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管仁健觀點》國民黨為何不讓侯友宜交出「余文」?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7969-08-08T08:57:00Z
「恩恩案」持續延燒,不僅嚴重衝擊侯市府危機處理,也重創侯友宜的政治聲望。   圖:翻攝侯友宜臉書/ 新頭殼合成
「恩恩案」持續延燒,不僅嚴重衝擊侯市府危機處理,也重創侯友宜的政治聲望。   圖:翻攝侯友宜臉書/ 新頭殼合成

說謊、圓謊、演戲、蓋牌……「恩恩案」持續延燒,在吹哨者提供的81分鐘錄音檔曝光後,不僅嚴重衝擊侯市府危機處理,也重創侯友宜的政治聲望,且必然影響國民黨2024的政局與版圖。2022年6月27日「台灣新政協會」就發布民調指出:

「64.4%新北市民認同恩恩案就醫延誤,44.1%新北市民不滿意新北市長侯友宜處理本案的態度,也有29.6%的新北市民因侯友宜對恩恩案的處置,『減少』他們對於侯友宜的政治信任。」

拙作〈侯友宜為何堅持要與恩恩爸「梭哈」?〉認為侯友宜對「恩恩案」堅持的「三不」政策:不公布、不道歉與不懲處,目的是在討好深藍群眾。但也有鄉民私訊詢問本魯,他不懂侯友宜的「政治智慧」為何會如此低能?

2007年2月13日,台北地檢署依《貪污治罪條例》,起訴台北市長馬英九,因為他將每月特別費半數匯入妻子周美青帳戶,這是馬英九生平首次被起訴貪汙,也是他選總統之前最大的政治危機。

但馬英九的處置很明快,當天正式宣佈參選2008年總統選舉,並辭去國民黨主席職務。接下來馬英九就將所有刑責,推給負責黏貼發票報帳的秘書室科員余文。當馬英九特別費案三審無罪定讞之同時,余文卻因「偽造文書罪」被判一年有期徒刑,入監服刑。

余文在華江高中圖書擔任館員的妻子,在余文入獄後開始出現「異常」行為,不但公然在上班時間撐傘睡覺,還一再破壞學校監視器與天花板,並在自己的辦公區域拉上紅線,懷疑有人在監視她,讓校方又同情又困擾。。

私訊本魯的鄉民不解,馬英九在參選2008總統前,面臨特別費案貪汙遭起訴的政治危機,會交出余文來背黑鍋。為什麼侯友宜在「恩恩案」裡,消防局長與衛生局長都好像是不關己,新北市府這麼大,難道侯友宜連1個「余文」都交不出來嗎?

侯友宜為何交不出「余文」?

要解釋侯友宜在「恩恩案」裡,為何交不出「余文」?本魯認為就是明朝滅亡後,投降滿清的最高官員洪承疇,歸納政權崩潰的原因為「君臣離心」。用現代的白話文來說,就是「上下猜忌」。

崇禎17年(1644年)流寇李自成攻入北京皇城,崇禎皇帝來到奉天門前,吩咐敲響廷議的鐘聲,結果滿朝文武沒一人前來。看著空蕩蕩的大殿,崇禎皇帝感慨:「滿朝文武,無一可信之人」,「朕非亡國之君,而當亡國之運」,最後在梅山自縊。

崇禎皇帝殉國後,李自成入北京後,允許投降的諸臣前往送葬,只是人數不多,且史書記載「諸臣哭拜者30人,拜而不哭者60人,餘皆睥睨過之。」也就是面對崇禎皇帝的屍首,官員又哭又拜的只有30人,只拜不哭的60人,其餘都只是斜著眼睛看了一下就走過去,呈現的是既輕視又厭惡的「上下猜忌」。

其實明太祖是建都南京,到明成祖叛亂稱王後才遷都北京,但是南京應天府始終都是「陪都」,甚至200多年來都保有皇宮與六部。無論皇帝或太子去了南京,都能很快就銜接運作。

相反的李自成是流寇,他們沒有能治理的官員,攻入城市只能大肆劫掠幾回後,勢必就要放棄而轉攻下一個城市。這就像民國初年的共產黨,搞什麼南昌暴動、兩湖秋收暴動一樣,猛而不久的。

因此當時崇禎皇帝只要暫時遷都南京,甚至派個兒子去南京,他自己根本不必殉國,明朝也不會這麼快滅亡。然而「甲申南遷之議」為何在半年內3次議而不決,大臣始終反對,皇帝又不能自己拍板定案,最後搞到無法收拾。

洪承疇說是因為「君臣離心」,那麼離心的關鍵是什麼?傳統史書都說歸咎於崇禎皇帝多疑猜忌,大臣為了自保,才讓大局糜爛。但這樣解釋太過唯心論,卻忽略了制度面的缺失。

明太祖為了展現皇權對相權的絕對碾壓,徹底廢除丞相制度。但皇帝不可能完全掌理繁雜瑣碎的政務,於是明朝歷任皇帝倚重宦官,從皇權對抗相權,變成宦官對抗朝臣。偏偏崇禎一登基就殺了魏忠賢,沒了宦官當箭靶,皇帝與朝臣之間的矛盾就更尖銳了。

「恩恩案」為何始終收不了尾?

