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大地震重創登峰產業 雪巴面臨困境

新頭殼newtalk | 鄭凱榕 編譯報導
3560-10-22T06:51:00Z
雪巴嚮導普巴·塔西在自己的臉書貼上聖母峰的照片。   圖:翻攝自普巴·塔西臉書
雪巴嚮導普巴·塔西在自己的臉書貼上聖母峰的照片。   圖:翻攝自普巴·塔西臉書

雪巴嚮導普巴·塔西(Phurba Tashi Sherpa,1971年-),是史上最有成就的高海拔登山者,在尼泊爾大地震後面臨生活上的困境。

根據路透社20日報導,雖然長年擔任高山嚮導,帶領著富有的外國登山客攀登聖母峰有21次之多,在7個月前震碎這個國家的尼泊爾大地震後,44歲的塔西帶著桶子和撬棍,努力地在自家的斷垣殘壁中挖掘著,身上一貧如洗。

許多雪巴都像塔西一樣面臨相同的困境,他們的家、旅社和餐廳在4月的那場震災中慘遭摧毀,他們抱怨著雖然有來自西方數以百億計的援助,政府反應卻如此遲緩。

有些已經退休的嚮導必須重登峰頂以賺取所需。其他人只好讓自家小孩從加德滿都的學校輟學,旅館所有人正在開除工作人員。

更讓處境雪上加霜的是,外國登山客對於2016年前往尼泊爾的預約,到目前為止急遽下降,由於基礎建設被摧毀,以及印度在尼泊爾邊境實施經濟封鎖,以致燃料和補給的供給面臨威脅,外國登山客因而望之卻步。

塔西說:「所有我努力付出的一切就在1分鐘內遭摧毀殆盡。」他站在他的村莊昆瓊(Khumjung),這是個有著80座石屋所聚居的高原,被高達7000公尺的群山環繞。

這場帶走9000條人命的尼泊爾大地震,摧毀了塔西所擁有的18個房間的徒步旅行小屋,嚴重毀損他的房子,並在世界最高峰的9英里遠造成了一處致命的雪崩。聖母峰山下的村落,因繁盛的登山潮,在近幾十年來蓬勃地發展起來,卻在這次尼泊爾最致命的災難中,遭遇到最嚴重的摧毀。

在將近1個世紀以來,西方登山客在攀登聖母峰時,一直是雇用尼泊爾的雪巴嚮導來從事最危險的工作。對於身為這個世界上最貧困的國家之一的尼泊爾來說,這是門賺錢的工作,但得付出代價。

已經有超過200位雪巴嚮導在高山工作時失去了生命,而且有許多人因為山崩、凍瘡以及高山症等相關疾病導致失能。

由於堅忍不拔的強大毅力,塔西雖然安靜、瘦小,但以「聖母峰上的犛牛」聞名的他,是經營攀登聖母峰企業的最大公司之一的喜馬拉雅山體驗登山公司(Himalayan Experience)的首席雪巴。他是攀登超過海拔8000公尺以上的喜馬拉雅山登頂34座的紀錄保持人。

但是塔西說,在他的職業生涯中,相較於西方嚮導,他一直是比較低薪的。根據2名西方專業人士表示,外國嚮導一季可以賺得1萬~3萬5千美金(約合新台幣32.9萬到115.2萬元);而雪巴嚮導通常只能拿到6千美金(約合新台幣19.7萬元)。

自從最近兩起發生在聖母峰的事故後,塔西面臨來自家庭的重大壓力要求他引退。他的妻子卡瑪‧多瑪(Karma Doma)在端出雪巴茶和小餅乾招待客人的時候說:「我寧願我們貧窮,也不要他去冒風險。」

塔西在2016年將會休息一陣子不再登山,好安撫他的家人,也將試著在小片農場上種植馬鈴薯來賺取收入。

但是他說,最終他會回到山巔,賺錢來支持他的孩子。

他已經花了2萬美金(約合新台幣65.8萬元)的儲蓄,並借了1萬美金(約合新台幣32.9萬元),來重建他的家和旅社,目前都被廢墟瓦礫所環繞。

下一次他再攀登聖母峰,他將打破世界紀錄。「許多人告訴我,我應該再去一次來打破紀錄,但這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塔西說:「自從地震以後,當我回顧我的職業生涯,我最大的失望就是,我依然在擔憂著我的未來。」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