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轉型正義就從尊重原住民的姓名開始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7266-09-22T07:31:52Z
新任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呼籲大家慢慢適應並習慣她的名字,本魯也覺得:轉型正義就從尊重原住民的姓名開始吧!   圖:翻攝Kolas Yotaka臉書
新任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呼籲大家慢慢適應並習慣她的名字,本魯也覺得:轉型正義就從尊重原住民的姓名開始吧!   圖:翻攝Kolas Yotaka臉書

內閣改組大致底定,新任行政院發言人將由民進黨立委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出任。她在受訪時指出,自己的名字用漢字較難完整發音,但為了讓非原住民朋友也能說出她的名字,所以才使用漢字「谷辣斯.尤達卡」。

Kolas Yotaka表示,由於原住民的名字必須用羅馬拼音才能完整發音,而《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通過後,已定義拼音是原住民族文字,因此她在大學時就已改名,但迄今10多年來仍有不少困擾。

雖然Kolas Yotaka仍呼籲大家能尊重她對自己的認同,慢慢適應並習慣她的名字。但網紅「宅神」朱學恒卻在臉書上開砲:

「這位根本還沒上任的發言人是不是想像力太豐富了一點,我根本不用,也不會記住你的名字,因為你的工作就是講你自己也不信的幹話。譬如說台灣不缺電,譬如說台灣治安超好,譬如說分屍案只是完美社會中的個案,譬如說大家收入史上最高,譬如說台灣注重生命所以沒有廢死。唯一的例外是,如果你也吃姑婆芋,我就會記住你叫姑婆勇。」

葉大雄與柯國隆的鬧劇

民進黨2016年起迄今不僅執政,在國會中也擁有絕對多數,更在地方首長人數上佔優勢,但2年來的政績卻難獲好評,拖到現在才改組內閣,所有鄉民當然都有立場批評。

不過這次宅神在臉書上的PO文顯然太過隨興,因為Kolas Yotaka還未上任,缺電、治安、所得與廢死的議題,又不是出於她口。把評論徐國勇的文字,胡亂跳接到Kolas Yotaka,這樣的行文未免太過跳躍,立論鬆散也難以服眾。

更糟的是宅神那句「我根本不用,也不會記住你的名字」,引發鄉民反彈,因此有人回擊:「用漢字就比較高級嗎?原住民名字用漢字或是拼音都是音譯,學會尊重別人的名字有那麼困難嗎?」「沒想到翻譯魔戒的作者竟然會出此言論,尊重他人文化、不同種族,不就是魔戒遠征隊最強大的特質嗎?結果今天竟然連名字都不尊重。」

雖然本魯也覺得宅神PO文的重點,應該是抨擊「發言人的工作已淪落為講一些你自己也不信的幹話,誰還關心你叫什麼名字?」但宅神對原住民轉型正義及族群平等的敏感度,就像柯痞對兩性平權的態度類似,不僅是水準偏低,根本就是缺乏病識感。

宅神批評民進黨政績與前發言人說幹話,卻被鄉民歪樓到「反對原住民正名」,對一個專業作家來說,是不該有的低級錯誤。建議宅神應該減少在網路上「打嘴砲」式的PO文,要做政論,自己就該完整論述,邏輯務必嚴謹,免得散焦歪樓。

但其實宅神的PO文會被鄉民誤認為是文化霸凌,這也是戒嚴時代的後遺症。本魯小時候《哆啦A夢》的男主角野比大雄,不也就是被改為葉大雄?《無敵鐵金剛》的男主角兜甲兒,不也就是被改為柯國隆?女主角就胸前有2顆木蘭飛彈的弓沙也加,不也被改名為余莎莎?我們這些歐里桑,都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還能不歪嗎?

