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聯合報》的語言,台灣人的腦癌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阿基師談話中不斷出現進行一個動作,被聯合報舉為語言癌的示範例子。圖:翻攝電視   
阿基師談話中不斷出現進行一個動作,被聯合報舉為語言癌的示範例子。圖:翻攝電視   

知名主廚阿基師遭跟拍與女子上「摩鐵」,上周開記者會,留下不少「金句」,如承認跟該女子「有做一個擁抱『的動作』,也做到了嘴對嘴『的動作』」,但沒有做任何互動『的動作』;事件發生後,他「有跟太太做報備『的動作』」。整場記者會,只見「動作」滿場飛。……不知從何時開始,「了解」變成了「做一個了 解」,「處理」多講作「做一個處理」,動詞前面累贅地加上了量詞「一個」及動詞「做」,後面再加上「的部分」、「的動作」。

以上就是在2014年12月19日,《聯合報》的記者林秀姿、張錦弘、沈育如、陳智華、馮靖惠、薛荷玉專題報導〈「進行一個XX的動作」 你得語言癌了嗎?〉的第一段。在結尾時還語重心長的提出:「無意義的冗詞贅字,充塞媒體上及許多人的口中,就像癌細胞不斷複製增生。本報剖析『語言癌』的 生成原因及治療解方,還給語言乾淨、健康。」

這則「語言癌」的報導果然一鳴驚人,隔天一早教育部長吳思華就在部內輿情會報,指示研擬因應措施,還說:「以往國中基測也曾以電視新聞為例,要學生辨正『陸續展開一個救援的動作』有何贅詞。未來不只學校教學要更重視,教育部也將建議國中會考比照基測,適時出語病、贅詞的辨正題。」

對某些思想保守,忠誠認同《聯合報》與馬英九「課綱微調」的群眾來說,「語言癌」也許真如毒蛇猛獸,不,應該說是像台獨與去中國化同樣的可怕,一定要斬草除根、去惡務盡。但就如《聯合報》所舉的阿基師記者會為例,保皇黨的專長就是「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見輿薪」。台灣「語言癌」的開山始祖正是《聯合報》,而至今仍在發揚光大的典範則是「課綱微調」。

阿基師在那場提油救火、越描越黑的記者會上,會讓民眾對他的印象完全改觀,主因當然也不在於言語中多餘「的動作」:而是他與經紀公司不願面對現實,只想巧詞狡辯,以致畫蛇添足不斷鬼打牆的「打嘴鼓」。坦白說就算阿基師真的有外遇,也只有配偶能提告,他與經紀公司不開記者會也行,開了只簡單交代「有接吻,沒做愛」也行,胡瓜與他的前女婿李進良,先後都已拿到了《壹週刊》的「免死金牌」,再也不會有狗仔跟蹤了,不是嗎?

但是阿基師卻要在記者會上將接吻說成是「在過程中有擁抱、也有嘴對嘴的動作。」還要再解釋為「讓全國那麼支持我的民眾朋友徹底失望,跟大家簡短扼要的報告。當下陳小姐情緒激動,當對方嘴巴、臉頰靠近時,我只能接招,但沒有裡面還有什麼東西喇來喇去,也沒有肌膚之親,如果真的有肌膚之親,怎麼會只有39分鐘?」這樣的報告哪裡是簡短扼要?這已經是歹戲拖棚了。

但記者會的高潮還不止於此,阿基師再說:「在她喊了一聲『老公』後就被強吻,且當下嘴巴都麻了,根本無法有進一步動作,自己頂住不動腦中完全沒有任何邪念,自己只好先滿足對方。」進而再說:「說嘴對嘴也還好啦!我的客人常常跟我嘴對嘴,這是我的國際禮儀。」說到了這裡,就不能算是語言癌,而是末期語言癌了。

當然,會有這種末期語言癌,病因當然不是來自說話者的口才不好,相反的是說話者的口才太好,偏偏又不願(不能或不敢)直說,只好加一些無用,甚至是剛好能翻轉原意的形容詞。《聖經》裡耶穌教訓門徒說:「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或作:就是從惡裡出來的)。」多餘的形容詞,一定就是出自於魔鬼。

例如我總覺得自己長得很像金城武,(謎之音:「你去死」)(大家不要理會謎之音,相信很多人都在嫉妒我的外貌),因此凡是見過在下尊容者,若說我是什麼「北投金城武」或是「三重金城武」,就一定不是我的朋友,這些人就是有語言癌。但若說我是「減肥失敗後的金城武」或「毀容以後的金城武」,不用多想,一定都是我的仇人,這些人罹患的就是末期語言癌。

其實我們四五年級的鄉民應該都還有印象,當年報紙裡語言癌最嚴重的就是《聯合報》,至於電視新聞裡最嚴重的就是擁有軍方背景的華視。1986年9月28日上午九時,黨外選舉後援會在台北圓山大飯店二樓敦睦廳開會,132位與會成員討論年底國代表及立委的輔選事宜時,朱高正忽然發難,提案要求黨外立即組黨,他說:「我堅決反對民主運動發展到這個階段,大家還坐在那兒討論『組黨籌備委員會』。當年雷震還在籌組政黨階段,就已經雞仔鳥仔抓到沒半隻(一網打盡)。組黨靠決心與勇氣,我正式建議:今天,現在就宣布組黨!」

朱高正說完,立即獲得熱烈響應,尤清與謝長廷提出臨時動議,要求變更議程討論組黨事宜,眾人公推費希平擔任組黨發起人會議召集人。有點像是擦槍走火的大會一結束,民主進步黨就這麼成立了。當然,貪婪粗暴的既得利益者,絕不會這麼容易鬆手,例如最近那個跑去中國奴顏諂媚,高唱對岸國歌的無恥軍頭,就對小蔣報告:「現在偏激分子揚言組黨,其實際主張為否認中華民國,或與中共統戰呼應,或為台獨,當然不能容忍。」

但小蔣這時已被「江南案」搞到焦頭爛額,雖然仍然嘴硬的要行政院「依法處理,不予承認」,但在老美的壓力下,也只能默許民進黨的成立。然而那些黨國體制豢養 的鷹犬媒體,依舊阿Q式的不用全名刊出民進黨,改以「民X黨」或「X進黨」稱呼。到了解嚴後,大多媒體也都直呼民進黨了,但《聯合報》仍堅持要在民進黨的上下加個引號,成為「民進黨」;華視新聞則在播報時,堅持說是「所謂的民進黨」。要談起「語言癌」,《聯合報》還真是台灣第一。

至於馬英九豢養的那些什麼課綱修正委員,更是「語言癌」的典型病患。那個因論文弊案下台的教育部長蔣偉寧部長,詭辯這不是「去台灣化」,只是「回歸憲法」。那麼我們今後稱呼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及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習近平,也不能再簡稱「中國最高領導人」或「中國國家領袖」,要寫成「中華民國大陸地區 的中國最高領導人」或「中華民國大陸地區的中國國家領袖」。

唉!什麼是「語言癌」?你們《聯合報》的語言,才是我們台灣人的腦癌吧!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