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讀享頭殼幣✦喝咖啡換iPhone ⓘ
瀏覽15 請下滑瀏覽 即可獲得頭殼幣 ⓘ
立即領取 即可獲得頭殼幣

報復性罷免可以停了!罷韓大將尹立籲:回歸理性討論與修法

新頭殼newtalk | 黃順祥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WeCare高雄」發起人尹立指出,以罷韓和罷捷的例子很清楚知道,有根基於事實論述的罷免理由,跟荒謬無理的理由,社會的支持力道就有很大差異。   圖:翻攝自尹立臉書
「WeCare高雄」發起人尹立指出,以罷韓和罷捷的例子很清楚知道,有根基於事實論述的罷免理由,跟荒謬無理的理由,社會的支持力道就有很大差異。   圖:翻攝自尹立臉書

自從前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通過後,全台開始出現報復性罷免立委、議員的行動,對此,「WeCare高雄」發起人尹立今(8)日以罷韓與罷捷的例子分析,質疑行政首長與民意代表用同個罷免標準很奇怪,應有不同的標準,並表示若接著要推動罷免立委陳柏惟、吳思瑤的罷免案,只會增加社會的動亂與公共資源的浪費,呼籲讓報復性罷免先告一段落,回歸理性討論與修法,讓台灣的自由民主法治可以更加深化。

尹立稍早在臉書上指出,經過罷捷之後,他想應該靜下來理性思考罷免真正的民主真諦,尤其在台灣民主化走過這麼多年後,後續推動3Q哥與吳思瑤委員的罷免案是否有正當性?台灣社會自有一種判斷的標準,回歸理性的討論,才能讓民主更加的深化。

尹立坦言,選舉罷免都是人民的權力,也明確地寫在憲法中,並制定在立法委員修訂的法規內訂定遊戲規則,資深媒體人趙少康不止一次在媒體上質疑罷免制度,這次也公開呼籲停止報復式罷免,部分概念他認同,但仍有很大部分覺得可以討論,首先,不是所有國家都有罷免制度,但既然憲法明定人民有罷免的權力,除非修憲,否則罷免就是目前台灣民主機制之一,但罷免的遊戲規則怎麼走,確實可以透過立法院的修法,來更符合現代化民主的法規設計。

尹立以罷韓與罷捷案例分析,第一,韓國瑜跟黃捷兩個罷免案有個本質上的不同,一個是罷免行政首長,另一個則是民意代表,但是用同一個罷免標準,這是很奇怪的,畢竟過去罷免成功的案例不多,在立法之時,確實思考不周。

尹立接著說,行政首長掌握行政資源,下屬單位都會因為首長的因素,對所管轄的地方產生極大的施政好壞影響,所以一旦不適任卻又拖到任期結束才改選,傷害就已經造成,例如韓國瑜除了背棄市民外,在輕軌的決策,造成高雄市軌道建設延遲了一年多,就算要重啟,所耗費的時間與經費更是不斷增加,類似的案例還有許多,競選時的承諾也都沒有認真規劃推動,繼續擔任市長,只是拖累高雄市的進步,但民意代表則是不同,民意代表主要是監督行政權,不管議員或是立委,都是多席次,代表社會多元不同的聲音,不會因為首長一人決策造成莫大的傷害,所以用同一個罷免標準是很奇怪的事情,所以他認為在憲法沒有修訂的情況下,罷免首長與民代應有不同的標準,畢竟在本質上就有很大的不同。

尹立評論,第二,法令本來就是因為社會的脈動與實際的情況來與時俱進,韓國瑜在當台北縣立委時就被提起罷免,只是當年國民黨掌握政府與國會,兩次修法是為了因人設事,保國民黨立委過關,因此建立了一個完全不可能的罷免門檻,後來因為割闌尾事件後,才又修法制定了25%這樣的門檻。用在行政首長上,當初也一堆藍營名嘴講門檻太高,但仔細想,為何罷免韓國瑜後,藍營不敢推罷免綠營的直轄市長?其實25%對於市長這個層級,真的非常不容易,不然也不會針對議員下手。

尹立指出,第三,在未修法的情況下,目前罷免遊戲規則就是如此,但兩個案例很清楚知道,有根基於事實論述的罷免理由,跟荒謬無理的理由,社會的支持力道就有很大差異,韓國瑜罷免理由書得到市民的支持,不僅罷免票數高達94萬票,遠高於罷免門檻的57萬,更高於他當初當選的票數87萬許多,而罷免黃捷的理由荒謬反智,不僅連門檻都達不到,還遠低於不同意罷免的票數。

尹立強調,接著要推動罷免3Q哥與吳思瑤委員,實在也看不出對社會進步正面的理由,繼續推動不僅毫無正當性,只會增加社會的動亂與公共資源的浪費,所以他公開呼籲,讓報復性罷免先告一段落,回歸理性討論與修法,讓台灣的自由民主法治可以更加深化。

「WeCare高雄」發起人尹立今(8)日以罷韓與罷捷的例子分析,質疑行政首長與民意代表用同個罷免標準很奇怪,應有不同的標準。

尹立表示,若接著要推動罷免立委陳柏惟、吳思瑤的罷免案,只會增加社會的動亂與公共資源的浪費,呼籲讓報復性罷免先告一段落,回歸理性討論與修法,讓台灣的自由民主法治可以更加深化。

尹立指出,以罷韓和罷捷的例子很清楚知道,有根基於事實論述的罷免理由,跟荒謬無理的理由,社會的支持力道就有很大差異。

尹立今(8)日以罷韓與罷捷的例子分析,質疑行政首長與民意代表用同個罷免標準很奇怪,應有不同的標準。   圖:翻攝自尹立臉書
尹立今(8)日以罷韓與罷捷的例子分析,質疑行政首長與民意代表用同個罷免標準很奇怪,應有不同的標準。   圖:翻攝自尹立臉書
讀新聞享好禮
活動說明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請下滑瀏覽 領取頭殼幣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