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共產黨和他的同路人以外,我們沒有第二個敵人;也就是説,除了共產黨匪徒和同路人以外,所有的中國人,我們都可以和他交朋友,都可以很虛心、很坦白、很冷靜地,大家坐在一起談中國政治。

(蔣經國:祇有中國問題沒有台灣問題。民國六十四年九月二十三日在立法院第一屆第五十六會期,第一次會議口頭施政報告補充説明)

從2000年起,台灣迎來華人社會第一次的政黨輪替,陳水扁連任兩屆總統。此時以連戰為首的國民黨中央,即開始啟動兩岸的和平之旅,對岸中共以大禮招待。因為當時美國受九一一恐怖攻擊,舉國以反恐之名義改造國家安全體系。在國際上,美國極力拉攏中國一起參與反恐事業,並力助中國加入WTO。台商看此趨勢,全力西進中國,將其製造業產量提昇到全球第一的水準,且中國的GDP逐年大升,現已成全球第二大的經濟體。此時的台灣社會,因製造業全面西進,經濟利潤全靠中港貿易來支撐。到2008年,馬英九總統當選總統後,在政經領域全面靠向中國。民進黨的主張與施政,被視為麻煩的製造者。但問題恐怕沒有表面看起那麼單純,因為台灣已全面民主化,而中國卻仍在沿用1949年後建立起的專制體制。

毛澤東折騰中國30年的各種運動,已害死幾千萬中國人的性命,文革後的改革開放,由鄧小平於1992年南巡講話後全面啟動。中國的國際形象,在2008年的北京奧運中達到最高峰。習近平於2012年,在各方期待中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在其任期上大力以打擊貪腐的名義,清除黨內對手的產官學聯盟。另打壓民間維權人士及政治異議份子不留遺地,在疫情中堅持動態清零政策做到底不放鬆,這早已惹一大堆民怨。但習在公開的場合已明示,中共不能以後30年的發展來否定毛澤東前30年社會主義運動,即鄧小平時代對文革的反思㧗判,到習時代要做一徹底的大反轉。

20l4年由台灣年輕學生發起的太陽花學運,擋下中台雙方要簽的「服貿協議」。但馬英九總統仍執意於2015年和習近平會面,要爭取其在中國統一事業上的歷史定位,完全忘了兩蔣留下的諄諄教誨。所以2016年大選,才由民進黨的蔡英文當選總統。同年,川普亦當選美國總統,其以商人的角度發起對中國的貿易戰,而習近平亦奮以中國崛起的主旋律,搭配戰狼外交,極力倡導中俄聯盟對抗美國主導之反集權專制的運動,有人形容這是新冷戰格局的興起。而這次,台灣在地緣政治及晶片生產戰略上,都居於最核心的地位,我們的抉擇將牽動全球日後政經體系的發展。

2022年,中共二十大已選出完全由習近平掌控的 7 人中常委。未來美中台三方間之競合,習近平將代表毛澤東復活的中共,而美國兩黨已決定全面封鎖中國的高科技產業。台灣所能選擇的方向,離不開蔣經國在引文中所提的要點,所以我們要問所有各政黨的候選人,你反習近平嗎?你是中共的同路人嗎?

文/黃吉川(超級電腦專家、成大講座教授)
曾任成大教務長、研發長、現任為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講座教授,研發超級電腦「漢星一號」,曾多次獲得研究傑出獎,並投入時政與文學創作,為前民進黨秘書長張俊宏主編的《到執政之路:「地方包圍中央」的理論與實際》共同作者,筆名「江夏」,創作詩集著有《啟程》、《我們》。

成大講座教授黃吉川。 圖:黃吉川/提供
成大講座教授黃吉川。 圖:黃吉川/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