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800

Tiki雞尾酒風格的「Asia 49酒廊」
ROY

  
圖說:bar上的老式英文打字機添增時空交織的樂趣         圖說:年未及30但已有十餘年調酒經驗的Hank

我對「Asia 49亞洲料理及酒廊」的第一個印象是它Bar台上那部老舊的英文打字機,以及最少有14張高腳座椅的大U字型Bar。在台北,除了美式餐廳或屬於國際集團的酒店(不是自稱的國際酒店),Bar從未得到本國經營者的重視,以及本地消費者的「習慣」;尤其是,來台的「老外」商務客人已不如1970至1990年代的活絡,地處新北市板橋、新開幕的「Asia 49」餐廳「居然」還出現如此多座位的Bar,著實讓我感到好奇。

在台北Shangri-La遠東國際酒店新舊任總經理迎新(Mr.梁發宗)送舊(Mr. Marcel N.A. Holman)之夜,許多賓客紛紛與該集團董事長徐旭東、新舊任總經理拍照。稍晚有些賓客離去後,徐董事長站在該晚設在宴會廳正中央的Cocktail Bar吃Risotto,我走過去把我對「Asia 49」的好奇與喜愛告訴他;事實上7月28日這天,也是遠東集團旗下位在新北市板橋新板特區百揚大樓(Mega Tower)第49樓的「Asia 49亞洲料理及酒廊」開幕。

徐董事長說,歐美人士在Bar台吃喝非常習以為常,尤其是許多上班族中午就在Bar台用個簡餐喝杯咖啡,不需要排隊等位置。這時候,他問我吃東西沒有,還沒等我回答,他就請旁邊的助理幫我拿一盤跟他一樣的Risotto,同時加上一句Marco Polo餐廳這道很好吃。

我告訴徐董事長我常在Bar台吃喝,但本地客人用餐似乎比較習慣有餐桌…,他說,「Asia 49」附近有許多新的辦公室進駐,上班族群、年輕人將是「Asia 49」的客人,他們會喜歡「Asia 49」的設計。這番話,讓我想起1980年代Marco Polo餐廳與之後日本料理廳的開幕晚宴,這位事業版圖縱橫諸多領域的負責人整晚與會,談到餐廳的規劃與餐飲的設計、甚至酒店的員工,他那充滿自信與熱忱的語氣,卻也隱含著慣有的霸氣,至今仍然不減。據了解,徐董事對「Asia 49」的設計參與極多的意見,如,餐廳東西兩側各有三張高腳的圓桌,就是出自他的構想。在歐美許多餐廳常看到這種高腳圓桌的位置,客人或坐或站,添增餐廳活潑的氣氛。這個高腳圓桌區介於通道與Bar台之間,周圍用金屬橫條構成簍空的圓柱型,有裝飾也有區隔的效果。 

幾天後,我在Bar喝幾杯Long Drink,稍晚時刻有些年輕男女在Bar台吃喝;有次,我與友人用比較長的午餐,下午3點左右,用餐的客人較少,這時有對佳人(新娘)就以Bar台為背景拍婚紗照。看來「Asia 49」的Bar有美好的開始。「Asia 49」每天從11點半開始營業,下午沒有像市面上那些獨立經營的餐廳有所謂的「空班」(休息),而是一直營業到打烊(平常日到晚間11點,周5與周6營業至清晨一點);7位Bartender分成兩班,因此Bar台總有Bartender。 

搭配主廚Marcus的東南亞菜餚,Bar經理Marty(施閎文)與副理Hank(曾裕灝)推出Polynesian(波里尼西亞)Tiki風格的酒單。這份精心設計的酒單,封面是有「美國調酒之父」封號的Jerry Thomas(1830-1885)正在做他的經典調酒The Blue Blazer的畫作。綽號「教授」的Jerry Thomas一生留下諸多雞尾酒譜,也定義各種風格的調酒,其代表作Bar-Tender's Guide被視為美國第一本調酒書。

