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澳洲大選分析:「反中牌」失靈!? 澳保守黨丟政權
8,347 次瀏覽

澳洲政壇變天!勞工黨政壇老手突破重圍​

2022年5月21日,澳洲聯邦大選登場,經過數小時投票、點票過程,目前已確定勞工黨(Labor Party)黨魁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取代現任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出任澳洲第31任總理。艾班尼斯的當選,除終結過去10年澳洲政壇由保守派主導的政府外,也是勞工黨自2013年連續輸掉3場大選以來的首度重返執政。​

這次當選,使艾班尼斯成為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第四位成澳洲總理的勞工黨黨魁。不過,《澳洲金融評論》(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分析,艾班尼斯雖是二戰後第四位成為總理的勞工黨領袖,但他與先前三位勞工黨先驅不同,他既沒有魅力和個人吸引力,也沒像前幾位「前輩們」贏得大選的政策內容(policy agenda)。​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5月21日分析提到,艾班尼斯的勝選是因為澳洲選民厭惡現任的保守派總理,並非全心支持艾班尼斯的領導能力。報導提到,相較於莫里森,艾班尼斯走的是漸進式改革路線,他要「更新」(renewal)而非「革命」(revolution)。他承諾提高最低工資,並為醫療保健、療養院和兒童保育提供更多支持。​

不過,勞工黨究竟是否能在總席數151席的澳洲眾議院中取得過半數席次(76席),仍要看最後開票結果。據澳洲媒體《ABC News》5月23日最新的報導指出,目前勞工黨已取得73席次,大幅領先莫里森所屬「自由黨/國家黨聯盟」(Liberal-National Party coalition)的54席。若最後勞工黨在眾議院取得76席以上,那勞工黨將能作為執政黨單獨執政。若未過半,勞工黨則能輕鬆聯合其他小黨,組成超過76席的聯合政府。目前151席的眾議院議員已開出139席。​

《紐約時報》進一步分析,此次選舉的結果反映澳洲國內對現狀的廣泛不滿情緒,不少選民投票支持執政黨以外的候選人。他們不僅給勞工黨明顯的勝利,更支持反對政治現狀的小黨派和獨立候選人。其中,基層選民對採取更多行動應對氣候變遷、加強政府問責的候選人的支持,更加高漲。​

除了獨立候選人獲勝外,包括左翼的綠黨及右翼的澳洲聯合黨等小黨派,在這次大選也取得席次,可見得主要政黨正逐漸遠離主導地位。澳洲國立大學政治學教授雪帕德(Jill Sheppard)表示,這顯示選民向主要政黨傳達他們的支持是無法保證的訊息。雪帕德也稱:「這真是一個巨大的轉變(massive shift),而我們還未真正意識到這一點。」​

莫里森的敗選,並非讓人意外。投票前,多家澳洲媒體的民調都顯示勞工黨支持度,優於自由黨/國家黨聯盟。不過,由於澳洲「特殊的」投票機制,使外界對澳洲民調都只能持保留態度。再者,過去大選的民調時常與最後的結果有所出入。舉例來說,莫里森2019年的選情在投票前也不被看好,但最後卻奇蹟般的脫穎而出。​

在深入探討和分析這次莫里森敗選的原因之前,《霧谷晶策》先帶讀者了解新任總理艾班尼斯究竟是何方神聖?​

勞工黨出身的艾班尼斯可說是不折不扣的左派、自由派政治人物。《BBC》指出,艾班尼斯支持公共醫療、同性平權、氣候變遷等議題。《BBC》稱艾班尼斯為「勞工黨內左派的領導人物」。而艾班尼斯也是相當資深的政治人物,2007年至2010年時,他曾擔任區域發展和地方政府部長。隨後至2013年,他也擔任基礎建設和運輸部長。​

