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4

給北一女學妹的信─凱道上的成年禮

人民作主基金會為要求執政黨落實補正公投法承諾,12月8-10日連續三天,發起總統府靜站活動。8日星期五第一天的活動,在第二趟繞完總統府靜站凱道時,剛好遇到北一女的學妹們下課了。不經意間,好像看到有兩三個學妹對人民作主的隊伍豎起了拇指頭。

讀高中那三年,剛好遇到台灣活躍變化的時期:蔣經國去世,綠色制服袖子別著麻紗,被迫帶孝好幾天;五二O農運,學校廣播放學後不要去台北車站;六四天安門,被動員去孫逸仙紀念館參加活動;野百合學運,已是應留在學校念書備考的高三生,還是和幾個同學趁黑溜去中正廟看熱鬧….. 比起發生在學校附近大大小小的社會運動,校內的生活,顯得蒼白。周會時,站在高高司令台的訓導主任還特地公開說,因為老師沒教好,所以才有學姊在學校外面發傳單、這樣會帶壞學妹;有同學提議要改制服,被指責破壞傳統;同學和他校男同學在火車上"狀似親密",被投書到學校後記過;訓導主任或教官每天站在校門口,一個個檢查進校門同學的襪子、圍巾、套頭毛衣的顏色是不是綠色或白色;拒絕推薦同學加入國民黨,並在課餘時間討論時事、鼓勵學生獨立思考的菜鳥導師,升高三那一年被撤換導師職,只能作為級任老師繼續教我們地理......我的(校內)高中生活就在幾乎是密不透風的身體言行檢查作為日常慣例中度過。
現在還會這樣嗎?看著你們走過總統府前廣場的身影,現在外套已經可以選灰色了(還有帽子~),運動鞋、襪子顏色也是琳瑯滿目。看起來,制服的規範是寬鬆了些。那對於走到總統府前面的人民作主這樣的活動呢?如果學校知道了,會再像我是小高一時一樣,聽到訓導主任責怪我們在帶壞學妹們嗎?
學妹們,你可知道,二十幾年前,除了一些憲兵稀稀鬆鬆排一排當作人牆外,總統府的廣場是開放的。我曾和幾個比較調皮的童軍團夥伴們,五人一橫排走過總統府的廣場,還有點故意的越走越斜,看起來就像要走進總統府似的,還是有人來趕才笑著一哄而散。現在的總統府,好像每一任總統都很沒安全感,用越來越多的鐵鍊、障礙物來把自己關起來,只留個小通道給行人走。
二十幾年了,已經又有多少事件在學校周圍發生了?你曾經對校內/校外這樣的落差產生好奇心嗎?你也會像我當年一樣對這一切充滿疑惑嗎?希望你們能知道,北一女這所學校的地點真是超棒的。在沉悶的高中三年(還好我參加了童軍團,應該沒那麼慘綠),在課業社團之外,只要出了校門,就有機會隨時看到、感受到台灣為追求民主、保護民主的躁動。校門外的各式社會活動,是最棒的公民課,也是最好的成年禮。

林玲君/人民作主教育基金會志工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