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管仁健觀點》「哭爸族」有資格教訓「靠爸族」嗎?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文化大學政治系教授楊泰順。   圖:林朝億/攝(資料照)
文化大學政治系教授楊泰順。   圖:林朝億/攝(資料照)

再說一次,國民黨現在最大的問題絕不是老化,而是新黨化。那就跟台灣現在的問題一樣,不是老人變壞了,而是壞人變老了。

2022年1月24日《自由時報》報導〈國民黨智庫談修憲 楊泰順:「年輕人多靠爸族」降投票年齡要冷靜〉

「國民黨智庫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今(24日)自辦修憲公聽會,討論修憲相關議題,……楊泰順發言時認為,投票權下修對民進黨有利。……國民黨支持18歲公民權是拿香跟拜,不知道是策略考量,還是怕被輿論批判。……

楊泰順認為,千禧年以後的18歲以下年輕人,恐怕跟戰後嬰兒潮那代年輕人特質不一樣,人云亦云,主要資訊來自網路或社交媒體的,接收錯誤資訊,也讓很多人思考是否要繼續支持18歲後就有投票權。

楊泰順還稱,戰後嬰兒潮那代,很多人20歲以後都可以獨立養家,千禧年世代卻產生很多『靠爸族』,獨立性不如戰後嬰兒潮一代一樣獨立,在很多因素考量下,要冷靜思考是不是要降低投票年齡到18歲。」

誰是台灣選舉史上第一個「哭爸族」?

國民黨的智障庫卻找新黨的學者,那還真是「請鬼拿藥單」,是怕國民黨死得太慢嗎?既然知道國民黨不受年輕人歡迎,那就應該想辦法爭取年輕人。不讓18歲的人投票,請問他們過2年滿20歲後,就會轉而支持國民黨嗎?

照楊泰順的邏輯,國民黨應該只有提案修憲把投票年齡提高到50歲,而且從現在起每年再提高1歲,國民黨才有可能「永續執政」吧?

楊泰順的失智發言,最可笑的就是把戒嚴時代年輕人,只看老三台、三大報與國編本教科書,就當作是接收「正確」資訊。如今年輕人看的網路或社交媒體,卻都是在接收錯誤資訊。他真以為現在韓粉動員,還在用飛鴿傳書嗎?

可悲的老人楊泰順,只會罵年輕人是「靠爸族」。但年輕人若真的「靠爸」,這些韓粉的兒女,不就應該服從爸爸命令的「非韓不投」嗎?那為什麼現在坐在總統府裡的是蔡英文,而不是韓國瑜呢?

因為網上批判楊泰順失智發言的訊息太多,本魯也就不湊熱鬧了。來為鄉民科普一個冷知識,現在楊泰順說的「靠爸族」,當年我們還寫作「哭爸族」。那麼請問鄉民們,台灣選舉史上第一個「哭爸族」是誰呢?

「哭爸」一詞為何不是髒話?

首先要提醒鄉民,「哭爸」一詞不是髒話,這不只是字典上這樣說,還是經過司法認證的。

「哭爸」一詞根據《教育部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字義解釋:「罵人如喪父喪母般吵吵嚷嚷、鬼吼鬼叫、呼天搶地。」近義詞為「哀爸叫母、叫天叫地」。

2011年8月30日《自由時報》報導〈罵人哭爸未達辱罵程度 檢不起訴〉:

「二輛計程車在火車站前擦撞,陳姓司機涉嫌用台語「哭夭、哭爸」罵人,涉嫌妨害名譽罪,高雄地檢署認為此語形容人喋喋不休、惹人討厭,或是對他人言論表達不滿,應屬低俗之情緒用語,客觀上難認定已達辱罵程度,處分不起訴。」

