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辯論
《KANO》劇情與日文台詞 矮化台灣主體性?

劉桂蘭(新頭殼網站主編)

辯論日期:2014-03-04 08:47:08 ~ 2014-03-11 23:59:59

描寫台灣嘉農棒球隊闖進日本甲子園歷程的國片《KANO》,上映後好評不斷、票房亮眼,但有部分人士批評,該片過多的日文台詞與美化日本統治的劇情部分,意在傳達「媚日史觀」。對此,監製魏德聖認為,他都是以宏觀的角度來處理族群問題,從來沒有偏袒某個族群。

究竟,描述原民、日、漢人「三族共融」,以日語為主要台詞的棒球電影《KANO》,是否因此矮化台灣主體性?新頭殼特別開放線上辯論,歡迎網友與影迷前往投下您贊成或反對的一票,並留下您的意見交流。
YES
06%
94%
NO
正方:抗獨史陣線、淡江大學經濟系副教授林金源
1.《KANO》片中指出,原住民、漢人、日人組成的隊伍是三族共融的「黃金組合」,但事實上日籍人士是在西來庵事件血腥鎮壓台人後,開始改推「內地延長政策」,並在霧社事件後需要宣傳「理番」和諧成功,才讓日人與台灣漢人、原住民一起就學組織球隊。由此可知,KANO電影所述的「黃金組合」,只是當時日本殖民政策的「樣板」。

2.《KANO》劇中9成台詞以日語為主,主角也都是日籍演員主演的日本角色,且不以台灣球員作為主角,已經嚴重腐蝕台灣主體性,傳達媚日史觀,台灣藝文影視工作者應該要多多創作正確史觀的作品,政府也不應替《KANO》背書站台,維護台灣人的基本尊嚴。

3.片中頌揚八田與一督造的嘉南大圳,讓嘉南平原農民在灌溉時帶來便利,不過,嘉南大圳的啟用固然提升台米產量,但台米大量銷日支持日本工業化,台民卻吃番薯果腹,並非魏德聖口中的「美好的年代」。

4.嘉農棒隊區區10幾人的打球故事,成為魏德聖心中的熱血典範,但是乙未割台以來,數10萬台灣人不顧生命保家衛國,被日軍殘殺的故事,卻被冰冷棄置。乙未割台之前,台灣曾是中國最進步省份,也走過「最漂亮的年代」。是列強的侵略,打斷了中國人在台灣的現代化步調,瓦解了台人的民族意識。
反方:《KANO》監製魏德聖、影評人膝關節、部分網友
1.從《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到《KANO》,魏德聖在拍攝族群問題上,從沒特別替誰說過話,都是用宏觀的角度去理解時代下不同族群發生衝突的原因和問題,試圖拍出日本人、漢人、原住民的三方通話,藉由電影,傳達「族群和解」的精神,從來不會去偏袒某一族群。

2.電影想傳達的就是台灣人的韌性。從過去到現在,台灣國際地位就像孤兒一樣無助,但因為台灣人有韌性,「雖然我們不是世界第一,卻是最難纏的對手。」《KANO》片中,嘉農棒球隊赴日本參加甲子園大會,抱回亞軍的真實故事,就是在表現台灣人在逆境中永不放棄的精神,並不是「媚日」。

3.《賽德克巴萊》採用賽德克語作為主要台詞,受到了不少好評,但《KANO》採用大量日語台詞,卻被許多人責問是賣台。事實上,該片設定在1931年日據時代,場景多在學校球隊,加上教練是日本人,所以說日語,如果是街道上,漢人跟漢人對話就說台語,語言使用上有經過嚴謹考據,並無問題。

4.《KANO》的重點在於追尋台灣棒壇最早的一個傳奇起點,台灣棒球的起源並不是一般人熟知的紅葉少棒隊或金龍少棒隊,而是嘉農前進甲子園的這般艱辛歷程,但對大眾而言卻是如此地陌生,這也是魏德聖與馬志翔對這個作品投入熱情的一個初衷。
網友意見
目前該分類沒有任何留言。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