是人生勝利組,因為捐款給美麗島雜誌,返台後遭到殺害。
陳文成原本是人生勝利組,因為捐款給美麗島雜誌,返台後遭到殺害。   取自陳文成基金會

「全聯是全民的超市,一向不觸碰政治議題,期盼各界不要過度聯想。」戒嚴時代軍公教福利社轉型的全國超大通路全聯社,和負責2018年中元節廣告創意的奧美傳播集團,共同發出這段欲蓋彌彰的聲明稿。2018年8月7日《新頭殼》報導〈中元節廣告被指影射陳文成事件 全聯宣布停播〉:「全聯福利中心近期播放的中元節廣告,因人物與場景設定被認為有影射『陳文成事件』之意,全聯今晚宣布,考量廣告造成的社會反應,即日起將停播所有中元節廣告。……

全聯今年的中元節廣告之一,『2018全聯福利中心中元感恩月:青年篇』,因主角外型、場景內容被認為與民國70年發生的陳文成事件有部分相似之處,讓這樁37年前的陳年舊案再度浮上檯面,引發外界討論。

陳文成生前曾在美國大學任教,因積極資助民主運動,也曾捐款給美麗島雜誌,在民國70年返台探親時,7月2日遭到警備總部約談,7月3日被發現陳屍於台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旁,真相迄今未明。……

全聯重申,影片中的人物設定並非影射特定真實人士,全聯向來不觸碰政治議題,期盼各界勿過度聯想。」

被警總「約談」後一去不回

全聯中元節特賣廣告裡出現的「好兄弟」演員,無論外型、衣著與鏡子所反映的年代(民國70年),以及為該男子所創的IG專頁帳號「Allen Chen」中,資料為1950年1月出生,1968-1972年就讀台大等線索,與陳文成幾乎完全相同。

年輕一點的鄉民,可能對「陳文成」這名字毫無印象。陳文成1950年生於林口,從小成績超優,初中第一志願大同、高中也是第一志願建中。1968年參加大學聯考,因色盲未能入台大醫學系就讀,改以第二高分入台大數學系。

1972年大學畢業後,陳文成與學妹陳素貞結婚,服役後考入台大數研所。半年後獲密西根大學數研所獎學金,1976年即取得美國保險公司九級精算師的資格,碩博士相繼到手,在卡內基美隆大學擔任助理教授。

1981年5月20日,陳文成夫婦帶著一歲的兒子返台灣探親,原定7月1日返美。但入境後即遭到警總鷹犬跟蹤,並延發離境許可。陳文成向出入境管理局查詢,境管局回應需向警總查詢。6月30日警總鷹犬藉陳文成向境管局催證時,在公關室首次「訪談」1 小時。

7月2日上午9點,陳文成預定返美前一天,警總北調組寧漢彤帶2名鷹犬,在羅斯福路3段23*巷3*號之*4樓的內兄孫誠(從母姓)住處,將陳文成押至警總保安處「約談」,從此失聯。7月3日清晨,陳文成被發現陳屍於台大研究生圖書館邊的草地。但陳文成的家人不知他已經遇害,透過各種管道聯絡警總都無消息。

下午兩點有不明人士打電話到陳文成家裡,說陳文成被車撞死在南京東路中華體育館旁, 屍體在台大醫院太平間。但陳文成大哥陳鑾祈趕赴台大,卻找不到陳文成屍體。隨後古亭分局來電叫陳家人來做筆錄和領屍。

由於陳文成的屍體被發現時,皮帶是扣在襯衫外面,肚臍的上方,顯見屍體是被拖到現場的。加上雙腳襪子不見,右腳鞋子掉落。鞋子裡還塞有一張一百元「腳尾錢」。從這些跡象顯示,警總的嫌疑最大。尤其「腳尾錢」是特務殺人後,提醒軍統轉型的省刑大(當時已改為刑事警察局),這是「自己人」在執行家法。該怎麼辦案?同樣來自鷹犬體系的刑事局「心知肚明」。

被警總發言人宣稱的「畏罪自殺」

陳文成是卡內基美隆大學的講師,長居美國且已有綠卡,身分與其他兩蔣「德政」下的一般國民不同。當時美「匪」剛建交,兩國關係正處蜜月期,國會裡的自由派議員,總將台灣人權問題與軍售扣在一起。警總深知惹上麻煩了,7月5日由發言人徐梅鄰少將,與新聞局國內新聞處長朱宗軻召開聯合記者會,宣稱陳文成的死因與警總無關,「很顯然是畏罪自殺」。

徐梅鄰稱當天「約談」是由保安處三組上校組長鄒小韓負責,王文繽紀錄。「約談」流程大致是上午「談」2小時,休息2小時後,下午再「談」至5時結束,晚上7時筆錄整理完成後,經陳文成閱讀簽名,就以偽裝計程車的公務車,「專人專車」將陳文成送回他大舅子孫誠家。