2016年5月11日《ETtoday新聞雲》報導〈罵「靠北」不算公然侮辱! 只是發洩情緒的用語而已〉

「基隆一名80歲何姓老翁,去年10月間整理住處外菜園時,隔壁蘇姓兩兄弟突然向下傾倒玻璃、木板、鞋子等廢棄物,因此出言制止,但卻被反嗆『靠北(哭爸)喔』,因此事後怒告公然侮辱。

不過基隆地檢署認定,『靠北』一詞只是在表達不滿與遺憾情緒,個人情緒而已,不算公然侮辱,予以不起訴處分。

值得一提的是,高雄也有一名何姓清潔婦與陳姓男同事發生衝突後,互嗆『靠夭、靠北』,因此遭到對方毆打,事後互相提告,不過檢察官也是以相同的理由,認為只是宣洩用語,予以不起訴處分。」

既然「哭爸」不是髒話,那麼楊泰順又為何會是台灣選舉史上第一個「哭爸族」呢?這就要從1997年楊泰順代表新黨參選台北縣長,結果選舉造勢都不在台北縣,而是「飛象過河,隔空打扁」,直接搬到信義路台北市政府與民生東路陳水扁家門口。

拋磚引玉?還是拋磚代玉?

1997年的縣市長暨議員大選,是新黨泡沫化的關鍵。1993年國民黨內非主流派的新國民黨連線立委出走,成立了新黨。1994年藉由「趙少康旋風」的參選台北市長帶動氣勢,雖然敗於陳水扁,但「老鷹帶小雞」的戰略成功,不僅獲得15席省市議員,並在台北市議會擁有兩成席次,還搶到了副議長。

1995年12月,新黨首次參與立委選舉,獲得21席,成為當時國會中的關鍵少數。但就在新黨氣焰最高時,1997年起又重蹈國民黨的內鬥覆轍,兔未死而狗先烹,當權的外省人主流派要清理門戶,徹底剷除非主流派的本省人朱高正與黃國鐘等人。

1997年的縣市長暨議員大選,撇除了當時還是直轄市的北高,台北縣長之戰就成了「領頭羊」。國民黨提名從花蓮空降的謝深山,遭遇在地派系立委林志嘉的脫黨參選。民進黨提名從屏東空降的蘇貞昌,也碰上汐止鎮長廖學廣的同室操戈。

國民兩大黨都分裂了,台北縣長不就是老天爺要送給新黨的禮物嗎?等一下,大家別低估了這些高級外省人能把事情搞砸的破壞力。就跟2015年國民黨的「換柱」一樣,新黨在18年前就先演過一次了。

台北縣長之戰既然是新黨這次選舉的「領頭羊」,那麼不是趙少康,就該是王建煊,甚至郁慕明御駕親征嗎?問題是這些高級外省人幾十年來都一樣,只想選總統與台北市長,怎會願意委屈降格?而且就算要是御駕親征,也要有點宮廷朝儀,必須先有萬民擁戴,群臣勸進啊!

於是省議員楊泰順一馬當先,登記參選台北縣長,跟柱柱姊一樣宣稱要拋磚引玉。但這麼一來就惹惱了立委周荃,你們台灣人有資格當磚嗎?要當磚也該由我來啊!於是也宣稱要參選。

但按照新黨全委會的劇本,反正提名誰並不重要,只要趙王郁三大老任何一個肯來選,自然就要勸退磚而引進玉,也就提名一人同額登記參選的楊泰順了。

這時周荃哭訴,楊泰順去選台北縣長,等於提前宣告新黨其他小雞「謝謝收看」了。楊泰順也哭訴為了選舉,他募到三千萬元了,還自認為有六成勝算。新黨趙王郁3大老不願當母雞,楊泰順與周荃卻在哭訴,自己才最有資格「拋磚代玉」。

最後選舉結果也證明了,第5名楊泰順獲得2.34%的選票,第6名周荃獲得2.30%的選票,兩塊磚加起來也不及第4名廖學廣的5.02%,楊泰順與周荃的眼淚都白流了。

但楊泰順與周荃的參選,提前引爆了新黨的內鬨。「新同盟會」的許歷農與郁慕明,甚至立委謝啟大,基於省籍優先,也都去為脫黨參選的周荃站台。新黨本來就是個外省黨,楊泰順沒像朱高正那樣被逐出新黨,已經是皇恩浩蕩了。

楊泰順為何不再受媒體青睞?

