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師的憂慮!不再延後開學? 高中以下應全面線上開課

新冠肺炎疫情日益嚴峻,國內已有22例確診、其中1例死亡,而這波疫情所出現的無症狀傳播,更為控制疫情擴散增添難度。高中以下學校因應疫情,延後至225日開學,有公衛學者認為如果疫情仍處於圍堵期就應延後開學。對此,疫情指揮中心則表示「不會再延後」,但是我們的學校系統有能力阻絕疫情嗎?

基於在教學現場的觀察,開學確實令人感到疑慮,筆者個人有六個班級的學生,不包含上課途中遇到的學生和同事,基本上一天至少接觸230人。狹窄的教室空間,擠滿了近40位學生,而回家後,師生會接觸到親人和朋友,其「高觸及率」難以估量。特別是家中有孩子的師長,更是暴露在極大風險之中。

開學,勢必是一場戰爭。從搭乘大眾運輸、進食、上廁所、使用滑鼠,與同學整天共處於同一空間,習慣群體行動、又愛相互碰觸的孩子們,以及必須和學生互動的師長們,該如何從這次疫情脫險?面對資訊不完整的疫情,如果未改變現狀,僅增加防疫措施,真能阻絕問題嗎?不過,若持續延後開學,恐影響學生受教權及升大學考生的權益,因此筆者建議照常開學,但應實施全面線上授課

以企業部門的做法為借鏡,因應疫情,企業通常會落實「企業營運持續計畫」(Business Continuity PlanBCP)」,致力於降低公司內部群聚感染的可能性,例如:分批辦公、在家遠距辦公、視訊會議等方式。因為「科技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而BCP要能成功,就必須用最糟的情境設想因應之道。

我們確實可以設想:「一所學校只要有一位學生或老師確診,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劇烈變化?」除了健康及生命危險,也可能導致親師生的信任危機,更後端則是一所學校依法被公諸於世的連帶影響。最不願見到的便是去追究:誰來扛下責任?與其置師生於巨大風險的情境,我們或許可以參考其他作法。

筆者觀察中國各大學及中小學因應疫情,包含北京大學、廈門大學等校皆禁止學生返校,並以線上直播或錄製影片的方式開課,遠距平台的科技業者在近期更創下流量的史上新高。線上教學課程雖少了實體教學的溫度,但也確實能有效防堵疫情。

那我們做得到嗎?國內學校及部分老師基於「停課不停學」錄製教學影片於線上播放,讓學生在家自主學習;國內也有豐富的線上學習平台,包括台北市酷課雲、均一教育平台等。為了因應疫情,台北市已在二月中開設「免教室、免黑板、全國教師酷課雲線上授課」研習,可知線上授課的技術可行但未被廣泛運用,以至於教學現場避而遠之。若中央及地方機關能有效整合資源,推動「全面遠距教學」、「線上開課」,不僅能控制疫情,更能推動新一波的數位學習浪潮。

如果說,目前醫護人員和第一線防疫人員是目前最苦、最具風險的一群,那麼高中以下的師生們在下一階段將加入這個行列。期盼當局能意識到問題發生時的「最糟情境」,並積極設想因應之道。

延伸閱讀: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