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陳昭南觀點》于北辰退黨,「反共藍」新旗幟:抗中保台是軍人天職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昭南
1970-01-01T00:00:00Z
于北辰宣布退出國民黨,引發外界熱議。圖為客串影集劇照。   圖:翻攝于北辰在桃園臉書
于北辰宣布退出國民黨,引發外界熱議。圖為客串影集劇照。   圖:翻攝于北辰在桃園臉書

前中國國民黨軍系黃國園黨部主委、退役少將於北辰,2021年最後一天決定斷捨離他36年的黨齡生涯,在臉書宣布「退黨」,引來媒體界的不小的騷動。

1月4日,傳言無黨籍的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也來蹭一腳,直接對媒體表示,每個人都要懂得感恩。只是,高金立委一番黨國封建言論根本言不及義,對於一位任事用命,由國家一路栽培提拔的將軍級人物的于北辰,究竟該感恩誰並未言明,殊為憾事!

高金素梅的「感恩說」就是黨國遺毒

古云:「男怕入錯行 女怕嫁錯郎」,這是傳統農工社會用來勸戒中年人不要隨便跳槽轉行,也在警示中年人不要輕言離婚輕棄家庭的勸世道理,其主要訴求點在於要求生活穩定的最高考量。但是,已經進入科技資訊年代的社會,轉行或離婚已無須計較年齡,只要對自己獨立人格和能力具備高度信心,想跳想轉、該分該離,任性為之又何妨?其主要訴求應該放眼於個人尊嚴的維護,實在沒必要委曲求全,哀怨度日。

經查「政黨」(party)一詞,乃源自拉丁文的pars或partire,18世紀時被視為是英美保守主義的奠基者英國政治哲學家埃德蒙·柏克(Edmund Burke)第一次給政黨明確下了定義:「大家基於一致同意的某些特殊原則,並通過共同奮鬥來促進國家利益而團結起來的人民團體。」另一種進化版的政黨定義所陳述的功能也大同小異:「政黨是以執政或促進和保障特定政治思想、政治利益為目標的團體。」大抵都在陳敘理念與(國家)利益的一致性並共同追求「執政」為目標的政治團體。

據此,政黨理念與利益一致則合,不一致則分,何來感恩何來圖報之說?要之,要感恩要圖報的應是基於最高位階的國家才對,跟政黨之間的關係究有何恩可感的?

顯然的,高金素梅的「感恩」用語其實源於黨國一體的陳腐意識引致。而且國民黨內也多的是抱持這種家天下的黨國威權魔靈,因其死抱住一再被打敗的黨國一體,亡黨即亡國的虛幻大怪獸,才會導致今天國民黨上上下下集體呈現高度弱智草包化的亡黨症候群。

無黨籍立委高金素梅。 圖:張良一/攝
無黨籍立委高金素梅。 圖:張良一/攝

道不同不相為謀 于北辰大方走上自己的路

于北辰到底為何主動退出國民黨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但既然已經吹皺一池春水了,我們也姑且進去探探究竟。若從各方正負面的評論來綜和判斷,約略可以用一句老掉牙的話來概括:「道不同不相為謀」。

2019年10月23日因在政論節目上批評當時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已遭國民黨考紀會開除黨籍的前「國民黨草協聯盟發起人」、名嘴李正皓隨即在他臉書粉專上曬出兩人合照,很燦爛地笑說「學弟加油,未來的路更寬」。據了解,李正皓會稱呼于北辰是「學弟」,乃是因為李比于早了2年被踢出國民黨,論資格上當然比于還老一些。李正皓還自娛說,自己是被「斬首示眾」,于只不過是被「蓋布袋」而已。于李兩人因為是政論名嘴,在網路上擁有不少粉絲,因此有2.5萬粉絲都同步上網慶祝于北辰的退黨行動,無數粉絲還紛紛發言讚美道:「這才是真正國家所栽培出來的將軍,心中只有國家,沒有黨派之私,加油!」

俗諺有言,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但殘酷的現實卻往往是:忍一時變本加厲、退一步得寸進尺。與其留在國民黨內忍辱苟活,不如割席斷義,各奔前程。李正皓的經驗是如此,于北辰的心情亦復如是。

我在上週六的專欄〈再現「地方包圍中央」,國民黨還有「反共藍」嗎?〉一文裡,即曾深深質問:

用最簡單的現實面來談,當年由蔣經國所精心培植的政戰系統諸位反共大將軍,早都已由許歷農老爹親自領軍趕赴中國遞出投名狀,全都成了「親共派」或轉身成為「第五縱隊」。現在如果有幸在國民黨內還找得到所謂頑固派的「反共藍」,究有幾位是承續自當年老蔣或小蔣的精神遺志者?