Hank表示,Tiki是一種充滿熱帶風情、帶有浪漫異國風味的調酒,可以搭配東南亞風味的餐點。跨頁的酒單是以台灣與東南亞諸國及海域的地圖襯底,並依地理區域、季節、經典或創意推出6大類雞尾酒,有Southeast Asia (東南亞風情)、Our Twist (玩味特調)、Seasonal Cocktails (季節限定)、Taiwan (寶島風情)、Modern Classic (現代經典)、Share A Bowl (狂歡派對)。

不同的酒款也搭配不同的酒杯,除傳統的雞尾酒杯外,還有銅質鋼杯(Vodka調的Moscow Mule、小鳥造型的玻璃杯(喝Rum調的Bali Green)、陶瓷杯(有波里尼西亞人臉部造型的杯子,喝Hurricane、Mai Tai或Tiki風格的調酒用)。Taiwan (寶島風情)有彈珠汽水、洛花提燈(Roselle Smile,Hank以Bulleit Bourbon及台灣的洛神等調成),以茶入味的有「茶中知道」(About Tea,茉莉花茶與Jasmine Gin等)、蔡詹春李(Generations,Marty用母親與外婆傳承自製的酸梅湯與Bulleit Bourbon等調成)。依Hank在現場的經驗,洛花提燈與Bali Green(峇里椰香露)是最受本地消費者歡迎的兩款,「或許它甜中帶酸的口感」;其次是屬於Tiki風格的Mai Tai與Pina Colada(椰中鳳梨,用Rum與檸檬汁、鳳梨汁等調成);Jealousy(美杜莎,用Midori與桃子甜酒、鳳梨汁等調成),「因為它的口感平易近人」。

 
圖說:鳥類造型的酒器                                  圖說:波里尼西亞風味的酒杯

29歲的Marty與28歲的Hank浸淫於Cocktails領域已有十餘年,兩人都畢業於永平工商餐飲科,大學又先後進入經國學院的餐旅管理系,也都曾在T.G.I.FRiDAY'S當過Bartender、曾參加各種不同的Cocktails比賽,也都獲有佳績。如Marty得到2008 T.G.I.FRiDAY'S亞洲盃花式調酒冠軍、2012 Absinthe調酒賽亞軍等;Hank曾奪得北區高中職調酒大賽雙人組冠軍、金樽盃國際調酒大賽雙人組冠軍、杜康盃全國調酒大賽花式調酒北區單雙人組冠軍等多項榮譽,並在台北時下很潮的夜店Stream、Alchemy、East End當Bartender。 

幾年前Hank在T.G.I.FRiDAY'S敦北店(今年2月歇業)的Bar當過Bartender,我與他那時就相識。Hank知道我偏愛Gin,他用Beefeater、法國的Noilly Prat(Vermouth)、萬壽菊(Marigold)、蛋白等調成一杯乳白色的Spring(南亞如春,酒單上的東南亞風情系列)。Bar台的正中央那個盆栽就是萬壽菊,Hank 隨手摘了幾片綠色的葉子,在手掌搓揉要我聞它的香氣,散發一股清爽討喜的百香果香;最後他用一小節紫蘇花漂浮在乳白色的酒體上「你可以體會並且品嘗到春天的氣味」Hank下了這個註解。 

「Asia 49」的酒單上當然有啤酒、Wine、烈酒等飲料,與前述相比每杯Cocktail都是手工與創意的作品,這7位年輕而有經驗的Bartender,除了Rita(劉)是女性外,其餘都是男性,他們是Anderson (黃)、Tony(許)、Philip(楊)、Blue(藍)、Jack(游)與Hank。你可以把你的口感告訴他們,調一杯你喜歡的Cocktail;或者嘗試他們給你的建議,也許可以找到另一種新歡。就如這杯Dirty Martini,通常是以橄欖汁入味,酒體也因為加入橄欖汁而呈混濁狀,但Hank用Noilly Prat Ambré取代橄欖汁,他認為「用Ambré的口感比較豐富也更有層次感」,果真的,除橄欖香之外還帶有肉桂、薰衣草香……。

分享
網友回應
網文精選
從標題到圖片,一篇完美假新聞的誕生
《返校》的創傷記憶與文創未來(李明璁)
專訪黃之鋒:我搭上白狼朋友的計程車

支持新頭殼

新頭殼網站堅持不受政治及經濟利益影響,在落實獨立經營的理念過程中,我們需要更多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