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星際效應——不要靜靜走入長夜
42,650 次瀏覽
 
星際效應——不要靜靜走入長夜
 
 
談電影「星際效應」似乎炫又有深度,一些偉大的物理學名詞突然就在街坊間散步起來,一個轉彎,蟲洞跟你做鬼臉,眼睛往右一瞟,黑洞打了好大的哈欠,晃神一下,就進入五維空間!
 
電影將專業知識戲劇化,提供了一個令人好奇的問號,雖然結尾不緊湊。影片中,英國詩人狄倫.湯馬斯(Dylan Thomas)的詩〈不要靜靜走入長夜〉,像星光,清亮在宇宙的夜黑;像靈光,激勵著瀕臨絕境的科學家,亮起美學的安慰。一位科學家念念不忘這首詩,就好像北極思念著赤道一般,電影因有這首詩而更加耐人尋味。
 
那我們就來談談這首詩,詩是這樣:
 
不要靜靜走入長夜,
縱然遲暮老人也該血脈賁張、怒吼;
忿怒吧,忿怒抗拒垂死的光。
 
雖然智者臨終時知道黑暗是必然,
就因他們說的話並未擦出雷電,他們
不會靜靜走入長夜。
 
善人,於末浪潮旁,呼喊其脆弱的行動,
在綠色海灣的翩舞,原該何等燦爛,
忿怒吧,忿怒抗拒垂死的光。
 
狂人,捉住且歌詠飛行的太陽,
太遲發現,竟是為行旅的它哀歌,他們
不會靜靜走入長夜。
 
死者,臨終前,視茫茫所見皆昏暗,
而盲眼依舊能像流星閃耀、歡亮,
忿怒吧,忿怒抗拒垂死的光。
 
而您,我的父親,在哀傷之頂,
咒我、佑我,以猛烈的淚水,我祈禱。
不要靜靜走入長夜。
忿怒吧,忿怒抗拒垂死的光。
                                           (董恒秀 譯)
 
電影裡面對人類即將滅絕的科學家,就像這首詩的詩中人面對臨終的父親,悲慟地要他父親做最後的一搏,不要無聲無息地進入長夜。詩名,也是詩的第一行:“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影片中譯為:「不要溫順地進入那良夜」,譯得好。既然譯得好,我為何不沿用?
 
這主要是考量詩的語氣(tone)。詩中人語帶悲慟激烈地要他父親奮力反抗死神的索命,不要乖乖就擒,因此不帶有平和、捨離的意味。至於將“Good Night”譯為「長夜」,更吻合詩中所指的死亡世界,不含一絲浪漫意涵。同理,影片裡人類即將滅亡,為死神所統治,這是非常可怕、一點也不浪漫的事。
 
另外,根據Prof. Lytle告訴我的,英文的“gentle”在這裡是指“quietly”,所以“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這行詩以散文方式表達是這樣:Do not die quietly, do not die without a struggle, do not die without a fight"。因此就譯為:「不要靜靜走入長夜」。
 
當然就面對至親臨終的態度而言,詩中主述者這樣又哭又喊的,對臨終者是很大的干擾,同時也因為這樣不放手、不接受確定的事實,一味地要親人反抗而顯得自私,甚至無知。不過,許多人欣賞這種反抗的態度,影片採用這首詩,也是基於其抗命態度。而我個人是喜歡這首詩的形式,也就是其藝術表現。
 
這首詩的形式叫villanelle(十九行二韻體詩),由前五節,每節三行,最後一節四行所組成,整首詩只用兩個尾韻(end rhyme),在這首詩裡是:〔ai〕與〔e〕。就節與行來看,第一節的第一行重復出現在第二節、第四節的最後一行,最後一節倒數第二行,在這首詩裡即是: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而第一節最後一行重復出現在第五節與最後一節的尾行,在這首詩裡即是: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請看原詩: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e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meteors and be g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 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將二、四兩節裡的“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譯為「不會靜靜走入長夜」,而不是「不要靜靜走入長夜」,乃因為它在這裡是作為動詞片語,主詞是they。至於第一節與最後一節則是祈使語氣,主詞是the speaker’s father(主述者的父親)。
 
第五節的“Grave men”譯為「死者」,依據的是《羅密歐與茱麗葉》第三幕第一景裡,馬庫修與提巴特格鬥,受到致命一擊後對羅密歐說:“Ask for me tomorrow, and you shall find me a grave man.”(明天你來找我,會發現我是死人一個)
 
Villanelle是一種強調疊句(refrain)的詩體,其如歌謠般反覆一個主題,並在重述裡隱藏精微的變化與變奏,達到縈繞不去如幽靈的效果,很適合難解的謎與問題這類的主題。
 
「星際效應」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在這部電影裡展現極大的企圖心,不僅探討物理學裡艱深的蟲洞、黑洞與五維空間等等,還巧妙運用詩歌。〈不要靜靜走入長夜〉這首詩的內容,既扣合由米高.肯恩所飾演布蘭德博士的心境,其形式,那縈繞不去如幽靈的效果,亦加強了反覆求解而不得解的困境,同時呼應宇宙探索如解謎般縈繞人心的電影主題。
 
詩與電影,想想看「星際效應」若沒有這首詩,瀚瀚宇宙如此冰冷,這部長片是否充滿太多理性的追尋而意味不夠?有了詩的神秘跳躍,與生死交激的光芒,使這部電影具象而神秘,結尾顯然巧合刻意些也可不那麼計較了。狄倫.湯馬斯早歿(1914—1953),對映宇宙的漫漫長夜,詩更是一種溫暖與清明,照亮我們短暫裡永恆的沈思情懷,與不斷叩亮的宇宙片影的發現⋯
 
 
照片:董恒秀攝
 
注:這首詩困難部分的理解,得感謝Prof. Lytle的幫忙。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Newtalk新聞立場。)


話題討論

網友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