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觀審制」只能旁聽 民團批黑箱又亂搞

新頭殼newtalk | 曹漢陽 台北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鄭文龍(左三)今(14)日痛批,司法院推的觀審制讓人民只能聽不難判,是閉門造車的怪物。圖:曹漢陽/攝   
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鄭文龍(左三)今(14)日痛批,司法院推的觀審制讓人民只能聽不難判,是閉門造車的怪物。圖:曹漢陽/攝   

台灣陪審團協會今(14)早召開記者會痛批,司法院辦的「人民與審判國際研討會」沒有邀請支持推動「陪審制」的專家學者參加,僅以院方支持的「觀審制」進行研討及評估,也無視學者在各國考察後提出的專業意見,只想強推觀審制,讓人民能看不能判,根本是在玩假改革,浪費公帑欺騙人民。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鄭文龍強調,
「陪審團制度」的意義在於人民能夠真正的參與審判,而不是只有旁聽。

司法院從今天起到18日舉辦「人民參與審判國際研討會」,鄭文龍痛批,研討會居然沒有邀請支持推動陪審團制的專家學者參加,僅以院方支持的觀審制為主軸,卻稱為「人民參與審判」國際研討會;司法院一年有3千萬的預算,辦出這樣的國際研討會是「閉門造車」,司法院提出人民沒有審判權的觀審制根本是「全世界獨創的怪物」。

鄭文龍表示,人民會不相信司法的判決,就是因為有法官貪汙;與其推觀審制,還不如直接將審判過程公開上網直播,因為觀審制的審判權還是在法官手上,並不會解決法官貪污的弊端,也不會解決恐龍法官的問題,更不會解決法官參與政治鬥爭的劣習,政治力干涉審判的情形也還是不會變。

鄭文龍私下受訪時進一步指出,相較於美國嚴謹的陪審團制,台灣的觀審制根本毫無配套措施,一點意義都沒有。美國針對陪審員的選拔標準非常嚴謹,會先問高達30個問題,包括是否有修過法律相關課程、是否有被告經驗、是否認識法官或檢察官等,如果有法律相關經驗,還會被拒絕成為陪審員,因為怕會影響其他陪審員的決定;但反觀台灣觀審員的面試,卻只草草地用3個問題篩選,法官還可以參與陪審團成員間的討論,實在是亂搞一通。

真理大學法律系系主任吳景欽表示,從世界各國的經驗來看,觀審制只是司法改革的火車頭,能處理的刑事案件只有一部分,最多只有5%到8%,剩下95%的案件還是要由法官來做。林洋港當司法院院長時到現在,司法院已經推出過很多人民參與審判的方案,卻都無疾而終,現在司法院仍搞錯方向,某種程度也可能是虛應了事;他認為人民參與審判的制度,是司法制度改革的火車頭,但並不是司法改革的全部。

法治時報社長黃越宏先生則怒斥,「司法院從一開始就想黑箱作業,將來要人民參與旁聽能夠不黑箱嗎?」他認為目前司法院提出的觀審制有兩大問題:法官不想承受那麼重的責任,想把責任放給人民,但在觀審制下,判決的責任還是在法官身上;而觀審制讓法官的工作量增加,責任更重,所以在實務上沒有人贊成觀審制,只有司法院內的少數官員用黑箱去推。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