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氣、人權與歐盟關係共伴下的土耳其大選
新頭殼newtalk | 文/劉彥甫
俄羅斯天然氣輸歐管線一覽。
俄羅斯天然氣輸歐管線一覽。   圖片來源:WIKI

土耳其掌握歐盟天然氣供輸主導權

2017年12月,毫無任何武裝勢力入侵的義大利,緊急宣布全國進入「能源緊急狀態」,全面減壓天然氣供輸。向來樂天的義大利人,一反以往的熱情躁動,全國陷入擔憂與不安的情緒裡,低落了好一陣子。源自奧地利樞紐配氣站的意外爆炸案,一度中斷了俄羅斯天然氣輸歐,這不僅衝擊義大利的國家安全,更突顯了歐盟在能源供應上,有近四成仰賴俄羅斯的窘迫。
而能源供應一直是俄羅斯控制前蘇聯成員國的重要武器,更是與歐盟談判的重要籌碼之一。過去,在俄羅斯供應西歐國家天然氣的管線,有近八成必須通過烏克蘭,直到2013年的烏克蘭危機爆發,俄羅斯國營天然氣公司Gazprom就告知烏克蘭,不再提供天然氣優惠費率,並不時要脅切斷烏克蘭與歐洲國家天然氣源。
不過,相對於精密工業研發技術與外銷能量兼具的西歐,向來仰賴能源外銷的俄羅斯,減少能源外銷形同自斷經濟生路,更會影響普丁的執政正當性。俄羅斯除已開發北流(Norh Stream)通過波羅的海,天然氣直送德國,並預計開發南流(South Stream)通過黑海,天然氣直送保加利亞。另外,隨著俄土關係的解凍,通過黑海直送伊斯坦堡的土耳其流(Turkey Stream),以及天然氣直送安卡拉行之有年的藍流(Blue Stream)。天然氣透過土耳其輸送到希臘與南義大利的管線,不僅讓歐盟、土耳其、俄羅斯三方的天然氣供應與能源關係更加緊密,同時也間接證明了烏克蘭危機下的唯一犧牲者,就是烏克蘭。

由於歐盟各國與俄羅斯之間的關係此消彼長,一直莫衷一是,歐盟的天然氣供應為求避免過度依賴俄羅斯,近年已將供應商焦點轉移至亞塞拜然。一條分別由土耳其、亞塞拜然以及英國石油(British Petroleum BP)等共同出資興建的南方天然氣廊道(Southern Gas Corridor),預期自2020年,連貫亞塞拜然經土耳其全境後,北接羅馬尼亞至奧地利;南接希臘至義大利。雖然歐盟確保了對俄關係生變後的天然氣供應,但另一方面土耳其未來將控制至少三條(藍流、土耳其流、南方天然氣廊道)來自俄羅斯與亞塞拜然的天然氣輸歐,土耳其實際已掌握歐盟天然氣供輸的主導權。

土耳其協助歐盟安置近四百萬難民

歐洲難民危機自2010年底阿拉伯之春爆發後,至2015年達到高峰至今,在中東與非洲多處局勢持續動盪下,包含匈牙利、波蘭、捷克、保加利亞等歐盟會員國,根本不接受歐盟決議收容難民配額,主要支撐國家德國、法國、奧地利、義大利、西班牙、瑞典等國,也因負荷過重,除加速難民遣返來源國外,土耳其協助歐盟暫時安置難民總數,更是一度逼近四百萬人口,土耳其在人權議題承受的壓力高居世界第一。(註一:日本與南韓國內目前難民總數均低於一萬人,中國國內則收容近卅萬難民,詳細內容請參見拙作《東協難民安置與臺灣積極作為》)

歐盟為有效減少違法偷渡造成的難民傷亡,歐盟自2016年與土耳其達成,暫時安置與提供難民教育為主的協議,預計付出60億歐元,支應土耳其境內的一切所需。不過,由於成效並不透明,以及試圖跨越地中海進入義大利與西班牙的難民,至今仍為數眾多,包含比利時在內等會員國不時批判歐盟正被土耳其綁架,要求暫緩協議。相對的,土耳其握有「難民」與「開放邊境」等籌碼,歐盟一旦與之決裂,歐盟多國的執政者預料將難以抵擋政治危機,黯然退出政治舞臺。

歐盟與土耳其談判的唯一籌碼:經濟

在與歐盟談判上,儘管土耳其持有天然氣以及難民等籌碼,但攤開土耳其進出口貿易與外國直接投資(FDI)統計,歐盟以近六成的貿易佔比與高度投資,掐住土耳其的經濟命脈。然而,命運之神並沒有眷顧土耳其,自2012年以來,土耳其的例年經濟成長率,分別是2.2%、4%、2.9%、4%、3.2%以及去年的7.4%。對於開發中國家而言,土耳其的表現不但沒有特別耀眼,去年高成長的曇花一現,正是總統艾爾段漠視通貨膨脹、國際油價上漲,只為追求出口數字成長的刻意操作(貨幣貶值有利出口)。此舉不但導致通貨膨脹超過10%,土耳其貨幣里拉(TRY)兌換美元匯率,甚至跌到4.92:1(2007年里拉兌美元匯率是1.16:1),創歷史新低。

