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豐嘉:他們一舉淘汰好幾個世代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318學運不僅僅只是個抗議行動,更是青年在政黨惡鬥下的一個出口。圖:莊豐嘉/攝
318學運不僅僅只是個抗議行動,更是青年在政黨惡鬥下的一個出口。圖:莊豐嘉/攝   

學生為了反對服貿協議攻占立法院,不僅創下首例,舉世注目,而且年輕人表現更是超乎預期。許多人睜大眼睛,不敢相信,但事實擺在眼前,不是只有少數青年具有領導風範,而是一整個年輕世代的崛起,把他們的長輩和長長輩,都拋在後頭。

占領立法院的確震撼,但還不算是最艱難的任務,更大的考驗是他們占領後的行動。

曾參與野百合學運的周奕成說,他曾經進入立法院議場了解情況,卻觀察到一個驚人的現象,即立法院議場完全由學生治理,所有入口都有學生把關,因此警察也不能隨意進出議場。學生要求,警察進議場換班時,出去多少人,就只能進來多少人。

「當時正逢警察交班,警察出去30人,但進來的警察卻偷吃步,用快跑的方式,進來了36人,也就是多6人。清點人數的學生發現後立即抗議,要求多出的6人必須離開。」周奕成說,警察必須接受學生的規制,「這簡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部分媒體批評有政黨在背後鼓動支持,但是現場看到的是,在野黨立委能做的,其實只是幫學生看看門,協助交涉或提供資源的挹注,除此之外,他們什麼也不能做。

學生攻進立法院議場,若只是勇猛衝撞,又如何能夠維持條理井然的秩序,並保有高昂的士氣? 18日當晚跟隨學生進入議場的公督盟執行長張宏林對於學生指揮若定的能力,同樣讚嘆不已。

張宏林說,學生進入議場後,不多久,醫護站的布條便掛了起來,學生各自分工,完全自動自發;總指揮林飛帆則帶領學生背誦類似「警察不動,我不動」的非暴力抗爭守則,並不斷為所有學生打氣,強調這次的行動並非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國家。張宏林說,學生有效率有組織的能力,有勇有謀,讓他感到全然折服。

對學生運動懷有敵意的媒體,不免對此次學運吹毛求疵,但是,學生自發整理垃圾分類,拉線維持秩序,保持通道運行順暢,這些都讓許多社運前輩也望塵莫及。所謂的暴民標籤,更是很難說服所有路過的人。

朋友女兒在台中半工半讀,她為了要不要北上聲援抗爭,猶豫許久,還是決定下班後北上,在寒雨不時落下的青島東路上坐了一整夜,然後搭清晨五點的巴士趕回台中繼續上班。像這樣自動自發,工作盡力、公義盡心的青年學子,如果也算是暴民,還有誰稱得上是良民?

318學運不僅僅只是個抗議行動,更是青年在政黨惡鬥下的一個出口,政治人物束手無策,反而促使學生必須採取果斷的行動。媒體過時老舊的眼光,永遠抱著動機論的批判,在學生身上已經難以留下任何痕跡;網路新科技的運用,更是讓遲疑緩慢的傳統媒體,踉蹌跟不上腳步。

如果迄今還在懷疑我們的下一代,是否有能力撐起這個社會? 318學運的青年們,已經用實力結結實實告訴我們,他們不會停下來等那些老邁的步伐,因為他們已經踏出自己的征途。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如何成為公民記者
只要具備關心公共事務熱情,願意提供真實新聞的公民,就可以成為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