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值中共開完二十大會議,習近平延任中共總書記,其他六位中常委全是其親信,習正式效法毛澤東,以大國崛起之姿,要對西方民主國家來場世界革命之挑戰。而台灣正面臨1949年以來,最大的威脅。所以年底的大選,各縣市首長的改選,全球都在看,針對中共重回文革時代的大變動,台灣選民的抉擇是如何,值此國難危機前,因為地方政府負責民防重任,我們要檢驗各候選人是否甘為中共的同路人?就先要他(她)們回答其是否反共?是否反習近平?此問題超越藍綠統獨,所以我們就以兩蔣留下的遺志,來六問各候選人!

中共向來,都在玩弄其所謂「人民民主專政」的口實,肆行獨夫暴政,剝奪人民自由,戕殘人民生命,否定人性價值;其邪惡殘暴,實超過中外歴史上任何一個暴君王朝。

(蔣中正,於民國六十三年,十月二十五日,在國民大會行憲紀念大會之演講。)

1949年是兩岸政權大分裂的時代,國民黨在台灣延續中華民國的正溯,而共產黨在中國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台灣的蔣氏父子,日日在反思其喪失國土的慘痛教訓,就由蔣經國負責重整台灣的情治系統,將台灣的政權牢牢掌握在手中。在中央以老國代老立委為立法機關,在地方則依其三民主義的立憲原則,開放縣級以下的自由選舉,而黨外民主運動,就由此自由選舉來延續香火,雖然國民黨以買票作票及培養地方派系等手段,來操控黨外勢力的發展。但因有此地方性民主傳統延續,台灣日後才有機會實現總統直選及政黨輪替的民主體制。

當年國民黨為維持其統治的合法性,在國家機器內或外到各層民間社會中,大力宣揚反共復國的理念。在其主導出版物中,包含大量西方知識份子批判列寧主義的著作,以及反共的文學著作,如俄國諾貝爾文學奬得主巴斯特納克的《齊瓦哥醫生》,及索忍尼辛的《古拉格群島》。某方面國民黨的宣傳在早年,因中共剛取得政權,其暴政史還未一一展開,所以台灣社會都認為那是為宣傳目的,所編造出來的故事,大家都以似是而非的態度對應之。不幸的是,中共在中國的暴政,比國民黨所宣傳的更加重十倍百倍以上。

這裡我們就以和國民黨歴史相關的歴史,稍做介紹,中共建政後第一波實施的暴政就是鎮壓反革命及鬥爭地主階級。此時期正值韓戰中,中美雙方在韓國相互攻擊。毛澤東號召鎮壓反革命,即針對國民黨留在大陸的黨政軍要員,採取收押槍殺的暴政,毛還定下要槍殺的比例要佔全人口的 0.1 %左右,但實際錯殺、誤殺的比例大過此數目,中共官方公佈的有70萬人左右,但民間學者統計的約有200萬人以上。這種依比例槍殺自己的公民,只有毛澤東才想的出來!

那麼這200萬黨政軍要員被殺,代表什麼意義?此數目大約等於,當年國民黨之黨政軍及眷屬渡海逃難來台的數目。所以留在中國被殺的國民黨人士,就是代替逃難人士受此罪過。蔣介石在晚年,才會寫出那段對中國共產黨之命定式的戒言。這種親身體驗對大部分台灣人是陌生的,但對國民黨人士,那是毀家滅國殘害自己同志親友的悲痛才對。

然而兩岸恢復交流後,國民黨人士到中國,從來不為此悲劇發表意見,來個「相逢一笑泯恩仇」,所以對日抗戰史被改寫,不敢在中國言半句,卻天天要台灣人反日。歷史不能被輕忘,對台灣的各候選人,如上所言,我們要問:你(妳)反共嗎?

文/黃吉川(超級電腦專家、成大講座教授)
曾任成大教務長、研發長、現任為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講座教授,研發超級電腦「漢星一號」,曾多次獲得研究傑出獎,並投入時政與文學創作,為前民進黨秘書長張俊宏主編的《到執政之路:「地方包圍中央」的理論與實際》共同作者,筆名「江夏」,創作詩集著有《啟程》、《我們》。

成大講座教授黃吉川。 圖:黃吉川/提供
成大講座教授黃吉川。 圖:黃吉川/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