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楊宏基觀點》六中全會公報洩露的國家機密 中國政、經、軍全都「躺平」

新頭殼newtalk 文/楊宏基
1970-01-01T00:00:00Z
中共中央19大六中全會11日閉幕,審議通過《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與《關於召開黨的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的決議》。   圖:翻攝新華社
中共中央19大六中全會11日閉幕,審議通過《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與《關於召開黨的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的決議》。   圖:翻攝新華社

中國大陸「雙11」在習近平主張的「共同富裕」之下,今年大陸電商「天貓」,11天仍創下5403億元人民幣的突破成績,但卻被發現:成長率從以往的「逾兩成」大幅放緩至「8.45%」;與過往飆升相比幾近「躺平」。而中共重要的「六中全會」也在這天閉幕,官媒《新華社》會後「被授權」公布的公報,被流亡海外的六四民運人士王丹指為「五話」:廢話、空話、大話、假話和車軲轆話(嘮叨,一再重複的話);批評中共宣傳機構「躺平」。中央政策研究室趕緊跳出來澄清,會議公報有「兩個確立」:一、黨確立習近平同志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二、確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地位。其實不說還好,說出這兩句顛倒組裝「造神」語句,反而顯得詞窮,和應證王丹的批評:宣傳機構「躺平」。

「躺平主義」在中國的年輕人間盛行,語彙是「只要我躺平了,不要往上生長,別人就割不了我的韭菜」。所謂「割韭菜」,是很形象化的詞語:韭菜種在土裡,長高了就割,割完以後過些時間再長高再割;用以比喻上層有權有勢者壓榨剝削底層民眾。再引伸出「內卷」和從日本抄回來的「父母扭蛋」等新的社會現象。「內卷」,簡單的說,就是「惡性競爭」,社會底層的人民為了求生存,彼此激烈的競爭,主動降低自己的工資,但是好處都被資本家、官二代、富二代們掠奪。「父母扭蛋」則是指出生在甚麼家庭、擁有怎樣的父母都是不能自己選擇的,就如扭蛋一樣全憑運氣。這些「社會狀況」,事實上在中國官場、軍隊也都事實存在。

官場的「躺平」造就出六中全會的「五話」,但都當了高官怎麼躺下來了呢?這「刨根問底」與六中全會公報中習近平的三大成就之一--「反腐」有關。先提個數據,中國共產黨官方統計,十八大以來,將近10年的時間裡,中共紀檢部門查處400多萬人,立案審查省部級以上幹部近400人,近900萬人被批評教育。這個比例有多大?假設全中國有1000萬黨員,其中就有40%被查處,90%被批評教育。這種幾近「無差別」式的清底對待,造成「不做不錯」的沉淪,怕犯錯誤,誰也不做事、不想做事也不敢做事;而且加上「家世」、「出身」等因素,做事也沒什麼好處。於是造就官場「躺平」。其實「反腐」並沒有不對,問題在於習近平的「反腐」重點在於鞏固權力,而不是真正依法治、按規矩,只是用更大的權力去清除小權力的腐敗,那大權力就會有更大腐敗,絕對權力會產生絕對的腐敗,用極權反對腐敗,只會為更大的腐敗創造條件。

中國打貪腐,落馬「六虎」:上排由左至右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下排由左至右徐才厚、孫政才、令計劃。 圖:翻攝自網路
中國打貪腐,落馬「六虎」:上排由左至右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下排由左至右徐才厚、孫政才、令計劃。 圖:翻攝自網路

以「反腐」之名,行「權鬥」之實。後一代批鬥前一代,習近平全力反腐也就成了共產黨的「掘墓人」。中國觀察家認為:習近平對鄧、江、胡人馬大規模清洗就意味著他不會放棄權力,否則會失去自由,這給中國政治留下巨大隱患,未來會有許多類似的接班人遭遇當年劉少奇、林彪甚至「四人幫」的悲慘命運,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教育都會面臨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倒退。無怪乎王丹批評所謂的「第三個歷史決議」:歷數中共百年歷史,連習近平時代都蓋棺論定,怎麼聽怎麼像是一篇「墓誌銘」。

中共國防部7月29日例行記者會,國防部新聞局局長、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大校答記者問後,整理出一篇題為《沒有躺平等來的幸福,只有奮鬥拚出的精采》文章。仔細看看其內容,記者提問今年部分軍校招生「遇冷」狀況;吳謙先是強調「招生計劃完成率達99.6%」、「招生質量較往年穩中有升」,但隨後托託辭「部分考生身體、心理等條件不達標」、「安排少量徵集志願」,強調「不是生源不足、招生『遇冷』」;最後的「信心喊話」則夸夸其談:熱烈歡迎即將進入軍校的戰友。生逢盛世,期待你們不負盛世,磨礪自我,淬火成鋼。因為在這個風雲激盪的時代,沒有躺平等來的幸福,只有奮鬥拚出的精彩。但在「官話」的背後,不難推敲出中國大陸軍事院校這個「小社會」縮影裡,同樣也出現了「躺平」和「父母扭蛋」的問題。

