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陳昭南觀點》國民黨強颱來襲,趙少康套不出張亞中的「和平」法寶!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昭南
2582-10-24T08:32:54Z
總統蔡英文。   圖:翻攝總統府影片(資料照片)
總統蔡英文。   圖:翻攝總統府影片(資料照片)

中國海關總署於9月18日無預警地突然宣布:以台灣釋迦、蓮霧驗出太平洋臀紋粉介殼蟲(Planococcus minor)為由,公告「暫停進口」。

台灣總統蔡英文隨即在臉書宣告說:「護農業挺農民!立即啟動應變措施台灣水果」。她同時說:「中國片面違反國際貿易規範,這並不是第一次。今年2月的鳳梨事件,相信大家記憶猶新。這種突襲手段,顯然不是為了正常的貿易考量。當然,這些干預,不只有台灣的農產品受到影響,近年來,包括澳洲的紅酒和龍蝦,甚至近來中國停止核准立陶宛農產品進口許可的種種做法,都讓國際社會懷疑,中國真的有心遵守國際貿易規範嗎?」 

趙少康病態型政治操作總遭嚴重內傷

昔日金童趙少康隨即在臉書PO文揮出一句Slogan「蔡英文刺激大陸自爽  台灣農民慘嘗苦果」。

政媒兩棲的趙少康貫常以「蔡英文觸怒中共」為理由反覆述說著一種態度:「中共之所以會對台灣產生敵意和制裁的重要源頭」。他在該PO文中寫到:「面對一波波衝著農民而來的制裁,現在不是持續喊話激化對立的時候,而是應該和平對談,保住人民生計。」

這是很標準的「匪盜欺凌有理、良善跪地求饒」的病態心理,也是國民黨一再被邊緣化而非要被逼到送進太平間化為灰燼的最根本因素。

就藍營跟綠營恆久競爭的選票市場而言,藍營通常都會疾言厲色地指控綠營採取激烈態度對抗中共(辱華)而無端激化北京當局,乃導致兩岸敵意日益加深;相對而言,藍營則因主張「和平」卻被綠營扣上「親中賣台」的污名化下場,遂遭打入18層地獄。

藉此且先蹲下身來,試著對上述的命題給予兩個現實面向的理解。

首先,中共之所以會對台採取敵意,其公開的理由是因為民進黨執政,而且更因為北京認定民進黨就是「台獨黨」所致。而作為民進黨提名當選為總統的蔡英文就必須概括承受這一切敵對責任。所以,北京一動怒生氣,趙少康們就會搶先痛罵蔡英文政府不該故意激怒挑釁中共。這是很道地的尾巴搖狗的一個大笑話。

中廣董事長趙少康。 圖 : 翻攝自趙少康臉書
中廣董事長趙少康。 圖 : 翻攝自趙少康臉書

談不談既是北京說了算,台灣豈能坐以待斃?

只要肯老實地回憶一下,2016年蔡英文即使在就職文告中對中南海釋放了相當豐富的對話意願與善意,北京依然堅持採取漢賊不兩立的堅壁清野政策,緊閉對話大門已讀不回至今。

這現實說明了兩岸要不要對話乃係中共單方面決定。當中共決定蓋牌或明擺著不上談判桌,台灣也只能處於被動地位,無法取得善意接觸的叫牌權。

因此,中共對台的敵意與政治、經濟和軍事等多方面騷擾,並不是台灣單方面主動觸發,毋寧是中共當局有意不斷加深恐嚇效果的一種戰術手段。台灣基於國家安全考量,當然要對每一次的騷擾與欺壓隨時有所因應,總不能還忍氣吞聲乖乖等著被打壓凌遲。

至於,藍營自稱的主張「和平」,何以很容易被競爭對手輕易扣上「親中賣台」的大帽子?似乎應該反求諸己,先問問藍營自身有何完整論述去說服絕大多數台灣群眾,她們是否有足夠「能耐」讓中共接受他們提議的兩岸和平?而且尤其重要的,中共能否讓台灣人民確認其維持和平的承諾是可信任的。

和平的生活是全人類共同追求的目標,除非是瘋子或大惡不赦的魔鬼壞蛋,我完全不相信有正常人會反對和平共處的生活。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不分藍綠白黃的任何一個政黨,只要有誰能達成中共對台灣許諾永久和平,並且真正能讓台灣人民確實相信中共的和平承諾,這政黨絕對會在選舉中贏得空前大勝利。

與北京談和平,究竟是與虎謀皮或癡人說夢?