 另一方面,原本觀光旅遊業正蓬勃發展的土耳其,也因爆炸案頻仍發生,呈現大幅衰退,再加上土耳其政局接連出現政變、修憲、關押多國記者、提前大選等事件,讓原先觀望的投資市場信心正在潰散,不利經濟正向發展。透過下表整理近年土耳其與歐盟的關係演變,彼此關係的逐步惡化,更讓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直言,不滿安卡拉在流產政變後的清算,建議土耳其應放棄加入歐盟,改與歐盟建立夥伴關係。(註二:土耳其現下是歐盟候選國,改成夥伴關係,等於與前蘇聯國家喬治亞、亞塞拜然、烏克蘭等國位階一致,多年來的談判形同付之闕如,甚至倒退)

表一:土耳其與歐盟關係年表

1963/09

土耳其與歐盟前身歐洲經濟共同體(EEC)簽約,同意逐年降關稅,讓土耳其加入

1974/07

土耳其入侵賽普勒斯北部,歐洲國家齊聲譴責,對與土耳其關係保持質疑

1999/12

土耳其成為歐盟候選國,但歐盟要求土耳其改善人權,達成民主才會展開談判

2002/08

土耳其國會採納歐盟要求展開改革,包括廢除死刑

2005/10

雙方展開會員資格談判,但進展甚少

2016/03

雙方簽訂爭議性協議,意圖阻止進入歐洲的移民,主要來自敘利亞與伊拉克

2016/07

土耳其政變失敗,政府大規模鎮壓,導致雙方緊張,歐盟對土耳其入歐仍疑慮

2017/03

德國、奧地利、瑞士在等的十二個城市,由民眾發起示威,抗議土耳其扣押德國等多國記者,事件更導致德國和土耳其關係惡化。國際筆會發動全球上千作家(多數是國際筆會會員,並有數十位著名作家)發表聯合聲明,要求土耳其政府釋放所有因言論獲罪的作家和記者。

2017/03

荷蘭阻止土耳其政府兩位部長入境為土耳其將舉行的修憲公投宣傳造勢,引發兩國外交關係緊張對峙。德國等歐盟國家支持荷蘭的立場,歐洲議會副主席表態,歐盟各國不能為土耳其官員的修憲造勢開綠燈。土耳其總統艾爾段暴跳如雷,大罵荷蘭和德國土匪法西斯

2018/01

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出訪法國,原意修復與歐盟關係,但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直言,不滿安卡拉在流產政變後的清算,建議土耳其應放棄加入歐盟,改與歐盟建立夥伴關係

「土耳其模式」轉變與「望向東方」

一次大戰後,土耳其從帝國蛻變走向共和,以凱末爾主義推動民主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習俗與女權等全面現代化進程,堪為穆斯林世界的先鋒,意即土耳其模式。只是,土耳其走向共和近百年,土耳其模式的內涵已有很大的轉變,早前凱末爾時代的土耳其模式具有下列三大意涵:第一,推行「激進世俗主義」 ( Assertive Secularism or Laicism),强調宗教與政權分離,例如:政府成立宗教事務局,宗教人士變成公務員並受政府管制,並強制婦女在學校與公務機關不准披戴頭巾。第二,推動國家主義經濟政策,依靠國家政權干預,實行進口替代政策,發展國有經濟,並將全部對外貿易收歸國家管理。第三、西化與現代化,以歐洲發達國家作為現代文明的典範,推進全方位的歐化改革,最終融入歐洲文明圈。

 挾帶著任內國內生產總值增加三倍的經濟成長,艾爾段除干預新聞自由之外,任內亦命令宗教事務局將50間教會收歸國有,強制影響宗教自由,欲重振伊斯蘭文明的影響力,總的來說,土耳其模式在艾爾段任內已有新的意涵。第一,激進世俗主義走向消極世俗主義( Passive Secularism),土耳其選擇的世俗主義類型不是盎格鲁薩克遜式或西方式的世俗主義,強調虔誠的穆斯林是能夠成功治理一個世俗國家。第二、奉行自由主義經濟政策,擴大社會基礎,連帶私人資本的快速發展與新中產階級,不僅支持減少國家干預,這些「經濟選民」遂成為正義與發展黨的死忠支持者,支持艾爾段順應全球化潮流,推動土耳其經濟發展。第三,在國際關係上,從追隨西方到「望向東方」的平衡外交,減緩無法加入歐盟的衝擊力道,逐步實現土耳其蛻變成強國,領導穆斯林世界。

