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北大博士生「臥底」兼外賣哥 揭露外送平台「數字控制」 剝削勞工

新頭殼newtalk | 黃奕慈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北京大學博士生陳龍揭露外送平台的「數位控制」,圖為百餘名台灣富胖達外送員聚集控拆公司惡意變相減薪。 (示意圖)   圖 : 唐復年/攝
北京大學博士生陳龍揭露外送平台的「數位控制」,圖為百餘名台灣富胖達外送員聚集控拆公司惡意變相減薪。 (示意圖)   圖 : 唐復年/攝

近日一名北京大學博士後研究員的半年外送經歷,成為網路輿論焦點,他揭露外送平台罔顧外送員的安全,他藉由收集數據,分析外送平台的數據系統讓員工面臨高強度工作壓力與安全風險。

綜合媒體報導,北大博士生陳龍為了完成博士論文,在北京中關村的一家外送員團隊中,花了5個半月來體驗外送員的生活,他的論文名為「『數字控制』下的勞動秩序—外賣騎手的勞動控制研究」,在2020年底刊登於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主持的一級專業學術期刊「社會學研究」。

陳龍在內文指出,外送員的送餐時間不能超時,但有時候外送員節省時間抄近路,外送平台的數據系統就會記錄下來,然後更壓縮配送時間,也就是說原本外送員節省下來的時間,是為了休息或者接更多單,卻被電腦系統控制。

陳龍也分析,有時候外送員為了避免超時送餐,甚至得面臨「超速、逆向、闖紅燈」等危險駕駛手段,才能趕得上系統預設的時間。他指出,這是配送數據系統不斷壓縮外送員的配送時間,「平台與零工經濟就是一個牢籠,他(勞動者)不可能在勞動力市場上佔據主導權,而大數據的壟斷把騎手壓榨到人類極限,成為了剝削騎手的幫兇。」

根據香港「中國勞工通訊」的統計數據指出,在2019年上半年,上海市的快遞、外送行業的各類交通事故就有325起,造成5人死亡、324人受傷。對此,陳龍也在論文指出,外送員本身的反抗力量是很微弱的,在發生勞資衝突時,外送店家就會隱身,而配送平台也不會承擔責任,還會擔任仲裁者的角色。

陳龍還提出,即使外送員有所不滿,也不知道要找誰來發洩,因為老闆到底是誰,外送員也找不到了,他甚至表示「我當時就發現很多騎手是在真情實感地罵手機系統,覺得問題都是這個系統造成的。」

根據陳龍的分析,在這樣數位管理之下,外送平台公司似乎沒有直接控制外送員,但實際上是淡化了平台公司身為雇主的責任,還把勞資衝突轉嫁到了系統跟消費者之間,好像不是外送平台公司應該負的責任。

紐約人權組織「中國勞工觀察」執行主任李強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 :「核心問題是中國沒有工會,也就是說資方可以不管外送員怎麼把餐送達,只要管送餐時間,並且透過收集數據來壓縮送餐時間。外送員沒有集體談判的權力,面對資方就處於弱勢立場。」

近日一名北京大學博士後研究員的半年外送經歷,成為網路輿論焦點,他揭露外送平台罔顧外送員的安全,他藉由收集數據,分析外送平台的數據系統讓員工面臨高強度工作壓力與安全風險。

綜合媒體報導,北大博士生陳龍為了完成博士論文,在北京中關村的一家外送員團隊中,花了5個半月來體驗外送員的生活,

他的論文名為「『數字控制』下的勞動秩序—外賣騎手的勞動控制研究」,在2020年底刊登於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主持的一級專業學術期刊「社會學研究」。

阿里巴巴旗下的餓了麼與騰訊旗下的美團外賣競爭激烈。   圖 : 翻攝自知乎專欄
阿里巴巴旗下的餓了麼與騰訊旗下的美團外賣競爭激烈。   圖 : 翻攝自知乎專欄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