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找回十一年前的民進黨黨魂

楊偉中  2009.6.11

作為一個在總統選舉中大敗,失去政權,在國會內席次不足四分之一的政黨,民進黨在兩岸問題上還有什麼發言權?它的兩岸政策還值得關心嗎?這可能是一些民眾心中的疑問。

作為在野黨,即使有具體的兩岸政策,不是本來就無法推動?作為反對黨,不是只要強力批評執政黨的錯誤與失誤就好了?面對接連的潰敗與打擊,現在的首要任務不該是重新凝聚支持者?討論中國政策,不是徒增紛擾又無實際意義?這些也可能是一些民進黨人的想法。

然而,問題恐怕沒有如此簡單。

從兩岸大局來看,現在兩岸關係似乎往平穩方向發展,但是沒有穩定的台灣政局,就不會有穩定的兩岸關係,民進黨往何處去,其實牽動著兩岸關係的未來。更進一步來說,為了讓局勢發展的走向對自己有利,國民黨也好、共產黨也好,都會運用各種方式向民進黨施加壓力,要被動回應,還是主動因應,民進黨必需做出正確選擇。

從台灣利益來看,國民黨的「接受九二共識」、「加速形成兩岸經濟共同體」、「外交休兵」、「經貿與和平優先,民主與人權議題擱置」等等,代表的是台灣國家發展的「一種」戰略與戰術。台灣是不是只有這條道路可以選擇,這是不是對人民最有利的選擇,需要實踐證明,更需要社會理性、民主的辯論。一年下來,民進黨對國民黨戰略的強力反對,社會清楚聽到了,對於民進黨有沒有更高明的辦法,多數人存疑,甚至只記得阿扁執政後期的冒進台獨和烽火外交。民進黨如果真為了捍衛台灣利益,就該把自己的戰略戰術想清楚,也說個清楚。

從一黨私利來看,民進黨現在的作為或許可以鞏固一部份、最堅定的支持者,不過要重新奪回政權,怎麼算都是難如登天。綠營在全國性大選中,於二OO四年達到了得票過半的最高峰,之後基本上是一路下滑。更該讓民進黨人憂心的是,一年來國民黨或馬英九政府的支持度走低,民進黨的支持度卻沒有回升。其中原因很多,但民進黨在兩岸問題上走向極端是重要關鍵。調查數據也顯示,年輕一代既有著濃厚的台灣主體意識,也贊成兩岸正常的交流往來。民進黨是要當個停留在「過去式」的政黨,還是要展現「未來性」,難道真的這麼難做出判斷?

蔡英文說,台灣面對民主危機,更面對生存危機。我們卻不得不說,從現況來看,面臨更大生存的危機正是民進黨。而一個兵敗如山倒、一個走向極端化的民進黨,又豈是台灣之福?

蔡英文說,面對暴衝的國民黨,民進黨只好犧牲自己把國民黨拉回軌道。我們卻不得不問,即便如此,民進黨的犧牲伊於胡底?而民進黨的犧牲又真的把國民黨拉回來了嗎?

蔡英文說,民進黨的兩岸政策向來是穩健開放,媒體與評論者應該要持論公正。我們卻不得不指出,向社會清楚闡釋理念的責任主要在政黨的領導層,而一個政黨的理性聲音,竟被部份黨員和外圍社團的極端聲浪所掩蓋,卻無力澄清,也無法處理,只能說這是領導者的無能。

如今,部分媒體或社會輿論主要在三個不同層次上批評民進黨的兩岸政策。一是認為民進黨無視中國崛起的事實,排斥與中國的交流接觸。一是認為民進黨應該在經貿議題上應該正視兩岸經貿日趨密切的事實,改採積極開放的立場,甚至應該支持國民黨所提的ECFA。三是在政治上認為民進黨應該放棄台獨立場,至少要接受九二共識。

這三個不同層次的批評與要求,往往參雜著個人理念、偏見和政治與經濟利益等因素,民進黨本來大可以清楚、有利、有理的分別回應,或是進行自我調整,或是清楚闡明立場、澄清誤解。不過,如今的民進黨,卻給人一種全面說「不」的印象,這種作法祇是使得自己所承受的壓力倍增,使自己居於更不利的地位。

現在民進黨內又有多人重提要進行中國政策大辯論,讓人無法不回想起一九九八年許信良時代的中國政策辯論。十一年前,開誠佈公、縝密規劃、充分準備、理性辯論的民進黨,是個令人懷念的民進黨,也向社會展現了一個自信、有活力的民主政黨。十一年後,民進黨成為一個越來越失去理想性、改革動力衰落、派系鬥爭惡質化的閉鎖政黨。十一年前坐在聽眾席上聆聽辯論的國民黨政府重要幕僚蔡英文,現在成了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有辦法找回民進黨失去的黨魂嗎,我們認真瞧著吧。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