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劭臻:風暴中挪動一吋吋腳步(郝明義、陳季芳)
新頭殼newtalk 文/
長期為環保議題抗爭的律師柯卲臻,為時代力量所提名的不分區立委候選人。   圖:翻攝自柯卲臻臉書
長期為環保議題抗爭的律師柯卲臻,為時代力量所提名的不分區立委候選人。   圖:翻攝自柯卲臻臉書
台中的環境破壞已經夠嚴重了。台積電的新廠,會更進一步惡化這個問題。

郝明義看到的這個人

10月3號,我去台中,開始了訪問時代力量和綠社盟立委候選人之旅。柯劭臻是我見的第一個人。

那天很忙。先和護樹盟的 Angela Chang 見面。她帶我去豐原、東勢走了一趟,了解她們在胡志強時代抗爭豐勢快速道路,到現在支持林佳龍上台後竟然還要繼續抗爭的經過和原因。

回到台中市,已經是晚上,然後就去飯店見柯劭臻。柯劭臻的一天顯然也很緊凑。她剛結束了上個行程在過來的路上,一個一直在跟拍她紀綠片的攝影師則先到了。

之前沒見過她,知道的都是網上看來的一些資料:長期為環保議題抗爭的律師、人稱柯莉絲等等。近年來許多重大的環保與社會事件,如雲林鎘米、大埔、苑里反瘋車等等,都有她的參與。

這樣,等她踏著有些急促的步伐趕到,我們開始談話,我在心底一直有個印象,和一句話在迴旋著。

後來想想,那是一種對「反差很大」的感慨。

柯劭臻的個子不高,說話輕柔,和她長期在做那麼多第一線激烈的衝撞反差很大。她長期為環保投入這麼大心力,在社運界擁有很高的名氣,然而一旦投入選戰,她的知名度,以及能動員的資源,卻顯得十分單薄,也是反差很大。

「我單打獨鬥十幾年環保官司。九成都輸,輸了南屯溪、鎘污染、浮圳....」她跟我說,「即使少數官司贏了,拖延時日,有些開發已成既成事實,環境已經破壞了,於事無補;有些雖然還沒有開發,但行政機關仗著行政方便,照樣施工。」

中科三期友達后里廠二階環評沒過,但他們堅持「停工不停產」。結果官司打8年,友達照樣經營8年。最後只能以和解收場。

「我本來很無力,都想移民了。」柯劭臻說,「但是碰到大埔案、318太陽花運動,看到年輕一代的崛起,公民運動的力量,才又看到希望,決心繼續奮鬥。」

只是這些經歷也讓柯劭臻體認到:如果一直在民間,也就是環保末端打官司,那打不勝打,效果有限。要真正產生有力的改變,就得走進立法院,從上游源頭改革,轉變政策,立法限制不當開發,不再靠打官司解決問題。所以柯劭臻從前年就開始參與了「公民組合」。但後來組合不成,她選擇了加入「時代力量」。

我問,使她真正決定參選的因素是什麼。

「今年2月,台積電在大肚山中科二期的擴廠計劃。」柯劭臻說。「台中的環境破壞已經夠嚴重了。台積電的新廠,會更進一步惡化這個問題。」

我是那天中午到的台中。事實上,當天下午已經見識了Angela 等人所抱怨的台中的「不見天日」。

之前,我知道中部地區的空污嚴重,也知道這些空污的元凶是燒煤的火力發電,以及六輕。但我未曾意識到台積電這種半導體產業,也對中部地區的環境產生柯劭臻所說的那種破壞力。

