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管仁健觀點》鄭智化為何只准央視河蟹不讓心凌點燈?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王心凌(中)在節目中率領阿嬌、阿Sa、張天愛及吳謹言組成女團,並表演歌曲〈星星點燈〉改編版。   圖:翻攝自微博
王心凌(中)在節目中率領阿嬌、阿Sa、張天愛及吳謹言組成女團,並表演歌曲〈星星點燈〉改編版。   圖:翻攝自微博

「起來,不願做韭菜的智化,把我們的心凌,做成我們新的尼姑。中華民族,已到了最和諧的時候,……」

那個曾經痛罵台灣人「不講英文但幫美國看門,不講日文但認日本祖宗」,自己不懂日文不會看譜,卻懂得「致敬」日本歌當成自己創作的「中國台灣創作型歌手」,這幾天忽然又帶領著一群「不願做韭菜的人們」,怒嗆同樣也是去中國撈金的「浪姊」王心凌。

這種「本是同撈金,相煎何太急?」的經典場面,讓本魯不禁想起魯迅《阿Q正傳》裡的阿Q,挨了「假洋鬼子」的文明棍,還在自我安慰:「豈有此理!真是豈有此理!這年頭,怎麼兒子打老子?」忽然這時王心凌就帶著一群「浪姊」走過來「討摸頭」了。

「對面走來了靜修庵里的小尼姑。阿Q便在平時,看見伊也一定要唾罵,何況在屈辱之後呢?他於是發生了回憶,又發生了敵愾了。

『我不知道我今天為什麼這樣晦氣,原來就因為見了你!』他想。他迎上去,大聲的吐一口唾沫:『咳,呸!』

小尼姑全不睬,低了頭只是走。阿Q走近伊身旁,突然伸出手去摩著伊新剃的頭皮,呆笑著,說:『禿兒!快回去,和尚等著你……』

『你怎麼動手動腳……』尼姑滿臉通紅的說,一面趕快走。酒店裡的人大笑了。阿Q看見自己的勳業得了賞識,便愈加興高采烈起來:

『和尚動得,我動不得?』他扭住伊的面頰。酒店裡的人大笑了。阿Q更得意,而且為了滿足那些賞鑒家起見,再用力的一擰,才放手。

他這一戰,早忘卻了王胡,也忘卻了假洋鬼子,似乎對於今天的一切『晦氣』都報了仇;而且奇怪,又仿佛全身比拍拍的響了之後輕鬆,飄飄然的似乎要飛去了。

『這斷子絕孫的阿Q!』遠遠地聽得小尼姑的帶哭的聲音。『哈哈哈!』阿Q十分得意的笑。『哈哈哈!』酒店裡的人也九分得意的笑。」

為何不准王心淩「點燈」?

靠「致敬」日本歌成名的「中國台灣創作型歌手」,似乎與幾千年被圈養在祖國的偉大人民一樣,世代遺傳的就是骨頭缺鈣。

這些「不願做韭菜的人們」,不敢抱怨英明偉大又充滿正能量的黨國,只能跟阿Q調戲小尼姑那樣,轉而霸凌在祖國流浪乞食的浪姊心凌。

2022年7月4日《民視新聞網》報導〈王心凌「浪姊3」老歌改詞 原唱鄭智化怒嗆:遺憾〉:

「甜心教主王心凌參加中國綜藝節目再翻紅,最新一集當隊長,率領Twins阿嬌、阿Sa、吳謹言等人組團,翻唱經典歌曲〈星星點燈〉,原本抒情曲調變唱跳舞曲穿插Rap,老歌新唱驚豔眾人,沒想到原唱鄭智化聽到很不滿,發文開罵。

鄭智化微博怒嗆經典歌被亂改,我震驚、憤怒、遺憾,網友留言力挺『亂改真的讓人生氣!』不讓人唱負面詞,就不要唱人家的歌,完全不尊重原作者,充滿人文主義的歌,被改成『獻媚』讚歌。

實際比一比,還真的180度大轉彎,『骯髒一片天』被改成『晴朗天』,『看不到的文明天空』變成『看得見』。

1992年發行的這首《星星點燈》是歌手鄭智化代表作,曲風有人文關懷也具批判性,不過中國節目改歌詞早是家常便飯,只要涉及負面或對國家、社會批判通通會被改,中國箝制人民思想、大搞文字獄,……

極權國家思想管控,從口號到歌詞無一倖免,只許州官放火,不讓百姓『點燈』。」

4年前為何不抗議央視?