2013年時,他曾短暫擔任過幾個月的勞工黨副主席,並且擔任幾個月的澳洲副總理。不過,隨著2013年勞工黨在大選中失利,他也從副總理一職退下。在卸下副總理職位後,他雖然一度在角逐勞工黨黨魁上敗給議員蕭頓(Bill Shorten),但因蕭頓兩次在大選上失利後,艾班尼斯在2019年順利當上勞工黨黨魁。這3年時間,艾班尼斯也不負眾望,在這次大選中帶領勞工黨擊敗自由國家黨聯盟,成為澳洲總理。​

即便還未確定是否能在眾議院取得多數席次,艾班尼斯今日已與另外四名內閣成員宣誓就職。《BBC》5月23日報導,艾班尼斯今日宣誓成為第31屆澳洲總理、黃英賢(Penny Wong)出任外交部長、邁爾斯(Richard Marles)為副總理和就業部長、查莫斯(Jim Chalmers)為財政部長和蓋萊格(Katy Gallagher)則擔任司法部長和金融部長。​

《BBC》:Anthony Albanese: Australia's new PM sworn in ahead of Quad meeting​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61540739 ​

《ABC News》:Federal election 2022 updates: Coalition's support of Clive Palmer affected WA vote, Michaelia Cash says​
https://www.abc.net.au/news/2022-05-22/federal-election-live-blog-labor-government-liberal-party/101088846 ​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Australia’s New Leader Faces Peril of Winning as ‘Not the Other Guy’​
https://www.nytimes.com/2022/05/21/world/australia/anthony-albanese-australia-election.html ​

「反中牌」失效?艾班尼斯主打「餐桌經濟」贏得選民信任​

此次大選,兩陣營選前聚焦在經濟、國安和氣候變遷三大議題。​

《澳洲金融評論》指出,選舉期間莫里森主打自由黨/國家黨聯盟在經濟管理(economic management)和國家安全(national security)的優勢。後者國家安全在俄烏戰爭和中國問題的幫助下,讓這項議題受到關心。不過,《澳洲金融評論》認為,上述兩項議題帶給莫里森在選情上的幫助,不如2001年911恐怖攻擊事件帶給時任總理候選人霍華德(John Howard)選情上的助力。此外,當中國與索羅門群島在今(2022)年5月初簽訂安全協定時,更讓莫里森政府的國家安全政策可信度受到質疑。​

這次最受矚目且影響選舉最大的是經濟議題。《澳洲金融評論》報導,這次在經濟議題上的辯論相當複雜。《澳洲金融評論》援引2019年和2022年的民調做比較,今年選民比以往更擔憂生活花費(costs of living)的議題。相較於2019年民眾較信任自由黨/國家黨聯盟能應對這問題,今年的民調指出,民眾更信任勞工黨能妥善處理問題。而這也顯示,民眾在他們最擔心的經濟問題上,信任勞工黨更甚於自由黨和國家黨聯盟。​

《澳洲金融評論》提到,選前兩天,莫里森政府選公布48年以來最低的失業率(3.9%),同時勞工黨卻公布一份造成嚴重財政赤字的國家預算,比莫里森政府公布的預算多了高達84億美元。​

莫里森在選前曾說:「自由黨和國家黨人才足以帶領澳洲,走過自經濟大蕭條後最嚴重的經濟危機,你(指選民)要選我們創造的最低失業率,還是連失業率都無法告訴你的艾班尼斯,他甚至還有更高的財政赤字,而且將帶給你更高稅收的政府借貸。」​


另一方面,勞工黨在選舉期間則批評薪資成長凍結、生活花費提高、通貨膨脹和更高的利息。《澳洲金融評論》分析,勞工黨這次在經濟議題的選舉策略,與2007年羅德擊敗霍華德政府如出一徹。當年羅德的選舉策略師格特瑞爾(Tim Gartrell),正好是現在艾班尼斯的幕僚長。2007年時,羅德當時就利用專注在「餐桌經濟」(kitchen table economic)的選舉策略,對抗霍華德當時所說的:「工作家庭(working families)在澳洲從來沒這麼好過。」《澳洲金融評論》引述一位勞工黨的成員說,此時高漲的通貨膨脹和利率,更助長這個策略的成功。​

