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讀者投書》我的禁食靜坐非武力行動

新頭殼newtalk | 文/莊錦津
1970-01-01T00:00:00Z
莊錦津絕食抗議是為訴求「落實民主、補正公投法」。   圖:陳麗蓉/攝
莊錦津絕食抗議是為訴求「落實民主、補正公投法」。   圖:陳麗蓉/攝

 2017年11月16日上午十點,秀免和我坐在禁食區,開始24小時的禁食靜坐。

微闔雙眼,思索著:我,現在為何在此禁食?是為訴求「落實民主、補正公投法」,是為台灣的民主一棒接一棒啊!

公投是直接民權,本是民主政治的常態,只有殖民者、侵略者、獨裁者,才會剝奪人民作主的權利。過去多少有智慧有勇氣的先賢先烈們,無私奉獻,為爭取台灣的民主,犧牲自由、生命、家庭幸福,才孕育出「民主進步」黨得來不易的全面執政。這樣一個接受民主養分的政黨,理當開出民主的花朵,主動回應人民的付託,實踐主張,補正《公投法》;沒想到,竟對主張一再推拖延宕。人民作主教育基金會「繼續」不分寒冬與酷暑,從台灣頭到台灣尾,行遍各大街小巷,踏遍各鄉野市集,一步一腳印,以非武力行動對當權者做無聲的抗爭。其實檯面上多少政治人物,在未掌權前,也曾經是作夥行動的同志。如今,既已獲得台灣人民授予最高決策位階,也授予三分之二的國會席次,已具足立法條件,卻仍無意把屬於人民的權利還給人民。人民作主教育基金會在極其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進一步採取最莊嚴肅穆的「禁食」行動,繼今年五月後,再進行第二階段。

第二階段16天的禁食行動已過半,仍不見當權者的動靜,不知是在考驗志工們的耐力意志力?還是在頑強呈現「維持現狀」下不作為的虛表民主?此時浮現前幾天靜坐後,單獨在公園活動筋骨時,有民眾對我直言的畫面:「回去將家庭顧好,莫管政治。」當時只是想:是很熟悉的黨國洗腦者所謂的善意勸導,叫人民不要管政治。然而只要人民不管政治,就可任由當權者繼續獨裁、剝削、迫害,人民繼續當奴才。隔天同地點,又一民眾說:「你們這樣坐,無效啦……坐那麼多天了,當權者有理你們嗎?」前者不予爭論,後者感覺可以互動,「是啦!有坐不一定有效;不過,若無坐,一定無效啦!歡迎你來參與,來助力。」這兩位民眾的思維與認知,都還停留在K黨執政的氛圍,是K黨還在執政嗎?還是DPP的作為與K黨沒兩樣,而讓人時空錯亂?難道是黨國教育的牢籠太結實,昔日欲掙脫牢籠者,掌權之後,又情不自禁地固守牢籠不放?若如此,台灣的民主之路,將是長夜漫漫!

微闔的雙眼還是微闔著,突然感覺眼前有一波動力趨近,是淑瑛遠從嘉義趕來陪同靜坐,驚喜於她那年輕臉龐堆滿燦爛的笑容,恍如播映快速運轉的花蕊綻放影片,讓我感染了如花朵開放的喜悅。此時時鐘指著十一點五十分,氣溫接近30度,難得冬天的日麗風和。日光灑滿整條紹興北街,延伸跨過北平東路,非常飽足的一地金黃,而溫煦和風也輕拂身心靈。笑容、陽光、和風,一掃剛剛的沉重心情,就是要歡喜禁食,歡喜靜坐,訴求補正公投法。眼前喜鵲家族在橫跨北平東路的電線上與執政黨黨部大樓的橫樑之間飛翔跳躍,並唱出輕盈的樂音,是鼓舞,也是陪伴吧!如同一早新圖志工的PO文:「不要讓志工孤單,想到這事就非來不可。」雖然下午工作小組十幾人須離開禁食會場開會,但志工們也都陸續進場靜坐補位,維持相當人數,可見志工們有志一同,非來不可。日頭逐漸西斜,探頭造訪篷架下禁食靜坐的我們,十一月的豔陽,曬得肌膚些許灼熱,貼心的守欽,幫大家喬移座位,避免灼曬;夜幕低垂了,又一個貼心的志工新圖,輕聲分別問秀免和我:有沒有蚊子,需要點蚊香嗎?實在足感心哪!