回到侯友宜處理「恩恩案」的困境,這幾個月來,他當然也一直想交出幾個「余文」來背黑鍋,1個不夠背就2個背,2個不夠背就4個背,「小余文」背不動就換「大余文」背。

現在的國民黨內,侯友宜就像2006年的馬英九一樣,民意支持度最高。對這位藍營明日之星,新北市政府裡應該與2006年那樣,一堆人搶著想當「余文」才對吧?其實不然。

焦頭爛額的侯友宜,對「恩恩案」始終收不了尾。他屬下的衛生局長與消防局長,甚至副市長政府秘書長的特任官,全都好像置身事外,沒有任何一人挺身願當「余文」。因為那就像明末的「甲申南遷之議」一樣,關鍵不在個人,而在於國民黨的結構。

崇禎皇帝想南遷,因為南方的形勢和條件都比久經戰亂的北方要好。偏偏舉朝大臣就是沒有一個人給崇禎皇帝台階下,率先提議出京「封禪」或「巡狩」。崇禎自縊前憤而大罵朝臣:「諸臣誤朕也,國君死社稷,277年之天下,一旦棄之,皆為奸臣所誤,以至於此。」

如今的侯友宜也一樣,國民黨內對「恩恩案」砲聲隆隆,去深藍那些論壇或政客名嘴的臉書上一看,留言板上全都是在大罵恩恩爸。顯然恩恩爸已經取代了蔡英文,成為團結藍營支持者的箭靶。

黨中央與戰鬥藍為何會「合作」?

雖然朱立倫的黨中央,與戰鬥藍看似勢不兩立,但眼下他們唯一可以合作的目標,絕不是團結起來對付民進黨,而是團結起來削弱侯友宜的力量,讓他在2024初選前就提前出局。

假如侯友宜交出了「余文」,即使不能完全化解「恩恩案」的危機,至少能設下防火牆,控制一下大火延燒的範圍。因此黨中央與戰鬥藍要更團結,更加堅定立場,絕不能讓侯友宜軟化,交出他的「余文」,築起他的防火牆,在2024起死復生。

如今黨中央與戰鬥藍,必須攜手合作。就像2020年的國民黨總統初選,5個登記參選的外省人:韓國瑜(河南商丘)、郭台銘(山西晉城)、朱立倫(浙江義烏)、周錫瑋(江蘇鹽城)與張亞中(山東濱州)。必須聯手先把王金平(台灣高雄)與吳敦義(台灣南投)排除在初選之外,之後他們5個外省人再來一較高低。

「恩恩案」充分彰顯了國民黨的結構問題,這就是一個外省政客才可以代表該黨,參選總統與台北市長的政治團體。因此侯友宜遇上「恩恩案」,就無法像馬英九的特別費案那樣,全黨一起來幫他脫身,不落井下石已算仁慈了。

偏偏官僚體系裡的文官,會比一般老百姓更明瞭國民黨內的這套潛規則。像侯友宜這樣擁有高人氣,也能力也有機會破壞這潛規則的台籍「同志」,都會被該黨在初選之前就「優先處理」的。因此官員都很精明,侯友宜不值得投資,當「余文」只是白白犧牲。

話說回來,國民黨也絕不會讓侯友宜輕易交出「余文」,無論黨中央與戰鬥藍怎麼惡鬥,但這個2024大選的共同目標卻是一致的。

說謊、圓謊、演戲、蓋牌……「恩恩案」持續延燒,在吹哨者提供的81分鐘錄音檔曝光後,不僅嚴重衝擊侯市府危機處理,也重創侯友宜的政治聲望,且必然影響國民黨2024的政局與版圖。2022年6月27日「台灣新政協會」就發布民調指出:「64.4%新北市民認同恩恩案就醫延誤,44.1%新北市民不滿意新北市長侯友宜處理本案的態度,也有29.6%的新北市民因侯友宜對恩恩案的處置,『減少』他們對於侯友宜的政治信任。」

要解釋侯友宜在「恩恩案」裡,為何交不出「余文」?本魯認為就是明朝滅亡後,投降滿清的最高官員洪承疇,歸納政權崩潰的原因為「君臣離心」。用現代的白話文來說,就是「上下猜忌」。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