更重要的是,一週前公布高達5.1%的通膨指數,以及澳洲央行決定提高利率的消息對勞工黨更是關鍵。這更使勞工黨在經濟政策上的選舉策略,執行得比2007年要來得簡單許多。2007年時,雖然當時利率和失業率低,但卻有持續性且良好的薪資成長。然而,這次的澳洲選舉,莫里森政府雖拿出低失業率的成績單,但在薪資成長上的停滯,備受艾班尼斯陣營的抨擊。​

除了經濟和國安議題外,這次氣候變遷議題也是重中之重,近幾年澳洲受氣候變遷影響重大,澳洲幾個大州或多或少都受氣候變遷的影響。舉例來說,近年森林大火和水災在澳洲盛行,影響不少澳洲居民的生活。這次保守派的莫里森之所以敗選,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多數澳洲選民認為,他在氣候變遷上的承諾,不如自由派的艾班尼斯。選民認為,艾班尼斯會更積極應對氣候變遷。​

這次氣候政策在選舉扮演的角色之重,《衛報》(The Guadrdian)甚至讓這次選舉被稱為「眾多人引頸期盼的氣候選舉」(climate election Australians have long been told was coming)。​

有許多在氣候政策上相對前衛的獨立參選人和綠黨(Greens)參選人,獲得比以往更多的席次,顯示澳洲選民比以往更在乎氣候變遷。《衛報》(The Guadrdian)引述澳洲保護基金會(Australian Convervation Foundation)3月做的民調,多數澳洲選民認為長期對抗氣候變遷,所帶來的經濟效益會超過花費。同時,席次增加也意味著這些積極對抗氣候變遷的政治人物,在眾議院裡的影響力會比以往還大。​

這些增加的席次,許多是從保守派自由黨和國家黨聯盟的席次奪得的,這也成為莫里森所屬陣營敗選的原因之一。畢竟,當席次被這些獨立和綠黨的參選人奪走,更難以贏過來勢洶洶的勞工黨。而勞工黨獲得眾議院近半數的席次,再加上獨立和綠黨零星的席次,很有可能未來勞工黨在主導較左派的氣候政策上,能輕鬆通過。未來幾年,澳洲的氣候變遷政策將會有極大的轉變。英國《衛報》也稱這次大選,是澳洲氣候政策的轉捩點(turning points)。​

《衛報》(The Guadrdian):This election marked a turning point on climate – but what will it mean for Australia?​
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22/may/23/the-election-revealed-a-shift-in-climate-sentiment-but-what-will-it-mean-for-policy ​

《澳洲金融評論》(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It’s the economy stupid, and that’s why Labor might win​
https://www.afr.com/politics/federal/it-s-the-economy-stupid-and-that-s-why-labor-might-win-20220519-p5ams8 ​

澳洲外交政策偏移!親美方向不變,對中或將相對溫和​

艾班尼斯的當選,意味著澳洲外交政策可能會產生變化。在美澳關係上,艾班尼斯應會延續大部分莫里森政府的政策路線,透過四方安全對話(Quad)、澳英美三方安全聯盟(AUKUS)為核心,持續深化與美國在印太地區的合作。選舉期間,艾班尼斯就表示他會大力支持Quad和AUKUS的發展。​

另外,美澳雙邊將在科技、經貿、氣候變遷的合作持續深化,協同紐西蘭與太平洋島國深化關係。不過,艾班尼斯與莫里森最大不同,是勞工黨出身的他,未來對美國在外交政策上的要求,恐怕不會如莫里森一般對美國的要求唯命是從。因此,美國在美澳合作步調上,會因艾班尼斯的上任重新評估和調整。​