晚上九點,美玲和朕堡來值夜貓班,我和秀免就到公廁去梳洗。秀免要下台階走人行道,我建議她上台階走公園路徑,秀免說不知道有可以避開汽機車穢氣的路可走。其實,在上一次禁食靜坐期間,我也是如此。是禁食結束,諾巴弟分享他藝術家敏銳的觀察力、發覺力所拍攝的鳥卉集錦,心生嚮往,才發現這條前往公廁的通路。第二階段禁食與第一次同一場地,我先尋找大片草皮上的喜鵲家族,發現小喜鵲長大了,家族人口更旺了,還分支分巢,吱吱喳喳逗鬧個不停。沒幾天,諾巴弟又分享了一張以繁盛的翠蘆莉為前景,超過1/2的畫面,中間多於1/3是大片草皮,盡頭處是市民大道高架下,守欽帶領十幾名志工的行踏,隊伍只占畫面的1/3長,人高是畫面的1/25,其餘是頭頂上的空間。這構圖、這題材深得我心,諾巴弟也大方應允作為我蒼白臉書的封面。隔天,再來靜坐,當然要尋找拍攝場地,紫花盛開的翠蘆莉依舊盛開,也找到畫面中行踏隊伍所處的那兩根高架橋墩,感受攝影師取景的藝術眼光。又順便把中央藝文公園巡禮一遍,發現蒲添生的三美神雕像,駐足欣賞線條的柔美與神采,無限欣喜。在肅穆的禁食靜坐中,又能偷得閒情享有藝術的情境,不得不感謝佩服「人民作主」工作小組的睿智擇地,除了訴求對象明確,基地有三棵小葉欖仁樹守護、有石椅鞏固篷架外,又不影響通道,還有背後這一大片藝文公園,有著令人自在欣賞的藝術與生態。

回到休息區,淑觀早已將帳篷擺設好,寢具鋪好,熱水袋也備好,教我們熱敷脖子,紓解長坐的頸肩痠痛,真幸福啊,這麼被侍候!除感謝就只有歡喜接受了。進帳篷前,暗光鳥朕堡拿電蚊拍給我,要我先在帳篷裡掃一掃,清除蚊子,果然電死不少隻。在帳篷內,一邊傳來的是車子壓過馬路,轟轟作響,另一邊是公園內不知是蛙鳴還是蟲語,唧唧嚷嚷,都較帳篷外清晰,如何入眠?於是起身在篷內透過微光,記錄一整天禁食會場的幸福與美好,再想像今晚是在聆聽重金屬音樂與輕音樂的合奏,就不知不覺睡著了。半夜如廁,發現幾張塑膠凳椅堵住帳篷出入口當護欄,感受到暗光鳥安全維護的用心,讓人點滴在心頭。身為24小時的禁食者,作息如常,只是餓肚子,就享受志工們的諸多照護,比起大夜班的暗光鳥實在輕鬆多了。再次入睡,就一覺到天亮,完全不知隔壁帳篷的秀免半夜也起來過。約清晨六點,透過帳篷問秀免:「要繼續睡呢?還是就起來呢?」記得昨晚恆信有交代,禁食者第二天從九點到十點,再入座一個小時即可。但貼心的秀免說:「我要起來,趕快去禁食區坐定,好讓暗光鳥的朕堡和新燈早點回家休息。」隨時都可感受到「人民作主」志工習慣性地替人設想,能參加這個團體,真是幸運。

