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豐嘉觀點》洩題的辯論 走樣的媒體

新頭殼newtalk 文/莊豐嘉
1970-01-01T00:00:00Z
圖:翻攝電視   
圖:翻攝電視   

台大政治系副教授彭錦鵬今(10)晚上《壹電視》節目「正晶限時批」,被主持人彭文正問到是否有透露考古題給連營時,第一時間答說:「我想應該有,不可能沒有。」從輿論認為連陣營三位推薦提問者沒有公平對待柯連兩人而群情嘩然,到彭錦鵬坦然承認「套招」的情形,其實凸顯了另一個嚴肅的問題,那就是主辦媒體的失職。

這次可能是柯連唯一一次的電視辯論,由三立電視台主辦;作為主辦單位,固然要尊重雙方競選陣營的考量,進行作業協調和執行,但是在維持公平公正的辯論作業上,有沒有事先做好最佳的防範措施,十分重要,只是從上述兩個問題看來,顯然令人失望,才會出現歷次電視辯論從不曾發生過的事。

台灣自從有電視辯論以來,除了早期TVBS等電視媒體主辦過外,經驗最豐富的,就非公共電視莫屬。包括2004、2008到2012三屆總統大選,以及五都電視辯論等,公視可說無役不與;而且辯論方式,從最簡單的候選人相互詰問、媒體專家提問到最繁瑣的開放公民提問,幾乎所有形式都嘗試過了。

筆者因緣際會,曾代表所屬媒體參加2004和2008兩次總統大選的電視辯論籌備會,親眼見證,無論雙方提出怎樣的條件,執行單位公視一定盡量做到讓參與辯論的候選人獲得公平待遇。

以主辦單位的媒體色彩為例,藍綠對此一向十分敏感,其中國民黨更是疑神疑鬼。例如在2004年陳水扁與連戰的電視辯論會中,雖然主辦單位已盡量維持參與媒體的藍綠平衡,但當時藍軍甚至認為,參與主辦的媒體:公視、自由時報、中國時報、聯合報和台灣日報以及學術團體澄社中,只剩下聯合報一家是親藍的,連中時和公視都被歸納為綠色媒體;可說已經到了極端過敏的地步。但是主辦單位最後推出的提問人,幾乎沒什麼爭議。

再者,當時推出的五位提問人,一直到辯論會上午才將題目交給執行單位的公視,印象中,只有寥寥數人看到所有人的問題,不僅所有主辦單位的籌備委員不知情,候選人本身更是要等到上了辯論台後,才能臨機應變地回答。

這次由三立電視主辦的辯論中,竟然會出現提問人坦承辯論一方問過提問內容,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一件事。令人不禁要問,究竟三立可曾事先要求提問人保密? 還是提問人自毀承諾,和推薦陣營眉來眼去?

作為被推薦提問人,而且還是大學教授,對於保密事項毫無警覺,竟然還將提問的內容事先洩漏給辯論之一方,這和考試洩題的醜聞有何兩樣?這如果不是套招,什麼才是套招?

能夠被推薦為提問人,多數具有一定社會聲望,也都會愛惜羽毛;不管個人政治色彩為何,他們唯一思考的,就是在公眾面前問出具有一定程度的好問題,就算很想把不同立場的對方考倒,但對待心中所屬的一方,也絕不會洩題和放水。

舉另一個例子,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時,聲勢如日中天,當時台視曾舉辦一場幾個主要報紙高層主管和馬英九的訪問錄影。聯合報一向被認為是親藍媒體,但當時的聯合報社長項國寧向馬英九提出一個問題,他不慍不火地問馬英九,在他任內除了垃圾費隨袋徵收等政策外,還有什麼可讓人印象深刻的政績?面對這個可以說是全場最辛辣的問題,馬英九可是有點結結巴巴,不怎麼答得出來。媒體人固然有立場,但在展現新聞專業時,一定力求不受意識形態影響。

即使是2012年的總統電視辯論,第一場首次採用公民提問方式,所有題目都是公開徵選然後刊登在網路上,經過所有籌備委員不斷討論篩選才得出20個題目。這些題目同樣對辯論雙方公開,也就是OPEN BOOK,主要是考驗候選人的政策準備工夫,不只如此,公民還可以追問一題,以考驗候選人的真正實力。而被選中的公民,更必須前一天從全台各地趕到台北,閉關演練;其嚴謹程度可想而知。

此次柯連兩人的電視辯論,原本也是由公視出面協調安排,但在連勝文陣營的反對下破局,連陣營總幹事蔡正元隨即提出交由三立和TVBS主辦的建議。三立或許舉辦電視辯論的經驗不足,但出現如此多令人詬病的瑕疵,對媒體最重視的專業而言,不能不說是嚴重的傷害。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