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自首:為民主不服從 為台灣勇敢承擔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這次自首的成員共有林飛帆、陳為廷、黃郁芬、黃守達、黃國昌、魏揚、周馥儀等7人。圖:林朝億/攝   
這次自首的成員共有林飛帆、陳為廷、黃郁芬、黃守達、黃國昌、魏揚、周馥儀等7人。圖:林朝億/攝   

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陳為廷等7位領導人物今(21)日下午到台北地檢署集體應訊,他們並發表「為民主不服從、為台灣勇敢承擔」的聲明,除了要求指揮血腥鎮壓的行政院長江宜樺也應主動到地檢署報告外,也強調傷害台灣民主、迫使人民採取行動對抗暴政的首謀,就是總統馬英九。

這次自首的成員包括林飛帆、陳為廷、黃郁芬、黃守達、黃國昌、魏揚、周馥儀等7人。他們在10多位律師與學運夥伴們的陪同下,到台北地檢署報到。律師顧立雄表示,其中有人接到中正一分局的約談通知,但他們不接受警局約談,因此主動到台北地檢署說明。

他們並由魏揚、黃郁芬、黃守達代表分別宣讀「民主不服從、為台灣勇敢承擔」聲明,全文如下:

我們是一群關心台灣未來的公民、青年、學生。在面對台灣民主憲政的空前危機,我們選擇挺身而出,我們既然決定參與這場運動,就願意承擔各種可能的歷史、政治、社會與法律責任。

從318佔領立法院、323佔領行政院、330五十萬人凱道集會,一直到今天421的記者會,這場運動的軸線都沒有改變。這場運動始於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簽署與審查過程對民主價值的傷害與對憲政法治的踐踏,這不僅反映出馬政府的專制獨裁,各暴露台灣的民主憲政體制已經陷入巨大危機,行政權獨大、立法權失靈,既有的權力分立架構已經徹底破敗,不斷與主流民意對立,導致近年來層出不窮的重大爭議,服貿協議的荒謬30秒成為公民抵抗的關鍵時刻。當現行體制縱容了當權者的專擅獨斷,現實上又導致民主失靈,身為國家主人的一份子,我們被迫僅能由體制外尋求救濟,採取行動修補已遭傷害的民主憲政。

我們今天選擇主動到台北地檢署說明,是要公開宣示坦蕩面對的態度與勇敢承擔的決心。面對國家機器對憲政秩序的踐踏,為了更高位階的核心價值,我們依循公民不服從的法理,採取具體行動挽救已陷入險境的憲政民主,我們勇於承擔可能的法律風險,絕不逃避任何的歷史、政治、社會與法律責任。

當國家憲政體制正遭受掌權者的踐踏,而警察也淪為國家暴力的執行者時,我們已經無法對警察約談詢問的公正性抱持任何信任,因此,我們選擇拒絕警方偵訊,決定直接面對檢察官。

我們希望檢察官能夠清楚認知,司法權的基礎來自人民對法律尊嚴的信任及司法對正義價值的實現,絕不應該淪為政治的打手。因此,當羅瑩雪以法務部長之姿不斷刻意放話,大剌剌地指揮辦案時,我們呼籲檢察官切勿隨之起舞,更不要恣意牽連無辜,放任警方肆無忌憚地濫行約談恫嚇和平參與抗議活動的學生,加深人民對司法的不信任。

從3月18日的反抗暴政行動開始,全台各地的公民、學生、青年都投入、響應了這場神聖的戰役。有些人擔任翻牆突圍的角色,有些人扛起發言受訪的任務,有些人從頭到尾堅守在議場,有些人在自己的生活周遭嘗試改變,有些人為了動線與物資廢寢忘食,有些人為了交通與安全心力憔悴,有些人致力於整合各方人馬、有些人默默地尋求自己的戰鬥崗位,有些人因為不能來到現場而自責,有些人由於付出得太少而愧歉。然而,無論後續的司法追殺會如何區隔劃分這場運動的每一個參與者,我們並不害怕,因為我們願意為了抵抗暴政而承擔。

這段日子裡,所有運動的參與者,既要承受警察執法過當的攻擊行為,又要資受媒體惡意操作的污名,更要承受檢警肆無忌憚地氾濫傳訊。我們低估了國家暴力的殘暴可能,對於那些因為採取行動而受到傷害的夥伴,我們感到不安與愧疚。面對如此殘酷的國家暴力,即使受到傷害,選多在關鍵時刻選擇迎上前去的夥伴,在抵抗暴政最需要勇氣的時刻沒有退縮,這些夥伴值得最盛重的光榮。我們的信念沒有錯,錯的是當權者的濫權,錯的是當權者沒有勇氣回應人民的訴求。

我們正告江宜樺院長,當你選擇指示鎮暴警察以棍棒痛擊手無寸鐵、和平靜坐的示威者時,做出了與王金平院長截然不同的政治決定,選擇濫用權力血腥鎮壓,你也不能逃避應負的歷史、政治、社會與法律責任,我們今天選擇主動向檢方說明,江宜樺院長也應主動到案。

最後,我們也要正告馬英九總統,傷害民主踐踏法治的首謀,迫使人民採取行動對抗暴政的首謀、不是別人,正是馬英九你自己。

歷史會記得人民行動的這個春天,台灣人民要勇敢決定自己的命運!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