平心而論,就我對中共歷史性格之演進史以觀,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去跟中共談「和平共處」,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香港、西藏和新疆、蒙古的歷史教訓都還歷歷在目,已經足夠讓我們望之卻步,每回一想到都要不寒而慄了。

不過,台灣還是餘留著一些人無視於血淚斑斑的歷史教訓,仍抱持「不見棺材不落淚」的「堅定信念」繼續對「兩岸和平」望梅止渴。

原本被黨內視為邊緣人的張亞中,此次參與競選國民黨黨主席突報黑馬,就是這個鮮明例子。

9月25日以後究竟誰會當選該黨黨主席,非我所關心者。一則這是該黨內務事;再者,因為無論誰當選,這個政黨反正都已在台灣社會奄奄一息,可預測最好的狀況,其徒眾大約就是被TMD的柯文哲給大幅度顛覆收編而逐步走向淪亡之途。

只是這位目前競選聲勢越來越猛的張亞中先生,其所憑恃崛起的唯一法寶竟然會是一紙《創造兩岸和平備忘錄》。我無意鄙視張亞中追求和平的用心與善意,只是對於他那癡人說夢式的自我意淫內容,居然能成為被該黨黨員支持的理由而頗感惶恐顫抖。

國民黨主席候選人張亞中。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
國民黨主席候選人張亞中。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

張亞中:談不來和平協議就下台!趙少康傻眼了!

也就是說,張亞中這位政治學教授對中國共產黨的理解或認知竟然會是這麼的膚淺幼稚與低能。深奧的共黨理論暫且拋下不談,只就習近平以一人至尊權力即可把中國人民折騰到雞犬不寧地步,他豈會在乎一個張亞中(且假設他當選黨主席吧)的提議,並且還肯以對等身分地位坐下來談判所謂的「兩岸和平」?在美中對對抗已然成型的情勢下,從習近平專致於第三任如意過關的立場來看,台灣不過是其探囊取物的獵物罷了!

這樣的質疑,絕非我一人的問號,前述提到的極具政治企圖心的昔日金童趙少康也照樣對此夢語打上一百個問號。

9月22日張亞中應邀上到趙少康的直播節目中接受專訪時,雙方曾有多次激辯,尤其是趙少康多次犀利提問到「中共為何會接受」以及「台海兩岸互信基礎」時,張亞中總是迴避掉主題,頂多也只能以「不去談,不去試試看,怎麼知道成不成」的回答閃過趙金童的逼問。

比如說,趙少康以香港現狀為例,質疑不能相信北京遵守協議,張亞中則強調,「簽訂不能永保和平,但至少可先取得和平」???

張亞中還滑稽地表示:「中國是否敢相信台灣,因為台灣每次選舉完就翻臉,難道結婚時就會相信永遠不會離婚,他當然知道簽訂備忘錄不能永保和平,但至少可先取得和平」???

趙少康對此一回答極不客氣地加以駁斥,兩岸簽訂合約與結婚一事差太遠???

張亞中則搶答並再三強調,如果他擔任黨主席無法談到兩岸和平備忘錄,頂多就下台,有什麼損失。

趙少康也隨口斥之,「話不能這樣講」,趙特別提示說,屆時張亞中若是黨主席,這樣就下台太不負責任。

北京會願意跟在野的國民黨「平等式」對話?

全程訪問歷時一小時,可以感覺趙少康一直想要逼問張亞中如何落實跟北京去簽訂這「和平協議」的具體操作方法或程序。惟,張亞中從頭到尾都未能給出一個「具體可落實」的方案。

張亞中一再陳述「如何結束敵對走向和平」是他的行動理念,可是最重要的「如何」這兩個字的具體操作方案卻總是一語帶過。我看著屏幕上的對話鏡頭不免要想著,趙少康對於沒能聽到張亞中的成熟構想和藍圖一定感到十分失望,甚至是絕望。

易言之,鬧了半天,原來所謂這一紙偉大崇高的「和平協議」也只不過是書呆子的一個人的枯思奇想,跟當時韓國瑜所曾大聲嚷嚷的「貨出去、人進來、悶聲發大財」一樣,也是無法落地實踐的同一路貨色。

其實趙少康們的戰鬥藍,目前最急切也最難以突破的困境,無非就是如何才能讓北京當局願意跟台灣親中人士進行一場「對等性」的政治對話。

北京堅定不與執政的民進黨對話,這已是既定的現實,麻煩的卻在於北京會願意跟一個總是被打趴的台灣最大在野黨的國民黨「平等式」對話嗎?

