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回顧北農人事紛擾 吳音寧:最不捨的是父親

新頭殼newtalk | 汪少凡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面對北農人事案過程中的紛擾,吳音寧說自己最在意的就是父親因她而受到批評。   圖:吳音寧/提供
面對北農人事案過程中的紛擾,吳音寧說自己最在意的就是父親因她而受到批評。   圖:吳音寧/提供

從書寫《江湖在哪裡》,參與成立「台灣農村陣線」,接任溪洲鄉公所主秘,到21日甫接任台北農產運銷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面對人事案過程中的風風雨雨,吳音寧接受「新頭殼」專訪時表示,她不在意能力上受到質疑,但最在意的是讓父親吳晟因她受批評,她激動說「酬庸」等指控是「扣帽子」的行為。

從5月底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徵詢意願,6月14日市長室遴選,到6月20日北農董事會確定吳音寧出線,北農人事案一波三折,不僅5日台北市議員秦慧珠質詢台北市長柯文哲時說「找開旅社的吳音寧經營北農」,也傳出農委會推薦吳音寧被柯文哲拒絕,也讓6日立委林淑芬臉書發文痛批「柯P淺短」。

原本約定時間在立院附近採訪,時間到時吳音寧突然焦急打來,原來是有突如其來的拜訪與飯局,在訪談開始同時,吳音寧9點多剛結束飯局,還要面對接下來凌晨2點多視察第一市場的行程。在行程間短暫的空檔,吳音寧在北農一塊空地上席地而坐接受訪問,「這裡是看飛機的地方。」她說。

人生不是事先安排,接任北農想法單純

談及一開始被徵詢的過程,吳音寧說,北農人事案拖太久,各方力量又搞不定,又因為前總經理韓國瑜的言論新聞媒體都有報,以致於變成眾所矚目的事,不然社會大眾過去可能也不知道是什麼單位,突然發現有個「北農公司」。

吳音寧回顧,從2、3個月前,就有朋友從非正式管道,提到說會不會感興趣那個位子,當時她還在溪州,跟台北政治界也沒有太大關聯;心想「幹嘛要找我?」,人生裡從沒想過這種可能性。

這個問題聊過就沒放在心上,直到5月底農委會打電話來,他們覺得有這種可能性想要推薦,詢問吳音寧的意願,說「趕快決定要不要?」,當下她說「我想一下。」

吳音寧說,她第一時間跟父親吳晟講,吳晟覺得北農很複雜,她去那裡會很辛苦,還說「妳確定妳要去嗎?那樣好嗎?」;吳音寧又問了溪洲鄉長黃盛祿,他說「哎喲!那裡很複雜!等一下人家送你茶葉罐裡裝錢怎麼辦?你這個憨憨的。」;但想了一下又說,「那是妳的人生,尊重妳的決定。」

「我覺得我可以去。」吳音寧說,她跟他們說了她的決定,他們就沒意見,就這麼簡單。「我的人生不是事先安排好的,沒有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的計畫。」她認為即使外界有各種看法,但接北農總經理對她來說是單純的事情。

吳音寧也說,當時溪洲也有發生一些事,彰化可愛動物教育園區的事讓她心情比較激盪,綜合起來在那當下,「覺得人生可以往這個方向走,沒想太多。」她說。

吳音寧回憶,6月4日才首度跟柯文哲見面,東聊西聊也沒特別聊什麼,他只有說「妳這個囝仔甘有法度?」說北農很複雜,但也對她說「免驚啦!」,「沒有特別否定我。」吳音寧說。

不在意能力被質疑,最在意父親因她受批評

但提到外界批評聲浪,「對我能力上的質疑是每個人的自由,這些我都不在意。」她說,每個人都可以持「她有可能嗎?」這樣的懷疑。但提到她的父親,她的語氣就激動起來,「我在意的是為了這個人事案,去批評我的爸爸是怎樣。」她說,因為這個位子,被罵的都是她父親吳晟。

「LINE裡面傳很廣。」吳音寧打開手機翻找LINE裡流傳的各種批評,一種是對於吳晟主張要有趨近公平合理的年改的批評,網友批評要他把退休金都吐出來;另一種是說酬庸吳晟替民進黨做偽證,「時報周刊」還做成封面,「太惡意了!不要用各自立場歪曲事實。」

吳音寧說,後來還看過一個版本,說她去當北農總經理是為民進黨銷售核災輻射食品,「能不能就農業、就事實好好討論?」她說這些流言,朋友看到都傳給她,說長輩收到這個,甚至傳給吳老師看。

吳音寧說,「講得彷彿我今天接這個位子,只是因為父親是吳晟,因為他支持年金改革我就接了這個位子。」她認為「酬庸」是太扣帽子的指控,但她認為跟她父親有什麼關係,因為自己想做點事情,就害她父親被罵。「如果都用這種簡化、沒邏輯、扣帽子的行為來看待事情,不就事實討論,台灣怎麼進步?」她問,認為這種扣帽子的口水戰,對所有人來講都不是好事。

宣稱容易改革難,最重要是「連結產銷」

「人們很習慣宣稱說,我要改什麼、改什麼。」21日接任北農總經理,面對挑戰,吳音寧說「宣稱」很容易,但真正要達到實際改善是困難的,需要時間與耐性實際摸索,可能也需要一定的魄力。

吳音寧說,她認為最重要的就是要「連結產跟銷」。她認為在生產端的農民與消費端的消費者之間,需要更透明、健全、順暢的聯絡管道,北農要做的就是這件事。

吳音寧說明,要讓產地的農民有合理收入,願意生產出好的農產品,消費者也可以理解到他們是去購買好的農產品,有時容易有很多環節彼此不理解,但讓產銷體系更公平、健全,摸索出環節中的複雜問題,最後才能達到「一點點的改善」,是她認為不只北農,而是整個台灣的產銷體系都應該往這個方向努力,「這就是我們要做的。」她說。

訪談到這裡,吳音寧的電話響起,又有臨時的行程要跑,吳音寧匆匆拾起地上的包包,再過幾個小時後,凌晨2點還要視察「第一市場」;她笑稱自己就像「功課寫不完的學生」,沒有預期自己多快上手,只知道要不停了解、努力學習。

針對是否會籌組顧問團,她則說因為「顧問任用規則」還沒出來,由於過去任命顧問的規範不是很周延,被議員質詢像「酬庸」;因此現在顧問要重新訂定更明確的規則,要等到新的「顧問任用規則」在董事會通過後再思考。

面對這樣緊湊的工作內容,吳音寧坦言很辛苦,都沒有時間睡眠,但面對改革理想,必須不斷學習讓自己盡快上手,才能達到她理想中的「一點點」改革。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