史尼育唔變李光輝的鬧劇

戒嚴時代國民黨強迫原住民改用漢字姓名,惡行血跡斑斑。例如1974年11月,印尼駐摩祿島空軍中尉蘇巴迪據村民報案,深山裡有個「野人」,就在12月16日率領了11人的搜索隊,經過30小時的跋涉,於18日在深山裡發現一間簡陋草房,屋外有個裸體男人正持刀劈柴,他雖然有日式38式步槍卻沒抵抗。

透過翻譯才知他是日軍二兵中村輝夫,從1944年11月與部隊失聯後逃進叢林,就在這裡獨自生活了30年,根本不知道二戰已經結束的消息。

然而中村輝夫雖是二戰時的皇軍,卻不是來自日本,而是台灣的阿美族原住民,原名史尼育唔,出生於台東縣成功鎮都歷部落,8歲就讀都歷公學校,不但品學兼優,且擅長相撲和棒球,曾代表台東廳來台北比賽,被譽為最佳捕手。

1943年10月奉召入營,編入「高砂義勇隊」,接受短期訓練後,被調往印尼參戰。但如今台灣已不是日本領土,史尼育唔該被遣返到日本?還是老蔣統治下的中華民國?立刻成為難題。

日本與印尼政府交涉後,對於史尼育唔要回日本或台灣,尊重他個人意願。1975年1月8日,史尼育唔自印尼首都雅加達搭機抵達台北松山機場,1月9日返回他闊別31年的老家台東。當年他奉召入伍時,家中有父親拉瓦、母親尼卡魯,另外還有4兄3姊,如今只剩68歲的大姐賴全妹與60歲的三姐林生妹還在人世。

為何史尼育唔的大姐與三姐都被改成漢名,而且一個姓賴,另一個姓陳呢?原來老蔣在台灣強迫原住民改名,就由戶政人員亂填,以致一家人有好幾種不同姓氏。史尼育唔雖然在戶籍上是死人,但他的日本姓名「中村輝夫」也被改為「李光輝」,他的妻子「中村良子」被改為「李蘭英」。

莫那魯道變張老的鬧劇

國民黨為原住民的亂改姓名,連戶籍上已經死亡的都不放過,「李光輝」的例子以外,魏德聖導演的《賽德克•巴萊》,劇中描述的霧社事件,被老蔣改名的事例更讓人噴飯。

1930年10月7日,霧社地區的賽德克族首領莫阿魯道,在族人婚禮上與酒醉的日本警員吉村克己發生衝突,事後向吉村賠罪也不被接受。

莫那魯道深恐此事無法善了,加上長期受到當地日本官吏欺壓、被禁止紋面、失去出草的傳統等積怨,於是在10月27日,藉著日本人舉辦霧社運動會時,率領族人殺害參加運動會的日本男女老幼,並襲擊當地警察分駐所、郵局、官吏宿舍等,造成136人死亡(大多為日本婦孺,誤殺2位著和服的漢人),重傷26名,這也就是霧社事件。

事件爆發後,台灣總督府震驚,調動大軍進繳,甚至還有空軍支援。莫那魯道見大勢已去,於是令其妻與兩名孫子上吊自殺,再將3人屍體焚毀,自己則在一處隱密的岩窟中以三八式步槍飲彈自盡。

戰後國民政府將莫那魯道視為「民族英雄」,老蔣在1969年批示,將莫那魯道送進忠烈祠,1970年內政部還頒發褒揚令。但在褒揚令中,莫那魯道竟被改為莫那奴道。又因長女馬紅莫那已在戰後改漢名張秀妹,因此莫那魯道也被稱為「張老」。當時的褒揚令內容就是:

「內政部令
查南投縣民莫那奴道(即張老)於日據台灣時期(相當民國十九年)領導本鄉霧社山胞起義抗敵先後數戰斃敵百餘終以眾寡懸殊彈盡援絕全部殉難其志可嘉特予褒揚以慰英靈此令
部長 徐慶鐘
中華民國五十九年六月 日」

莫那魯道是為了他自己的「祖靈」去對抗日本,不是為了中國去對抗日本,他一定無法搞懂自己為何死後變成了「張老」?但這就是戒嚴時代國民黨強迫原住民改用漢名的鬧劇。

新任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呼籲大家慢慢適應並習慣她的名字,本魯也覺得:轉型正義就從尊重原住民的姓名開始吧!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