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戰的烙印 兩岸戰俘62年後重聚首  

新頭殼newtalk | 莊豐嘉 台北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烈士寫的歷史被歌頌,但是戰俘的命運往往藏在歷史的陰影下,被遺忘甚至被羞辱。曾經在韓戰成為戰俘並志願遣返中國的張澤石,近日在中國發表新書《孤島-抗美援朝志願軍戰俘在台灣》,他今(19)天在台北的一場座談會中表示,戰爭就是一種罪惡,韓戰根本不應該發生,他希望以後再也不會有戰爭。

這場主題為「戰俘餘生---跌入戰爭裂縫的人」座談會,由中央研究院研究員張茂桂主持,現場來了超過50多位遣返回台灣的戰俘,反應之熱烈,讓主辦單位大感意外。當年被美軍俘虜的中共軍人,志願遣返回中國大陸的有7千多人,志願到台灣的有1萬4千多人。

當年志願遣返中國大陸的張澤石,在近二十年開始書寫韓戰日記,並走訪各地包括台灣訪問戰俘們。此次座談會即有遠從大陸來台的兩位戰俘書寫者,與台灣書寫者一起回憶戰俘往事。

故事回到1951年3月21日,張澤石回憶說,他帶了一些小學農隊員,趕了15天的路去參戰,也就是韓戰第五次戰役。到了五月下旬時被美軍包圍,最後彈盡援絕,只能「奮戰突圍,各自為戰」。「這個意思就是,上級把我們扔了,能跑就跑,跑不了自認倒楣。」他說。

「我沒有跑出去,就被美軍俘虜了。」今年83歲,在22歲參與韓戰的張澤石說,這61年的生活對我來講,是非常艱苦的。他因此被開除了共產黨黨籍和解放軍軍籍。

張澤石說,最主要兩個罪名,第一個就是他有武器卻不抵抗。「我帶著六位宣傳隊員,手拿著一顆手榴彈向弟兄說,你們快走吧,我不行了。」當他準備投出手榴彈時,只見坦克進來了,後面跟著是美軍;他叫弟兄趴下去,準備丟手榴彈,但士兵這時趕緊拉著他的手哀求說,「千萬不要仍,你這一扔,我們就都全得死。」的確,他一扔,美軍機關槍就會掃過來。看著這些還是小孩子的士兵,「我能讓他們就這樣犧牲嗎?」最後他沒有丟出那顆手榴彈,而是往山上跑,卻摔下來,被美軍俘虜。

第二個罪名,是「為敵服務」。張澤石表示,他是清華大學畢業的,他的老師是美國人,所以我的外語學得很好,只是沒想到有一天,他竟會跟老師的國家打起仗來。他被俘虜之後,美國人要跟俘虜溝通,於是他當了翻譯,他是為自己難友服務,卻被當作為敵服務。至今他儘管受了不公平的處份,但絕不後悔。

最糟糕的是,他說,後來才知道,我們這些被遣返回家鄉的七千戰俘,全部終生被「控制使用」,就是我們是從敵對陣營那邊投誠過來的,不可信的。每次運動,不僅工作困難,連婚姻也被拆散,各種運動都被打成右派,文化大革命時我們都是牛鬼蛇神、大叛徒。

他很高興的是,幸好當年志願遣返到台灣的戰俘,沒有回到自己的國家而不被信任。我後來到台灣探親,才知道當年難友,生活比我們好,裡面有的教師、律師或醫生,生活相當好,我為他們感到慶幸。

張澤石說,他後來反省,認為韓戰根本是不該打的一場戰爭。他希望以後永遠都不要再有戰爭,因為戰爭是罪惡的。

前中央社社長黃天才也出席了這場研討會,當年他以美軍翻譯官的身分參與了這場戰爭。他說,他只比張澤石高明一點,就是當年看到被俘擄的中國人,就領悟到這是一場不該打的戰爭。當時他聽一位被俘擄的中共軍人說,他們一整個隊伍多數人根本來不及走到38度線的戰場,就已經被美軍轟炸死了,只剩被俘擄的兩個人。他實在不敢相信,中共竟然會蠢到投入這場戰役。

黃天才也說,志願被遣送到台灣的戰俘,被稱為反共義士,一開始受到很好的待遇。但是過了幾年,他曾經在台北羅斯福路看到一位手背有殺朱拔毛刺字的反共義士,卻在街頭賣豆漿和燒餅油條,生活過得並不好。

黃天才說,當年國民黨撤退到台灣,退無可退,美國總統杜魯門竟然說從此不再管兩岸的事,因此他恨透了杜魯門。可是,後來韓戰爆發,杜魯門宣布派遣第七艦隊進駐台灣海峽,因此他還是必須要感謝杜魯門。

出生台灣,父親曾經是戰俘的陳朝勛,長期關注韓戰戰俘在台紀錄,在孤島這本書裡面的許多圖片,都是他這幾年所訪問拍攝而來。他表示,之所以做這些紀錄,初衷是為想了解他父親的心中在想什麼。

陳朝勛說,他父親後來在軍中總政戰部發展,但父親在家裡從來不多話,十分沉默。當時他對這樣的情形並不覺得如何,但是父親過世後,他開始接觸到韓戰的事情,才發現,他的父親一生中的經歷,似乎都是蜻蜓點水,沒有留下什麼。為了想了解他父親心中的世界,於是展開對韓戰的所有資料的蒐集之路。

這場座談會除了以韓戰為主題,主辦單位也邀請了長期關注兩岸老兵議題,現任 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總幹事莊盛晃,道出同樣也曾是戰俘的台籍老兵令人悲嘆的際遇。

這場座談是兩岸首度,由親身經歷過韓戰戰場的回憶者現場自述,及戰俘第二代來回首父輩的戰俘歲月。從戰俘營的真相到戰後反共義士和返國志願軍的下半生,以及戰爭在誰的身上留下烙印。

1950年6月25日爆發南北韓戰爭,1952年7月27日,朝鮮停戰協定簽字。戰俘方面,美軍與南韓軍隊被俘5萬人,其中美軍約9000多人。北朝鮮軍包括了韓戰初期潰敗的高達13萬人,志願軍戰俘則在2萬人左右,其中被俘最多的是第五次戰役,有1.7萬多人被俘,其中第60軍180師有5000多人被俘。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