當時,柯劭臻還在參選台中北屯區的區域立委。她的政見也有許多,但是要我挑出印象最深刻的,還是她從台積電切入,對環保所提出的主張和政策。

柯劭臻分析給我聽,去年台積電認購一億度的綠能,和他們總用電75.2億度的不成比例。何況未來他們大肚山單一新廠一年就要用電40億度 。

「台積電也該自己尋找能源。他們生產的晶片都給蘋果用,而人家蘋果是自行尋找乾淨能源的。台積電這麼賺錢的企業,也該這麼做。」柯劭臻說的這段話簡單明白。

當環保律師十多年,對財團、政府打官司十打九輸的柯劭臻,最終決定參與選舉,從政治來改變生態,竟然是被台積電所激發。

這讓我看到這麼一幅畫面:一個身材單薄的女子走在風暴之中,她的頭髮飛揚四散,她身上臉上的傷痕累累,她舉足維艱地挪動一吋吋腳步,走向一個體量龐然的巨人。

聽聽柯劭臻說的話

今年2月,台積電中科廠給我的刺激很大。

台積電在大肚山新設的18吋廠,算是他們在中科一、二期的擴廠。之前,他們在中科二期就已經有一個12吋的第15廠。為了建這個18吋廠,台積電砍了15萬棵樹,大肚山破肚開腸。

其實,半導體業是個高耗能、高耗水、高污染的產業。美國是半導體的發源地,也是最早出現半導體產業污染及有害問題的地方。

今天矽谷就設了39處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控制廠址。根據北美貿易協定的規定,美國的半導體業者必須明列廠房裡600種可能有毒的元素。正因為半導體在美國受到這麼多拘束,所以他們才寧可讓其他管制沒那麼嚴的國家做代工。

台積電能起來,和這個背景有很大的關係。而台灣的規定,台積電只要列出廠房裡64種有毒元素,比墨西哥都不如,墨西哥還得列出100種。

半導體產業使用的有機溶劑,就是對人體健康有害元素的一個代表。不要看他們工作時候所穿的防塵衣,那是防止員工身上的塵垢帶進廠房,而不是防止員工免受廠房裡的有害物質污染。

半導體業的污染及傷害,健康最先受影響的就是員工,再來是附近的居民。從癌症到不孕症到畸型兒的影響,都有。

台積電這座18吋新廠,我們看到很多問題。譬如說,要做環評的時候,他們不肯提供18吋廠的規劃數據來評估可能的問題,而只肯提供12吋廠的數據來推估18吋廠可能的污染。但這種推估是不切實際的。

還有,台積電的12吋廠有自己獨立的污水處理系統,但是他們這個新的18吋廠卻沒有,說是要和12吋廠共用。這也是我們沒法接受的。

所以我們提起了行政停止執行訴訟,要求台積電停工。但一審法院卻以「沒有立即的危險」而駁回。這件事情讓我下定決心來競選。

我最先是決定在台中北北屯選區參選區域立委。和每一個素人一樣,我也常被別人問:「為什麼不從里長選起?」很奇怪的是,大家卻不會拿同樣的問題去問政二代。沒有人問他們為什麼可以一下子就跳那麼高地選?

今年是極好的機會,國民黨特別無能,而年輕人前進國會、改革國會的呼聲又特別高。如果輸了的話,會浪費10年。到11月的時候,我和台聯的劉國隆比了民調,最後由他在本區出馬。我自己則改任時代力量的不分區立委候選人。我因為對環保的長期關注,所以希望接下來在中彰投雲林繼續做好原來的環保工作,為時代力量爭取更多的政黨票。

而改善中部地區的空污問題,是我現在最重要的事。2年前,雲林就要求六輕禁燒石油焦、煤。

燒石油焦和煤的許可證,是一發5年

去年選前,民進黨的雲林縣長候選人說他當選之後會馬上禁燒,不發許可證,但是等他真正當選上台,卻又延展2年。矛盾的是,他又到縣議會要求制定禁燒石油焦與煤的自治條例,也真的通過了。

雲林禁燒之後,台中也跟進,但是在議會沒通過。奇怪的是,雲林禁燒之後,環保署說這涉及中央法令,地方政府不能用自治條例來禁燒。

我也會繼續就台積電的污染問題進行抗爭。最新的情況是,我們的停止執行打到最高行政法院,還是被駁回,仍然是說他們「沒有立即的危險」。

所以現在他們在進行地面施工了,我們等不到內政部訴願決定,已準備提起撤銷環評行政訴訟。

但是以台中的空污這麼嚴重來說,台積電的18吋廠一旦開動,光他一家廠的用電量就是台中火力發電的十分之一。我們怎麼承受得起?