「反共藍」在台灣自有一畝三分地可以自耕

言猶在耳,國民黨就跑出來一位退休將領于北辰自承就是極少數弱到要被列入保護等級的稀有人種的「反共藍」。很不幸的,這位中共聲稱必須要被列為「敵對力量」的「反共藍」,卻又斷然選擇了與國民黨恩斷義絕,並強悍高喊「反共」的人物。

參考「鏡周刊」記者陳凱俊于1月3日刊文所述有這麼一段話:

至於如今會決定退黨的原因,于北辰指出,因為他發現「反攻大陸」雖然做不到了,可是「反共」還是可以做,但國民黨對於反共、反中的態度都說不清楚,再經過1年多努力,他覺得現在是該離開的時候,因為他的聲音在黨內太微弱,與其被當成箭靶打,不如現在退出,也不要被說是在蹭國民黨的光環到處騙吃騙喝,「我沒有國民黨的光環我依然堅持反共」。

于北辰指出,「自從九二共識開始,就已經對反共開始模糊了」,他表示,連戰當年跑去對岸被高調歡迎,就讓國軍開始疑惑「到底我們為何而戰?」

該一報導尾端還提及于北辰苦口婆心的臨去心聲:

如今他退黨,未來希望以無黨籍的身分在桃園參選市議員,他也再度喊話國民黨,不要默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不要讓民進黨把中華民國的話語權也拿走,呼籲若再不拋棄九二共識選舉只會繼續輸。

于北辰:不出惡言!祝貴黨黨運昌隆。

很遺憾的,于北辰的退黨事件原該如他自己PO文所言:「不出惡言!祝貴黨黨運昌隆。」然而,國民黨深藍者卻仍不依不饒,不斷辱罵挑釁于北辰是「棄藍投綠」「藍皮綠骨」.....

這樣的反射語言,只是自貶了國民黨作為民主政黨的身價罷了!另一層意義則表示這樣的深藍群體至今仍難以蛻卸「黨國」的封建意識,仍然將國民黨視同黑幫組織。此一遺毒不根除,則國民黨永無翻身之日,也等於保證了民進黨在台灣萬年執政之最大可能性。

在這裡,我們必須想到另一位也來自國民黨軍職退役的黃澎孝先生,提供給于北辰將軍能夠有盞路前燈,而不致感到孤單!

這位曾經擔任過國民黨的軍系國大代表黃澎孝先生即在去年10月五日的政論節目「鄭知道了」痛批過退將前陸軍總司令陳廷寵。他認為陳廷寵吃台灣米、炸台灣鍋,卻還稱中國人是驕傲的象徵,根本就是在藐視台灣人;黃澎孝當時提到,過去自己母親曾告訴他「還好有台灣,不然的話,我們討飯都沒有路」,黃澎孝當時直瞪雙眼朝著那位昏聵的退役上將大嗆道,「我告訴你,沒有台灣,中華民國有什麼用啊,中華民國早就到海裡去了,跳海南島去了!」

黃復興凋零中,「軍、藍分裂」已是既定趨勢

劉軒宇先生曾在去年6月6日投書到「放言」〈國防部與中國的角力—軍、藍分裂〉,該文即曾預測到「軍、藍分裂」的既定趨勢:

黃澎孝先生曾經在一次節目中痛批聯合報和中天新聞「可悲呀!現在台灣只剩下綠媒在反共」,黃澎孝跟于北辰基本上就是同一類型的人物,畢生奉獻軍旅,差異在於黃澎孝是政戰、于北辰的專長則是機械,但是他們的立場都很清楚,視解放軍為死敵,把企圖併吞我國的中國視為最大威脅。這就是軍人的戰略方向和天職,他們一直都沒有變。

所以,該文認為,變的其實是一再對中共卑躬屈膝的國民黨。文章接著對國民黨的見利忘義,以及敵我不分而感到悲痛。他寫道:

(國民黨)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轉變單純就是利益問題,「管他什麼統戰有錢拿就好」、「我這麼做是為了賺錢」、「有中國的捐款和利益輸送可以讓我贏」結果現在要扭轉回來不是來不及的問題,而是已經結構性的改變已經無法變回來。

于北辰曾經在政論節目說過,目前50歲以下的新一代國軍弟兄在思想上已經無法再認同老一代的退將們。

果如是,正當台灣漸次走上世界舞台的此時,我們急切希望于北辰將軍能夠在這次的退黨風潮中,積極展現台灣軍人反共風骨與典範,登高號召出新一代台灣軍人共同來吹響反中共號角,向世界宣告台灣軍人不畏強權侵略霸凌的新氣勢,則台灣幸甚!

于北辰:新一代國軍弟兄在思想已無法再認同老一代退將們。圖中為中華民國國軍(示意圖) /翻攝臉書
于北辰:新一代國軍弟兄在思想已無法再認同老一代退將們。圖中為中華民國國軍(示意圖) /翻攝臉書

 

作者陳昭南: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陳昭南專欄】于北辰退黨,「反共藍」新旗幟:抗中保台是軍人天職

延伸閱讀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