但到了羅斯福路3段23*巷3*號之*,走到2樓時,陳文成對「護送」的鷹犬王憶華說:「我已到家了,不必再送,請回去吧!」至於陳文成到底有沒有回到4樓的大舅子家中,警總認為是全案關鍵所在,孫誠應出來澄清一下。

徐梅鄰雖一再撇清警總與陳文成命案的關係,還說陳文成的死訊見報後,一位「愛護鄉土、愛護國家的社會公正人士」向有關單位說明,2日深夜,陳文成去拜訪過他,至3日凌晨零時許離去。但這位人士的身分及談話內容,徐梅鄰則不願透露。

雖然警總宣布陳文成「畏罪自殺」,死亡證明書也說是「高處墜落,出血過多休克致死」。但陳文成右後背肋骨折斷九支,左側折斷三支,腹腔積血嚴重。肝肺破裂,腎臟一邊破碎、一邊腫脹,恥骨斷裂(下體遭重擊)。自殺的人會以這種離奇且高難度的方式著地嗎?徐梅鄰的鬼話連警總頭子汪敬煦都聽不下去了。

汪敬煦9日在接見國建會與會人士時,面對海外學人質疑陳文成命案,強力辯白說台灣治安良好,海外學人返台探親參訪絕對安全。也強調陳文成只是被警總「約談」,根本沒罪,怎麼會「畏罪」自殺?還打包票這案子很快就可水落石出,海外與會代表還未返回僑居地前,即可真相大白。

陳文成命案的三大疑點

警總發言人徐梅鄰宣稱的「愛護鄉土、愛護國家的社會公正人士」,後來證實就是鄧維祥。他宣稱7月2日晚間11點多,陳文成到他家中聊天。當時他的妻子與女兒都已入睡,只有他一人與陳文成聊了一小時左右。

鄧維祥作證陳文成在他家中喝了果汁,還吃了一點葡萄與火腿,並寫了一封以「To whom it may concern」開頭的書信。陳文成說他在約談中提到鄧維祥的部分是安全的,但警總有他與施明德通電話的紀錄,擔心自己會被關,短期內不能再見,才在深夜到訪。

警總找來「愛護鄉土、愛護國家的社會公正人士」,證明陳文成已平安離開警總,之後陳屍台大與警總無關。但這樣的人證大有疑問,因為陳文成在鄧家所寫的這封信,既不知收件者是誰,也沒出現在遺物中,甚至迄今也無人見過。加上法醫驗屍後發現胃內空虛,黏膜無異狀,以致陳文成的妻子和家人,都不相信鄧維祥的說詞。

其次警總宣稱「專人專車」將陳文成送回他大舅子孫誠家,但王憶華不可能自己一人開車、停車與送陳文成上2樓。如果是由其他人駕駛,這位神秘的司機,迄今未見曾接受調查,連名字都不詳。警總從保安處派車,開出大門前沒有警衛檢查派車令?騙我們沒當過兵嗎?警總不敢交代送陳文成回家的司機到底是誰,司法機關迄今也未訪談過這位幽靈駕駛,這裡面會沒有鬼嗎?

最後則是1981年9月22日,專程來台「觀察」美國法醫病理學家韋契特說:「那不是第一現場,如果是摔下來,衣褲一定沾血。」 9月23日韋契特返美後,在匹茲堡舉行記者會時又說:「陳文成不可能死於自殺,也不可能死於意外,而是死於他殺(homicided)」。

韋契特懷疑陳文成可能遭人打昏或以麻醉劑迷昏後拋下,看了血液毒性分析後也認為有幾項檢驗沒做,要求採下若干組織回匹茲堡化驗,卻被拒絕。1996年監院第二次調查本案,調查意見提到「解剖當時法醫並未檢驗陳文成有否被施用乙醚或麻醉劑,……以致喪失判斷死因之良機,亦難以澄清外界之質疑……」

「全聯是全民的超市,一向不觸碰政治議題,期盼各界不要過度聯想。」全聯這次忽然宣布停播系列的中元節廣告,讓鄉民們警覺,原來「老大哥」迄今依然還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全聯也證實了自己是屈服於政治壓力的超市。但陳文成是全民議題,不是政治議題啊!

陳文成原本是人生勝利組,因為捐款給美麗島雜誌,返台後遭到殺害。
陳文成博士基金會在綠島舉辦的2018人權之路青年營隊活動。    取自邱萬興臉書
陳文成原本是人生勝利組,因為捐款給美麗島雜誌,返台後遭到殺害。
綠島人權園區記載被槍決、死在獄中的政治犯名單。   邱萬興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