今年3月天下雜誌報導:台積電「事業廢棄物」出問題,負責處理的廠商隨意處理,造成污染,並且是等天下雜誌的記者去告訴他們的時候,台積電說他們才知道。這可能是他們推搪之詞,也可能是實情。所以最好的對應之道,是像他們應該自己有污水處理廠,所以他們也該自行處理「事業廢棄物」。

台積電也該自己尋找能源。他們生產的晶片都給蘋果用,而人家蘋果是自行尋找乾淨能源的。台積電這麼賺錢的企業,也該這麼做。

2014年台積電認購1億度的綠能,但是他們總用電是75.2億度,今年大約91億度。而未來他們大肚山單一新廠一年就要用電40億度,所以他們購買綠能和他們的用電量是完全不成比例的。

今天(11月28日)林佳龍市長已經對台積電喊話,要他們增購綠能了。

到年底,12月26日,全國和空氣污染的團體會到凱道做個大串聯,一起要求這些總統候選人給個交待。

如果我能進國會,我的目標就是修既有的空污、水污法,進行真正的總量控制,而不是像目前一樣,只有環境影響評估法在做「增量控制」。

「增量控制」,是說一家工廠的水、空氣、致癌因素等,只要在10平方公里之內增加程度不超過百萬分之一,就可以。但這忽略了一個重要問題:如果這個地區原先的污染早就已經超過標準,那麼即使新製造的污染不超過原有的百萬分之一,又有什麼意義?

目前的空氣污染法,有規定「總量控制」。但是第一,沒有面積的規範;第二,實際要不要進行總量控制,得先經過經濟部同意。而過去經濟部從沒同意過。

直到今年6月,只有高屏地區公告有總量控制。但是高屏的總量控制沒有意義,因為他們是以整個高屏來做總量控制。做這麼大面積的污染總量控制是沒有意義的。

因為面積太大,某些地方的污染再嚴重,也被其他地方平均起來中和掉了。

同樣的,中部要做總量控制,也不能做整個中彰投的總量控制。

要做污染的總量控制,就得做10平方公里之內的小面積的總量控制。只有針對一塊一塊小面積的地方來做污染的總量控制,才能逐步改善問題。

我也會針對工業區設置進行修法,使他們

◆新廠設置更嚴格

◆舊廠如何進行轉型

所以涉及環境稅、能源稅、產業升級、國土規劃法等。

目前國土規劃法裡,規定農田要做總量管制,有特定農業區,然後讓違章工廠就地合法。連水源地都是。但是如果讓農地旁邊緊隣著就是工廠在排放污染,這有什麼意義?

為什麼不倒過來,要求工廠做總量管制?何況,台灣閒置的工業區很多,光竹南科學園區就空著,何不讓那些違章的工廠遷徙?

陳季芳的側記

時代力量柯劭臻,自認退無可退,「沒有退選的選項。」

她說,環保官司十打九輸,難得贏一場也緩不濟急,政府不甩,財團硬幹,打贏了官司,污染毀損已無可挽回,譬如美麗灣、苗栗大埔。但路還得走下去。

突然我覺得她青絲中隱藏的白髮、眼眶裡密布的紅絲、無從掩飾的憔悴,感情特別耀眼。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原文請見年輕的力量進國會

原本打算投入台中市北北屯區區域立委選舉的柯卲臻(右二),卻因民調輸給台聯的劉國隆而退選。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原本打算投入台中市北北屯區區域立委選舉的柯卲臻(右二),卻因民調輸給台聯的劉國隆而退選。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