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劉世忠觀點》從「全球健康外交」看台灣參與WHA

新頭殼newtalk 文/劉世忠
1970-01-01T00:00:00Z
面對北京打壓台灣參與WHA年會,新政府應該思考在WHO之外,進一步將「全球健康外交」(Global Health Diplomacy)列為未來台灣參與世界衛生體系的大戰略。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面對北京打壓台灣參與WHA年會,新政府應該思考在WHO之外,進一步將「全球健康外交」(Global Health Diplomacy)列為未來台灣參與世界衛生體系的大戰略。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民進黨新政府上任在即,5月23日的「世界衛生大會」(WHA)年會成為中國施壓蔡英文總統的第一場外交戰役。醫療、衛生、健康等普世價值理應跨越國界和種族,因為傳染病不會區分你我和區域,第一時間的訊息傳達與援助攸關人命與健康。但長久以來,北京卻在如此普世價值上強加「一個中國」的政治框架,企圖混淆國際視聽,遂行其「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分」的政治目的。新的民進黨政府也因此面臨to be or not to be的抉擇。

蔡英文新政府最後決定不缺席這場每年集會5天的WHA年會。只是面對WHA秘書處刻意將觀察員「中華台北」的參與和「一個中國原則」與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掛鉤的政治舉動,新政府決定將其切割,同時訴諸美國與歐洲等主要國家的支持,以正國際視聽。

WHA的最新書面回函一度將「一中原則」去除,只提2758號決議文與世衛大會25.1號決議文,但是WHA秘書長陳馮富珍卻公開重申發給台灣的邀請是基於聯合國與WHA的決議以及「一中原則」,而且過去7年來都沒改變。顯示在北京的運作下,新政府衛福部長林奏延在日內瓦參加WHA年會時,仍有可能面對WHA的打壓,有必要做好包括最壞情況的各種情境因應的準備。

根據「台灣智庫」最新民調,高達72.3%民眾支持新政府前往參加WHA,並嚴正抗議邀請函中的「一中原則」。既然「持續參與、以正視聽」是新政府在WHA參與案的既定立場,甚且也有高度民意支持,蔡英文政府應該更進一步將「全球健康外交」(Global Health Diplomacy)列為未來台灣參與世界衛生體系的大戰略,而不僅只是淪為每年一次的兩岸角力戰。

首先,台灣必須將過去「有意義參與」(meaningful participation)模式轉化為「有貢獻和有實質的參與」(contributing and substantial participation)。全球健康防衛體系並非只有WHO這個戰場,過去台灣也多次在諸如「亞太經合會」(APEC)提出有關登革熱防治與疫苗研究的倡議。在2003年至2009年之間,台灣和美國、加拿大等3國是在APEC最積極投入全球健康相關議題的參與者。此外,台灣在全球防治愛滋病、瘧疾、肺結核的行動上也多所貢獻,更協助包括非洲邦交國聖多美普林西比成功掃除瘧疾病媒蚊。這些成果應該廣泛讓國際社會與台灣人民瞭解。

其次,美國政府和國會對於台灣參與世界衛生體系的支持不遺餘力。美國國會曾經通過決議文表明台灣不應被排除在全球傳染病的防治參與體系。甚至面對北京的打壓,美國政府也多次公開表達關切,擔心台灣因此無法獲得即時全球傳染病的資訊。2011年時任美國衛生部長的西碧里斯(Kathleen Sibelius)更為台灣仗義執言,強調「美國清楚向世衛組織表示,沒有任何一個聯合國相關組織有權片面決定台灣的地位」。

尤有甚者,去年伊波拉病毒在非洲西部蔓延,台灣也捐贈防治器材與美金一百萬。去年6月台美簽訂「全球合作訓練架構」(GCTF)計劃,隨即在台南進行伊波拉傳染病的合作訓練。去年年底台南和高雄深受登革熱病媒蚊侵犯,台美之間同樣運用此一合作架構在台南舉辦登革熱防治國際研討會,有來自東南亞和南亞多國政府官員與非政府組織人員參與。最後更在台南市長賴清德的大力奔走下,向行政院長張善政爭取到在台南和高雄成立國家級病媒蚊傳染病防治研究中心。這些努力的成果以及其他國家的參與證明,即使在WHO體系之外,台灣也是有對全球健康安全實質貢獻的空間。

面對新一波茲卡病毒來勢洶洶,類似台美GCTF的合作架構可作為未來台灣新政府推動「全球健康外交」的參考,甚至思考複製到其他國家,而且需要跨部會、中央與地方的整合與協調。如此一來,面對北京持續性的國際組織參與攻勢,台灣就不會疲於奔命,反而能夠打開另類外交的新出路。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作者:劉世忠(自由撰稿人)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