解放軍空軍工程大學學生隊伍。 圖:翻播陸網/頭條號.小桂子談教育
解放軍空軍工程大學學生隊伍。 圖:翻播陸網/頭條號.小桂子談教育

首先要解釋解放軍軍校招生制度中所謂「徵集志願」,基本就是無法招滿計劃錄取名額,不斷「向下洗選」的一個替代名詞。吳謙所說身體、心理等條件不達標固然是因素之一,但更大的可能性在於報考人數減少。雖然吳謙在記者會上不斷強調「實際報名參加政治考核和體檢面試的優秀青年學生有近10萬名」、「錄取新生80%是各省排名前5%的考生」。但事實上的更突顯出報考人數與實際錄取數的落差,除了不符條件者之外,單一志願或考取後放棄恐怕也是重要的原因。另外,所謂「80%是各省排名前5%」,這只是在「父母扭蛋」的隱藏條件下,企圖搏取「翻身」機會的舊有社會現象;而在一個「特定條件」遭阻斷的狀態下,「5%」其實是在中國龐大人口數下被放寬篩選條件後數字。

這個與「父母扭蛋」有關的特定條件是:美國為防止國防機密遭竊限制國防學院相關學生赴美留學。因為在中國一般官二代、富二代要赴美留學,仗的未必是聰明才智,反而是父執輩多有力。過去解放軍軍校「重點栽培」放洋留學,國家給學費、生活費、研究費,學成就算返國任職也能在比較輕鬆的單位,在聰明才智過人、但沒有家世背景的狀況下,選擇唸軍校再獲得留美「翻身」就成了選項之一。但先是川普政府時期取消了3000名有中共軍校背景的赴美留學生簽證;再來今年7月拜登政府延續川普簽署的第10043號總統令:禁止跟中國的「軍民融合戰略」有關聯的中國學生與研究員入境美國,拒絕「國防七子」(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北京理工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西北工業大學、哈爾濱工程大學、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和南京理工大學)500名理工科研究生申請美國簽證;逼得中共不得不跳腳回應。這條路被堵死,招生減少就能得到合理解釋。

 

2018年發生在江蘇鎮江的解放軍老兵抗議事件。 圖:翻攝陸網(資料畫面)
2018年發生在江蘇鎮江的解放軍老兵抗議事件。 圖:翻攝陸網(資料畫面)

解放軍的問題除了在軍校招生之外,一般軍人的狀況更是潛在的危機。服役時,用高待遇、高工資籠絡人心,一旦退伍或轉業就成了「二等公民」,如果在地方上沒有人脈關係,退役後連工作都找不到。2017年「上京討公道」、2018年「鎮江之亂」,突顯解放軍退撫制度的空洞;所以這兩年抖音、微博視頻大量出現尊重退伍軍人、老闆照顧退役官兵、軍中同袍退伍後相互扶持的短片。但現實中,正因為「沒有人脈關係,退役後連工作都找不到」,軍隊「拉幫結派」成了隱形文化,而由習近平「認證」的嚴重貪腐,則有將近200名將領「被拿下」。這樣的部隊真的能打仗嗎?

「躺平」已然是中國面臨的最大問題。站在台灣,往好處想,這樣的中國看似強國,不過僅是「金玉其表」;往壞處想,「躺下」不見得不會站起來,反而是台灣無危機意識下,可能的措手不及。同時,平心而論,台灣的狀況並沒有好到那裡去,政二代、商二代、星二代…「父母扭蛋」的狀況好像同樣存在;財經節目上常講的「毛三到四」(代工廠的毛利率只有3到4%)、「坐二望一」(甚至只有1到2%),這不就是一種「內卷」?至於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停滯的薪資成長、走揚的物價,不也就是「割韭菜」?台灣的「躺平」是只做沒說?或許未來兩岸的競爭不會是在兵戎相見,而是比誰往下沉淪的速度慢些。那真是一種悲哀。

中國大陸「雙11」在習近平主張的「共同富裕」之下,今年大陸電商「天貓」,11天仍創下5403億元人民幣的突破成績,但卻被發現:成長率從以往的「逾兩成」大幅放緩至「8.45%」;與過往飆升相比幾近「躺平」。

延伸閱讀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