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陳彥斌觀點》陝西村vs滲屎村〈台語〉趣談-憶洪敏麟教授

新頭殼newtalk 文/陳彥斌
1970-01-01T00:00:00Z
研究台灣舊地名權威學者洪敏麟教授。   圖/翻攝陳彥斌臉書(蔡金元提供)
研究台灣舊地名權威學者洪敏麟教授。   圖/翻攝陳彥斌臉書(蔡金元提供)

研究台灣舊地名權威學者洪敏麟教授,近日在檔案局公佈昔日偵防對象中,竟然列名,且被調查局偵防時間長達26年〈1954〜1980〉。可見特務的猖狂、猙獰,也不禁讓人要拍桌大罵。

洪教授長年追尋台灣文史中,非常謹慎,小心!在威權時代,歷史真相如政治不正確,他都隱忍不發,或技巧性支開主題。他2014年往生前,接受我數次訪問,曾坦言:「這是我能活到今天的原因?」

洪教授曾透露的「秘辛」不少,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彰化秀水鄉陝西村的故事。此事始於1976年,當時教育廳一位督學徐秉琰是陝西籍,他偶然間獲悉彰化縣秀水鄉有一村的村名是「陝西村」。他如獲至寶,至陝西村查訪,發現這裡有間「烏面將軍廟」,輾轉解釋是鄭成功有位將軍馬信,也是陝西人,外號「烏面將軍」。

故鄉情懷迷昏了頭的徐督學,進一步到該村公墓探查,有數十墓碑上都刻有「陝西」二字。再牽強附會該村人「下顎骨較寬」,與陝、甘人士此一特徵吻合。堅信陝西村人祖先,應都來自中國陝西。

徐督學的偉大發現,馬上掀起風潮。台北的陝西同鄉會組團來這彰化的僻壤小村相認祖宗,一部一部的遊覽車開進陝西村參訪,證明台灣人大都是中國所移民,且是慎終追遠的優秀炎黃子孫。

更離譜的,是「陝西村故事」被收進小學鄉土教材,全台灣小學生都要拜讀這篇感人肺腑的功課。

這時候的洪敏麟教授,任職台灣省文獻委員會,在研究台灣古地名上已有名氣,當然要去陝西村一探究竟。結果,他很快就發現這地名有可能和草屯目前的「御史里」一樣。村中有一陡坡,農人趕牛上陡坡,牛隻常因氣力用盡而無力,此時牽牛者需大力揮鞕痛打,牛隻使盡最後一道力氣時,往往會滲出一坨屎,台灣話稱「滲屎」。陡坡上也常因而牛屎氾濫。

草屯的御史里以前叫「牛屎崎」,因名稱不雅,被改名音近的「御史里」。秀水鄉「陝西」也和「滲屎〈台語〉」音近,地名可能因此而來。

洪教授說,「陝西村」另一地名由來,也可能是彰化早期漳、泉械鬥嚴重,輸的一方閃到西邊,稱「閃西」而諧音成「陝西」。絕對不可能是村人祖宗是陝西人,而稱為「陝西村」。

洪教授的說法,甚具說服力。教育廳幾經討論,才悄悄的將鄉土教材中的這篇課文取下,國民黨也密令勿再談、推廣「陝西村故事」。

記得洪教授說這段往事時,已八十幾歲,難掩喜悅,煙癮很重的他,還抬起頭來吐出幾口煙圈。洪敏麟教授〈1929-2014〉享年85歲。

秀水鄉陝西村的地名由來,後來也被認為可能和原住民口語此地名有關。但在那研究台灣史是禁忌的年代,他這則親身故事,讓我聽得笑出淚來。

日昨獲李禎祥兄告知,檔案局剛公佈洪敏麟教授被列偵防案號。我憤怒之餘,向洪教授生前入門弟子蔡金元兄要了這張照片。寫這則文和大家分享,也懷念在威權時代下,以智慧、隐忍,閃過統治者尖銳刀鋒的洪敏麟教授。 

研究台灣舊地名權威學者洪敏麟教授,近日在檔案局公佈昔日偵防對象中,竟然列名

秀水鄉「陝西」也和「滲屎〈台語〉」音近,地名可能因此而來。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