2019年1月2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時,於北京人民大會堂發表習五條。他針對台灣問題,重申「海峽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九二共識」,並延伸鄧小平在1983年提出的鄧六條,提出「探索『兩制』台灣方案」,更進一步罕見公開批評「制度不同,不是統一的障礙,更不是分裂的藉口」。當時中共學者針對此一「習五條」而認為依照該政治原則,中共再無法兌現鄧小平時代所承諾的「台灣地區擁有獨立的外交和軍事權利」,更何況延續這兩年,習近平在中國境內所攪翻的中共統治秩序,誰還敢期待他會善意地跟國民黨「和平」代表平起平坐?

一國兩制的「習五條」:中國說了算!

我們且翻讀一篇頗具權威的文章即可管窺全豹。

就在習近平發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第10天,中共專責研究台灣問題的國發院王牌研究員王英津即迅速推出《設計「兩制」台灣方案需考量五要素》,其中第三點就很清楚點明:

既然先前的大陸領導人曾在公開場合就「一國兩制」在台灣的具體實施方案對台灣方面做出過承諾,大陸學界在設計「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時,就應在一定程度上遵循這些承諾。但是,遵循承諾並非意味著原封不動地照搬承諾。我們要看到,這些承諾有其特定的歷史背景。時過境遷三十多年,如今不論是中國大陸的發展局勢還是台灣島內的政治生態均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兩岸力量對比出現了根本性、結構性的逆轉,香港「一國兩制」實踐也給大陸未來治理台灣提供了可資借鑒的經驗教訓,加之國際社會的複雜多變。考慮到這些,我們認為,鄧小平先生當年關於「一國兩制」台灣方面的構想,並非完全適用於現在,未來設計台灣方案時不能無視以上變化而照搬原承諾。筆者認為,未來設計「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時,對於鄧小平先前的「承諾」,我們只能與時俱進地「參照」,而不能原封不動地「依照」。

該文在結論時又再一次提示說:

總之,「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設計是一個複雜的理論和現實問題,儘管積極歡迎台灣各界代表性人士參與設計,但最終方案的形成還是取決於大陸方面。一般來說,未來大陸實現統一的方式、兩岸力量對比變化、兩岸政治談判的成效、大陸對統一後治理有效性的評估、「台獨」勢力的消長狀況、以及台灣社會對於統一的態度等等,這些因素都將會直接或間接地影響到大陸官方對兩岸統一問題的研判,進而影響未來「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設計。

也就是說,所謂「一國」才是根本,至於「兩制」的設計則只能取決於中共的意志而決定「最終方案」,北京這意志,已經在香港表演過慘烈的一次展示,而一旦台灣連國防力量都要被連根拔起,這大約已清楚點明了台灣命運就只能是步入香港的後塵,2300萬人民只能引頸待戮,甚麼自由民主人權都成了糞土的悲運。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翻攝新華社(資料照片)

中共迄今無法併吞台灣,是不能非不為也!

如果藍營有志人士願意虛心研究中共的狼子野心,不只是對台,更是針對全世界的侵略與併吞,應該就一定會得出一個簡單而易懂的結論:美中對抗態勢已成定局,戰後台灣既已選擇站在美國這一邊,就只能站邊站到底。國民黨早日悟出這基本道理,就可能早日脫離親中魔咒而找到一個民主政黨的真正戰力跟民進黨一決高下,否則就只好繼續陷在蛇鼠兩端的困窘當中而沉淪到底。

再強調一次,中共併吞台灣是其圖霸世界的一個先行計畫,之所以迄今仍然遲遲無法動手,是不能也非不為也!

大野狼和三隻小豬的童話故事,或許可以強烈建議張亞中教授(或主席)多讀幾遍吧!

作者陳昭南: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陳昭南觀點》國民黨強颱來襲,趙少康套不出張亞中的「和平」法寶!

話題討論

熱門話題 more >
話題
討論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