1997年10月12日早上,民進黨台北縣長提名人蘇貞昌成立競選總部,台北市長陳水扁前來助講,超級名嘴阿扁罵完國民黨的謝深山與林志嘉之後,為了替蘇貞昌炒熱場子,就把新黨的第5名與第6名也順便罵了下去。

阿扁笑說新黨台北縣長提名之爭是「哭爸哭媽」,沒爭到的哭,有爭到的也哭,實在「帶衰」。

這則新聞見報後,始終找不到媒體曝光度的楊泰順,終於發現了台北市這個新戰場。於是夥同新黨台北縣議員金介壽、吳善九等人,要組成台灣選舉史上首創的「哭爸團」。

1997年10月17日上午9時,楊泰順在父母、岳父以及近百名新黨衝組陪同下,前往信義區的台北市政府抗議。「哭爸團」不但在大門口擺出陳水扁靈位,焚燒紙錢跪哭表達抗議,並大聲播放五子哭墓錄音帶。75歲的楊泰順父親楊萬福,以流利的台語對著鏡頭,泣不成聲地哭訴:

「我又沒有得罪陳水扁,他為什麼要用這麼苦毒的話詛咒我?我也是228受害者,險些被槍殺,我是陳水扁的擁護者,但為什麼還要被陳水扁辱罵?」

老實說楊泰順的台語「哭爸團」,在造勢創意上確實別出心裁。新黨的台北縣長提名人,帶著一群縣議員提名人,用228受害家屬的身分,以台語去槓上民進黨最紅的阿扁,不僅是下駟對上駟,而且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當然立刻成為新聞焦點。

問題是楊泰順這樣悲情訴求的「哭爸團」,跟外省人為主的新黨「衝組」根本不同調。晚到一步的台北縣議員鍾小平,帶著傳統的「衝組」,重複以前的劇本,蛋洗市府與衝撞警察。

隔天早上9時,楊泰順率領的「哭爸團」趁勝追擊,又到民生東路4段97巷市長官邸前,北市警方不敢大意,也調派300名鎮暴員警嚴陣以待。但楊泰順必須參加新黨全委會,就由妻子李以敏站在宣傳車上,帶領「哭爸團」繼續抗議。

到了早上10時,另一群新黨「衝組」在縣議員鍾小平、國代林忠山及義工樓震威帶領下陸續前來,氣氛立即變得火爆。一名黑衣男子在窄巷裡放起了兩串排炮,華視記者李幼琴右耳被炸傷,耳膜破兩個洞,送台大醫院急診,攝影張政捷的衣服也被炸破了。

楊泰順用台語悲情訴求的「哭爸團」,第1天在台北市政府前抗議阿扁,搶占新聞媒體標題,為新黨達到了「母雞帶小雞」的戰果。無奈這種新戰術在外省人為主的新黨裡,就是水土難服,第2天已完全變調,又回是鍾小平「衝組」的主旋律裡。

在記者因採訪受傷後,楊泰順的「哭爸團」,從此不再受到媒體青睞,新黨那次選舉後也由盛轉衰。敗選後的楊泰順,因省議會被虛級化,1998年角逐立委又不成,只能逐漸淡出政壇,回到校園。

至於哭爸族有資格教訓靠爸族嗎?這就交由鄉民自由心證了。

楊泰順說的「靠爸族」,當年我們還寫作「哭爸族」。那麼請問鄉民們,台灣選舉史上第一個「哭爸族」是誰呢?

管仁健觀點》「哭爸族」有資格教訓「靠爸族」嗎?

楊泰順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