在中澳關係上,2020年4月澳洲向世界衛生組織(WHO)要求針對中國進行新冠溯源的獨立調查後,雙邊關係一落千丈,跌到近10年的低點。其中除了中澳貿易戰外,雙方在外交上的意見分歧和衝突,更是不勝枚舉。再者,近期中國和位於澳洲東北方的索羅門群島簽署安全協議,讓澳洲對中國力量部署的擔憂加劇,不利中澳關係的修補。​

從過去歷史來看,勞工黨普遍被認為在對中政策上是溫和的鴿派。不過現今局勢下,由於美中競爭、美澳關係密切合作、澳洲國內高漲的反中民意,以及中國崛起帶來的擔憂,勞工黨短期內會延續莫里森政府對中強硬的態度,並與美國和其盟友密切合作,對抗中國崛起。選舉期間,從艾巴尼斯的發言中,也能看出他對中態度不會軟弱。《彭博社》(Bloomberg)引述艾巴尼斯5月8日在大選辯論中說:「中國共產黨已經變了,它變得更加激進,因此我們一定要對此回應。」他在5月22日發表勝選感言時還說:「對中國的戰略競爭問題上,勞工黨政策將與莫里森政府完全一致。」​

《彭博社》也提到,勞工黨黨內有較溫和派的聲音,呼籲澳洲與最大的貿易夥伴中國,在像是氣候變遷的議題上展開對話。但是,就過去歷史來看,艾巴尼斯政府在對中態度上會比莫里森政府溫和,在政策面上也會較有彈性,但若期待惡劣的澳中關係能在短期內改善,是不切實際的。​

除了對美、對中外,艾班尼斯政府也將擴大和深化與太平洋島國,以及東南亞國家間的關係。選舉期間,艾班尼斯曾多次強調與太平洋島國、東南亞國家深化關係的重要性。在東協國家中,艾班尼斯特別強調與印尼合作的優先性,他認為印尼是他外交政策上的優先順序。另外,才剛宣誓上任的總理艾班尼斯和外長黃英賢,將作為澳洲代表前往日本東京參與四方安全對話領袖峰會,並與美、日、印三方分別舉行雙邊會談。​

《BBC》:Anthony Albanese: Australia's new PM sworn in ahead of Quad meeting​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ustralia-61546470 ​

《彭博社》(Bloomberg):What Australia’s Next Prime Minister Says About China, Climate Change and Inflation​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2-05-22/what-australia-s-next-prime-minister-says-on-china-and-inflation ​

《霧谷晶策》認為自由黨與國家黨聯盟無法妥善處理經濟、通膨、氣候變遷等選民主要關切的議題,造成民心相背與琵琶別抱。內閣制的澳洲,再度實現久違的政權輪替,其實是正常的民主制度循環。民眾最關心的經濟相關議題要是無法得到滿足,選民即會以選票表達替換的心聲,而非被特定政黨的意識形態所綁架。沒有獲得選民青睞的自由黨與國家黨聯盟,也只能拆夥成了在野黨。​

《霧谷晶策》觀察「反中牌」在澳洲大選不如想像中好用,原因在於中國威脅再怎麼可怕,也比不上澳洲國內目前遭遇的經濟、通膨、高利率問題可怕。加上主打「反中大旗」的莫里森政府,並未因反中而處理好自家門口索羅門群島、吉里巴斯等國與中國發展安全合作事宜,反倒讓自由黨與國家黨聯盟,失去最有利的籌碼。這點也值得今年將適逢期中選舉的美國拜登政府借鏡。​

《霧谷晶策》分析未來澳洲與美國的關係,應不至於有太大幅度的變動,尤其兩國已有更進一步的四方安全對話與澳英美三國軍事同盟的深度盟邦關係。不過,如果澳洲勞工黨政府想藉由與中國經濟合作,扭轉目前澳洲國內經濟發展的不利因素,那雖不至於親中,卻不得不與中國加強合作。中澳關係雖回不去蜜月期,但澳洲或許會多給中國一些面子,才能在經貿、氣候變遷等議題合作。​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Newtalk新聞立場。)


話題討論

網友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