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8

侯友宜請回答!「鄭南榕事件」的未完待續…

促轉會風波燒不停,引發連鎖效應,如同全聯廣告引發年輕世代對陳文成的好奇,一片論戰中也有人提出疑惑:「為何侯友宜被視為轉型正義惡劣例子?」這與侯友宜向來「警政英雄」形象大相逕庭,也讓人好奇,在「那個年代」的侯友宜究竟做了什麼事?

侯友宜、鄭南榕、轉型正義,這三個詞是近日熱門關鍵字,回顧1989年4月7日,《自由時代》創辦人鄭南榕因追求自由民主,遭政府構陷叛亂罪,為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自囚於雜誌社內,抵抗警方拘捕,而7日清晨警方強勢攻堅,鄭南榕不惜自焚捍衛其主張價值,前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當年時任中山分局刑事組長,正是當天攻堅行動的現場指揮官。

在台灣擺脫威權、邁向民主的道路上,鄭南榕成為捍衛言論自由先驅,但這段經歷的詳細過程,卻不是那麼多人所熟知,面對眾人質疑,侯友宜僅以「不完美的救援」將拘捕攻堅美化為救援,等同於在家屬傷口狠狠劃上一刀,鄭南榕遺孀葉菊蘭曾感嘆:「家屬要的是事實,侯友宜說法是二度傷害!」

政治影像工作者邱萬興當年是首位抵達現場的記者,他曾回顧,當時親眼所見民權東路巷子兩邊佈滿鎮暴部隊,並無救護車、消防隊,何來救援一說?他直言「侯是來殺人,不是來救人」,直接戳破侯友宜「救援說」謊言,邱萬興也提及,不僅鄭南榕事件,侯友宜曾率霹靂小組逮捕前往祭拜鄭南榕的異議人士,更朝車內的盧修一噴催淚瓦斯、辣椒水,種種暴行皆被記錄。

筆者感到相當訝異的是,若非此次促轉會事件,年輕一輩對於這段歷史和侯友宜的關聯性可說是相當陌生,如果以這幾起事件而言,侯友宜的確符合轉型正義的對象,如同漢娜鄂蘭對納粹軍官的描述「平庸的邪惡」,而這正是轉型正義、還原歷史的重要環節。

促轉會副主委以選舉考量針對侯友宜當然不可取,辭職下台為其出格言行負責也只是剛好而已,但這與侯友宜該面對歷史、釐清真相的「應為」並不違背,可惜當媒體詢問鄭南榕事件始末,侯友宜除了避談更曾以「轉型正義不該鬥爭」回覆,完全迴避其所應承擔責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