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有未來黨的空間嗎?

新頭殼newtalk 文/林沖之
1970-01-01T00:00:00Z

2011年8月,和現在一樣的酷暑。在酷熱之下,人們的火氣難免很大。但在2年前的今天,以色列人的火氣更大。

在以色列第一大城特拉維夫的著名地標「羅斯柴爾德大街」上,一個個顏色、造型各異的帳篷佔領了整條街道。

帳篷內,塞滿數以萬計的以色列青年學生、孩子、老人和進入社會不久的青年人。橫亙眼前的,是以色列版的「無殼蝸牛運動」:帳篷示威。

這群原本就不畏懼權威以色列人所抗議的,是「兩高」:高房價、高物價。過去10年,以色列民眾的薪資水準遠遠追不上不斷搭著火箭般飆升的房、物價,住在特拉維夫似乎成了奢侈。

這場帳篷示威,長達一個半月。抗議人群一度高達45萬。是以色列建國後,規模最大的抗爭示威潮。

「在以色列,房租占到了我們45%以上的收入。年輕人在特拉維夫真是住不起」、「對於月均收入6000謝克爾(5.4萬台幣)的年輕白領而言,他需要不吃不喝40年才能買得起一間小型房」、「我會一直住在帳篷裡,直到政府對我們的行動作出回應」。

抗爭最激烈時,曾有數百名示威者衝進馬路中間,阻斷了兩條主要道路的運行。當地警察頓時和示威者發生了衝突。抗爭者高喊「公民要求社會公正」及「納塔雅胡(總理)下台」等口號。最終,數十名示威者遭逮捕而收場。

最新統計顯示,以色列目前尚有24%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是經合組織成員國中比例最高的國家。

同時,以色列人的生活成本不斷攀升。過去五年,以色列每人平均收入成長17%,但食品價格上漲25%、水價上漲40%、汽油上漲23%、公寓樓價格上漲55%、房租上漲27%。

這是以色列版「公民聯盟運動」的社會背景。窩在帳篷裡面的,清一色多是中產階級,或「即將不再是」的中產階級。

談到這次帳篷運動的效果,我的以色列好友「雅媽」說:「上次以色列的中產階級抗爭,連大企業都要讓步,下修產品價格。政府也讓步,同意逐步把學前義務教育免費化。那個是好的部份」。

除了政府和企業決定讓步外,該次抗爭後,多黨體制的以色列又誕生了一個「與時俱進」的小黨:「擁抱未來黨」(Yesh Atid)。

最特別地,未來黨的「黨魁」不是一般政客,而是型男記者和電視節目主持人拉彼德(Yair Lapid)。他自詡為中產階級代言人。

他在2011年夏天的帳篷運動中,親身感受到中產階級的沮喪。因此,2012年春天,他毅然決然地辭去媒體工作,創立未來黨。

這個標榜中間派的「未來黨」竟然在今年異軍突起,躍升成以色列第2大黨,拉彼德一躍為政壇新星。

拉彼德把「未來黨」定義為代表以色列廣大中產階層的利益,主張調整以色列的施政重心,把更多的資源配置到內政問題上,如重視世俗教育、改革施政方式、增加住房補貼、懲治腐敗、強化法治,扶持小企業等。

內閣制的以色列,提供小黨從零到有,從有到第二大黨的空間。任何政黨都有生存和發展的機會。反觀實行半總統制的台灣呢?有無這樣的條件?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