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1 月 24 日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爆發的大火吞沒了維吾爾族社區一間公寓的上層。自 2017 年以來,數百萬維吾爾人被關押在集中營中,其餘在外面的人被嚴格封鎖了 90 多天 。從遙遠的烏魯木齊西北部,抗議活動已經蔓延到中國的主要城市——西安、重慶、南京和上海,包括北京大學和北京清華大學等校園 。這些在中國境外引起廣泛迴響,同時也讓我們正視中共在海外對維吾爾社區的威脅,以及海外維吾爾社區的困境。

苦難塑造了散居在土耳其的維吾爾人的身份和歸屬感 。我進行了一趟土耳其維吾爾社區之旅,感受到喪失親人所帶來的情緒、痛苦和苦難, 深深植根於維吾爾身份、文化、歷史和信仰。

在我的土耳其之行中,我踏上安卡拉、伊斯坦布爾和科尼亞三個不同的城市,我觀察到維吾爾人試圖堅持他們古老的傳統、文化和宗教習俗,而這些在新疆是被禁止的。土耳其的維吾爾社區意識到,他們可以復興、拯救、培養並幫助維吾爾青年接受他們在中國被剝奪的獨特文化。大多數時候,我的受訪者都會安排在維吾爾餐廳見面,讓我有機會品嚐他們的正宗美食,比如 Laghman、Polo或Samsa,或者約我在一個可以了解維吾爾文化和文學的地方。

數位威權主義的極致

2021年6月,國際特赦組織發布了一份新的詳細調查報告,這些證詞顯示維吾爾人正面臨系統性的國家機器大規模監禁、酷刑、迫害、對婦女的性侵犯、絕育等等足以在英國、加拿大、歐盟等國家被標誌為種族滅絕的迫害。這是「數位威權主義」所展現的極限,亦即:針對被視為所謂「潛在威脅」的維吾爾人,透過高科技監控製造出來如地獄般的處境。達倫·拜勒 (Darren Byler)在他的書 In the Camp:Life in China’s High Tech Penal Colony中,詳細描述了他 2018 年在新疆每個角落所看到的嚴密監視。

在「潛在威脅」的既定形象下,為了降低風險,北京的強硬派選擇了將整個維吾爾族社區標記為恐怖分子。把集中營稱為職業教育中心似乎不合邏輯,我訪問到一位受訪者,有良好的教育背景,而且與中共密切合作卻被反噬。2015 年逃往土耳其的穆罕默德(化名)是一名公務員,因為與新疆地方政府關係密切,預警到強烈的鎮壓即將襲捲而來。2010年後社區保安隊不斷增加,他和其他人被指派搜查維吾爾人的房屋。他作證說,2017 年,他的姐姐、兄弟、侄女和親戚被帶到集中營,並被關押了一年多。“我所有的家人都受過高等教育,他們需要什麼樣的額外教育?他們被關押在集中營遭受身心折磨”。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維吾爾人的原罪

中國有句名言「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是維吾爾人被貼上恐怖分子標籤的原因。中共運用這點進行反人類罪而不受到任何懲罰。Malike 是一名哈薩克族維吾爾族人,現與她的母親住在土耳其,她的叔叔和兩個阿姨已被捕監禁。她說:「我的家人沒有宗教信仰,我的叔叔 Dilshat Oralbay 是一位著名的記者、作家和翻譯家,他將一本名為《鄧小平》的書從普通話翻譯成哈薩克語,這本書在亞馬遜上有售,我的姑姑 Bahtigul Oralbay 在一家媒體公司工作,Bagila Oralbay 是個女商人」。國際社會沒有採取果斷的行動,讓維吾爾家庭充滿絕望。

土耳其維吾爾社區大部份人生活在威脅下。他們知道中共的政經實力可以導致他們被驅逐出境到新疆。我在伊斯坦堡維吾爾聚居的 Zeytinburnu 區一家維吾爾族餐廳與 Azmet(化名)見面,,他說,維吾爾人處境相當艱難,他們的良心不容許他們保持沉默,但如果他們為家人大聲疾呼,他們就會「被消失」。此外,中國和維吾爾族間諜使得社區內充滿不信任和猜疑。維吾爾人的一舉一動都受到監視,並且回向新疆當局。在土耳其發生的任何事都會在中國境內的親人產生影響。

中國將高度組織化的維穩視為國家權力的延伸,用來對付維吾爾人以實現其政治目的。

國際刑警組織成為中共的工具

國際刑警組織被一些國家惡意干預影響中立運作已被不斷質疑。國際刑警組織是為逮捕犯嚴重刑事罪行的個人而成立的,但是有些國家卻濫用其政治權力來針對無辜的特定個人。中國就是如此,利用國際刑警組織作為逮捕維吾爾人的工具。 伊德里斯·哈桑 (Idris Hasan) 的案子就是其中之一。伊德里斯·哈桑的妻子在接受Buzaianu Qabuli 採訪時作證說,她的丈夫於 2021 年 7 月在摩洛哥卡薩布蘭卡機場被捕,因為中國要求國際刑警組織發出紅色通緝令─國際刑事警察組織 (ICPO-Interpol) 於 2017 年 3 月 12 日對他簽發國際逮捕令(編號 A-2236 / 3-2017),罪名是棣屬於中方認定的恐怖組織。伊德里斯·哈桑 (Idris Hasan) 的被捕成功地鎮嚇維吾爾人,因為他們沒有法律保護,害怕成為下一個目標而不敢在國際上旅行。

新疆地區對維吾爾人正進行各種壓迫及威脅,而,遠在千里外的土耳其維吾爾人也正面臨日益嚴峻、不同形式的監控。

中共運用「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此言,將維吾爾人貼上恐怖分子標籤,進行監禁。   圖:Sadia Rahman提供

中共運用「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此言,將維吾爾人貼上恐怖分子標籤,進行監禁。   圖:Sadia Rahman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