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留守50人︰防止核能浩劫的最後希望

新頭殼newtalk | 鄭平 編譯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日本核災未受控制,50名到目前為止仍堅守在福島核電廠的工程師,成為了防止日本核能浩劫的最後一線希望。資料照片:達志影像/路透社   
日本核災未受控制,50名到目前為止仍堅守在福島核電廠的工程師,成為了防止日本核能浩劫的最後一線希望。資料照片:達志影像/路透社   

面對火災與輻射,50名到目前為止仍堅守在福島核電廠的工程師,成為了防止日本核能浩劫的最後一線希望。周三上午他們一度撤離,但幾個小時後又回到崗位。

在完全的黑暗中,他們頭戴呼吸器或者身背氧氣筒,拿著手電筒穿過迷宮一般的建築與設備,耳畔不斷響起氫氣與空氣接觸後爆炸的聲音。雖然他們都穿著白色的連體衣,戴著緊身頭罩,但這些衣物僅能提供不足的輻射防護。

據《紐約時報》報導,這50名無名英雄,一些人是自願留下,也有一些是被指派的,他們嘗試引導海水灌注到非常危險、已經暴露的核燃料上。這些核燃料一部分已經融化並釋放出輻射物,如果全部融化,將釋放出數千噸的輻射煙塵,危害到數百萬人的生命安全。而他們的工作,就是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目前,他們以每分鐘數百加侖的速度注入海水到已受損的1、2、3機組。他們被要求做出超乎尋常的犧牲。厚生勞動省周二宣布,將每一名工作人員容許曝曬的輻射量,從原本100毫西弗提升到250毫西弗,這大約是美國核電站規定工作人員所受到最大輻射的5倍。

據了解,大地震之後已有5名核電廠工作人員死亡,2人失蹤,22人不同程度受傷。

這些工人現在身處險境:由於輻射升級,東京電力公司已經于週二疏散了750名工作人員,這50人是最後的留守者,而普通電廠在有緊急情況發生時,只需要留下10-12人。

《紐約時報》根據一份最新聯合國研究報告指出,1986年,位於烏克蘭的車諾比核電廠發生爆炸,巨量的放射物質散發到空氣當中,許多志願者進入核電廠,對反應堆進行封閉處理。3個月之後,他們當中的28人死於過量輻射,至少19人死於皮膚灼傷導致的感染,106人患上了輻射病:嘔吐,拉肚子,噁心,免疫力下降,不少人飽受痛苦,多年後死於白血病或其他血液癌症。

東電公司和日本政府並沒有透露現在工程師們工作的核電廠內部有多少輻射量。核專家表示,內部輻射量很可能要比外部的高。

這些工程師正在努力修復供電系統以及其他在地震中受損的設備。在一些可能有嚴重輻射的區域,每一位工作人員可能只能工作幾分鐘,隨後交給下一位工作人員繼續,如此輪流,避免接觸到太多的輻射。

紐約時報引述聯合國研究作者之一的博伊斯(John Boice)博士的話說,當年車諾比的一些救援做法還是很值得日本方面學習的:蘇聯政府當時按各共和國大小比例,徵召大批工人,並且發展出一套制度來避免工人遭受輻射過度曝曬。這些工人被輪流派到受汙染地區工作,而且限定他們的工作時間(譯註︰每次40秒)。

總共他們派遣了60萬名工作人員去清理廢墟,並且蓋了一個大石棺(譯註︰以封掉受毀損污染的核電廠)。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