出了帳篷,兩人再次行經藝文公園去盥洗。咦?五十公尺外的翠蘆莉正盛情招手,不可思議啊!昨晚曾親自哀悼,撫摸她萎縮的身軀,以為凋謝了,今年大概再看不到她的美貌了,沒想到清晨起來,她竟以無比熱情搖曳相迎。身旁的秀免說,她是靠露水綻放的,啊!又長知識了,諾巴弟說她又名月下美人。原來美人只是休息,經過一夜的涵養滋潤,生命再起,美麗再現。

回到禁食區,甫坐定,靜惠即以她特有的大跨步行路之姿來報到,緊接著淑珠、秀器,都一如昨午的淑瑛,堆著滿滿笑容,三人大清早就如漣漪般傳遞喜樂。然後清峰、恆信七點不到也來了,淑珠依舊維持招牌笑容,打掃落葉,感人啊!

昨晚帳篷內微悶,清晨帳篷外微涼,入座氣定後,感覺徐徐微風,通體舒暢,真是快哉!此時的腸胃,不只沒有飢餓感,還整個人是無比輕盈。原本昨天下午五、六點感覺肚子餓了,腸胃也絞磨得有些不舒服,擔心磨到今天十點,撐得住嗎?還好,一個小時後,就沒感覺了。現在是倒吃甘蔗,在禁食20小時後,腸胃是前所未有的零負擔,神清氣爽極了,真是珍貴的體驗。

十點結束禁食,回休息區準備拿行李回家,卻聽聞資深志工八十歲的萬順兄,昨晚跌倒小中風,心情為之一沉。心想:台灣民主之路,很多人都是從少年兄拚到老阿伯,從一頭黑髮努力到滿頭白髮,萬順兄就是一路跟著行踏,為台灣的民主不歇停。希望以從事「民主運動」起家,以「民主進步」為黨名的當今執政黨,也不要停歇推動民主的腳步,盡早通過屬於人民權利的可行《公投法》,因為這也是你們在野時念茲在茲的呀!「莫忘初衷」,是政治人物該有的堅持,也是該有的責任,不是嗎?

作者:莊錦津,人民作主教育基金會志工

莊錦津指出,中央藝文公園巡禮一遍,發現蒲添生的三美神雕像,駐足欣賞線條的柔美與神采,無限欣喜。   圖:潘秀明/攝
莊錦津指出,中央藝文公園巡禮一遍,發現蒲添生的三美神雕像,駐足欣賞線條的柔美與神采,無限欣喜。   圖:潘秀明/攝
莊錦津說,諾巴弟又分享了一張以繁盛的翠蘆莉為前景,超過1/2的畫面,中間多於1/3是大片草皮。   圖:諾巴弟/攝
莊錦津說,諾巴弟又分享了一張以繁盛的翠蘆莉為前景,超過1/2的畫面,中間多於1/3是大片草皮。   圖:諾巴弟/攝
莊錦津表示,公投是直接民權,本是民主政治的常態,只有殖民者、侵略者、獨裁者,才會剝奪人民作主的權利。   圖:簡麗玲/攝
莊錦津表示,公投是直接民權,本是民主政治的常態,只有殖民者、侵略者、獨裁者,才會剝奪人民作主的權利。   圖:簡麗玲/攝
莊錦津說過去多少有智慧有勇氣的先賢先烈們,無私奉獻,為爭取台灣的民主,犧牲自由、生命、家庭幸福,才孕育出「民主進步」黨得來不易的全面執政。   圖:簡麗玲/攝
莊錦津說過去多少有智慧有勇氣的先賢先烈們,無私奉獻,為爭取台灣的民主,犧牲自由、生命、家庭幸福,才孕育出「民主進步」黨得來不易的全面執政。   圖:簡麗玲/攝

延伸閱讀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