「中國台灣創作型歌手」鄭智化怒嗆「浪姊」王心淩,是否符合現今祖國的「政治主旋律」?從「胡叼盤」的附和就能難出端倪。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評論員胡錫進,2022年7月4日在微博發文表示,政治正確的重要內容就包括了尊重歷史、實事求是。胡錫進認為:

「台灣社會現實是《星星點燈》歌詞的創作背景,如今在中國演唱這首歌,可能會有人對被改動歌詞的蒼涼感產生疑惑,但中國社會應該要有消化這種疑惑的能力。上世紀九十年代唱得很火的歌,今天當然應該能原封不動地唱。」

但是「胡叼盤」的吹號定音,顯然很多中國鄉民也不認同。因為王心凌這一組「浪姊」,並不是今天才將〈星星點燈〉從原曲的勵志蒼涼年代感,改成具有disco與Rap的甜美女團風。無論歌詞與編曲,都是早在2018年就已經被央視改編過了。

央視是黨國欽定的中央電視台,芒果台(Mango TV)卻只是湖南廣播電視台旗下的網際網路影片平台,連省市級的地方衛星台都算不上。除非鄭智化抓到《乘風破浪》節目沒買歌曲版權就亂改的證據,否則就算要「怒嗆」,冤有頭,債有主,應該4年前就抗議央視吧?

鄭智化自己在中國敢唱嗎?

因為天空骯髒,因為人們看不見,所以才需要星星來點燈。被中國的電視台這麼一改歌詞,天空很乾淨,人們都看得見,星星去睡覺就好了,還點個屁燈啊?

問題是愛改歌詞就是中國專制政權的傳統,當年台灣的流行歌曲與校園民歌,被國民黨鷹犬改過的有比較少嗎?戒嚴時代〈龍的傳人〉送審時,新聞局官員改一次,紅了之後局長宋楚瑜再改一次,國民黨與共產黨就是同一個娘養出來的啊!

「中國台灣創作型歌手」鄭智化,他自己在中國也多次演唱過〈星星點燈〉。有興趣的鄉民可以去檢索,從CCTV《綜藝大觀》或《博愛情》的獨唱,到江蘇衛視《不凡的改變》與楊黎合唱,鄭智化自己也跳過沒唱中國政府討厭的「骯髒一片天」與「看不到的文明天空」。(還是有唱卻被剪掉了?)

2019年3月17日《中時新聞網》記者黃詩淳報導〈鄭智化「大陸在崛起」 點出台灣原地踏步20年困境〉:

「55歲歌手鄭智化,唱紅《星星點燈》、《大國民》等不少經典歌曲,活躍於90年代,近來多在大陸發展,他認為台灣現在還有很多人用『阿六仔』取笑對岸,讓他趕到痛心,並點破台灣原地踏步20年的困境。

鄭智化認為大陸不是什麼都好,但是不能否認的是它們在崛起,反觀台灣除了搞選舉、鬥爭外,還會什麼?『一直原地踏步了20年,台灣還要繼續這樣下去嗎?』痛心這些井底之蛙的膚淺,不少網友也贊同他的說法,『台灣人操弄政治,也死在政治』……」

「中國台灣創作型歌手」鄭智化,為何只准央視河蟹,卻不讓心凌點燈?答案或許就是他自以為是在「創作」,實際卻只是在「致敬」的「中國玻璃心」吧?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