如前所述,掌握天然氣與難民籌碼的土耳其,除了畏懼歐盟減少經貿合作之外,在中東議題上,艾爾段屢屢代表穆斯林抗議,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耶路撒冷,與以色列互逐大使關係降至冰點,並出兵敘利亞打擊庫德族民兵團體人民保衛軍(YPG);在對俄議題上,重啟天然氣管線開發;在突厥議題上,以突厥文化國際組織名義(Turksoy),欲重振突厥人民的偉大家園,提升與亞塞拜然、吉爾吉斯、哈薩克、土庫曼與烏茲別克的關係。

綜上所述,土耳其在經濟上雖處於風雨飄搖之際、內政上不時受到葛蘭運動(Gulen Movement)、庫爾德工人黨(PKK)等抗議與挑戰、外交上受制於敍利亞戰爭影響,捲入卡達與沙烏地阿拉伯與阿聯酋等的內訌,以及歐盟難民危機等問題,但土耳其地處國際環境最惡劣的地帶,如何與各方斡旋維持國家利益,十分值得臺灣借鏡。

從美軍轉交F-35B戰機、俄軍轉交S400地對空飛彈系統至土耳其等跡象看來,土耳其在歐盟與美國不斷的批評下挺進,並遊走於美、俄、歐、中東等多方勢力之間,反觀歐盟除了在箝制土耳其的經濟上能有所著墨,上述所有國際議題,撇除英法獲美授權空襲敘利亞、以及難民議題之外,歐盟扮演國際仲裁者的影響力正在快速下降。

少數族群左右土耳其大選結果

藉由外交與軍事行動轉移國內焦點,一直是現任總統艾爾段迴避國內經濟困境的原因之一,由於艾爾段限制集會遊行、侵害民主與女權的案例不斷(註三,關於土耳其女權的發展,詳見拙作《土耳其女權的發展與衰頹》),反對聲浪一直都很大,只是土耳其關押外國記者與審查媒體播放,外國非常難以了解反對黨訴求的全貌。

而艾爾段提前一年半進行總統大選的原因,除了想持續掌握權力,就是要讓反對陣營倉皇失措,減少反對陣營合縱連橫提高聲勢的機會。不料,據五月底的選前民調顯示,在有效樣本超過四千份中,無論反對陣營的共和人民黨(CHP)與優秀黨(IYI)誰能取得第二高票,挺進第二輪與艾爾段決一死戰,目前民調差距都只落後不到3%,扣掉誤差範圍,反對陣營極有可能在今年六月,就終止艾爾段的連任美夢(註四、土耳其六月底將進行總統與議會席次大選,總統選舉採兩階段投票,第一輪得票領先的兩位進行第二輪決選,各政黨得組織選舉聯盟)。

有趣的是,在土耳其的政治板塊中,呈現非常明顯的地域差異,越是接近歐洲越反對艾爾段,土耳其東部幾乎都是艾爾段的鐵票。而支持艾爾段的的選民除了經濟選民,土耳其東部長期與庫德族共處且比鄰敘利亞與伊拉克,不安全感十分強烈,且經濟發展程度低變動不大,土耳其持續打擊庫德族並維持政局穩定,給了土東居民支持艾爾段的理由。

然而,庫德族與少數族群多年來入籍土耳其的人數眾多,已達總人口數的三成左右,且同樣集中在土耳其東部。主要為少數人權利發聲的人民民主黨,本屆也將獨立參與總統與議會選舉,這個代表人民民主黨競選的參選人德米塔爾什(Selahattin demirtas),雖然挺進第二輪的機會甚低,但手上握有10%的支持率流向,也將左右土耳其未來的走向。「土耳其模式」將有新解,亦或擁抱威權獨裁,弱勢族群的意志,牽動整個國際賽局。

備註:土耳其大選前後,土耳其多家採購商將至臺北世界貿易中心展覽大樓世貿一館,採購清真認證食品、巧克力機、麵包製作機、綠能相關系統、太陽能模組與太陽能板、醫療儀器、生技檢驗設備、保健及復健產品、診斷儀器及設備、消毒滅菌設備、手術儀器、牙科及骨科器材、醫材製造設備、零配件及材料、醫療雲端平台、醫療服務應用等相關產品,詳情請見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轉載自台灣歐盟研究協會

 

 

 

俄羅斯天然氣輸歐管線一覽。
圖二南方天然氣廊道路線圖。   圖片來源:WIKI
俄羅斯天然氣輸歐管線一覽。
Le point最新一期雜誌封面探討獨裁者艾爾段。   圖片來源:Le point twitter 截圖
俄羅斯天然氣輸歐管線一覽。
表二:土耳其選舉聯盟的組成與政見   
俄羅斯天然氣輸歐管線一覽。
有土耳其梅克爾之稱的優秀黨總統參選人-阿克蘇納。   圖片來源:WIKI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