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玉昌觀點》《鬼滅之刃》如何扭轉奇蹟 寫下日本一頁起死回生的傳奇

新頭殼newtalk 文/朱玉昌
1970-01-01T00:00:00Z
鬼滅之刃在日本爆紅。   圖:朱玉昌取自網路合成
鬼滅之刃在日本爆紅。   圖:朱玉昌取自網路合成
《鬼滅之刃》無疑是當前日本最賺錢的動畫IP,但竄起之路並非一路平坦,漫畫連載初期並未受到漫迷青睞而險些遭到撤稿命運,所幸故事中心主軸與傳統敘事套路存有極大差異,讓作者吾峠呼世晴贏得連載起死回生的轉捩點。是珠玉總需時間打磨,作者用細膩觀點將人性中「殘酷」與「理解」的情感面,以非正邪二元對立方式柔軟地勾勒出來,當珠玉光澤綻露,識貨的知音人早已站在面前伸出雙臂迎接「鬼滅奇蹟」展現。目前漫畫作品,依日本Oricon公信榜統計,2020年銷量超過8仟萬冊,擊潰《航海王》蟬聯十一年榜首神話,榮登日本漫畫史上銷售最快的作品,並締造出暢銷書排行榜從第1名到第22名「完全屠榜」的輝煌紀錄,截至2020年12月底,累積總銷量達1億2仟萬冊。其延伸的電影,12月28日,日本票房突破324億日幣,擠下穩坐票房冠軍十九年的《神隱少女》,成為日本影史票房新盟主。

目前身處台灣的每個人,除籠罩在近乎麻痺的疫情與口水不斷的政經訊息外,如果尚不知道什麼是《鬼滅之刃》,顯然是對社會趨勢掌握,僅止於自我熟悉領域,不自覺便落入社會盲點而產生世代差距。看看現下,台灣市場充斥著各種「鬼滅」商品,信義商區裡「鬼滅」專賣臨時櫃天天人龍綿長,10月30日才上映的劇場版電影,更無懼疫情勢如破竹,兩個月票房直逼新台幣六億大關,成為2020年台灣最賣座的電影。

再看看源頭日本,12月28日,片商正式對外宣布,日本票房突破324億日幣,擠下穩坐票房冠軍十九年的《神隱少女》,成為日本影史票房新盟主。而作者吾峠呼世晴原著漫畫銷售更是供不應求,書本在幾度缺貨下,依日本Oricon公信榜統計,年銷量已超過8仟萬冊,擊潰《航海王》蟬聯十一年榜首神話,榮登日本漫畫史上銷售最快的作品,並締造出暢銷書排行榜從第1名到第22名「完全屠榜」的輝煌紀錄,截至2020年12月底,累積銷量突破1億2仟萬冊。

「鬼滅」無疑是當前日本最賺錢的動畫IP(智慧財產權),業者抓緊商機,趁勢推出涵蓋出生到死亡,接近全方位的聯名產品,撇除漫畫出版商集英社不談,主要製造販售「鬼滅」周邊商品的SK Japan公司,近半年股價就翻漲1.4倍;合作出品發行動畫的東寶株式會社,股價則成長了25%;負責影片投資製作及發行的Aniplex株式會社更帶動母公司索尼股價半年揚升35%。對於膠著在經濟泡沫夢靨的日本,「鬼滅現象」絕對是一劑促進庶民經濟的強心針。

隨著鬼滅狂潮,整個日本社會應運而生諸多「鬼滅」新名詞,如滿足收藏慾購買過多周邊商品而掏空錢包的「鬼滅貧窮」,處處聽到、問到「你還沒看《鬼滅之刃》嗎?」的「鬼滅騷擾」,而主角炭治郎為保護妹妹禰豆子所引發的內心語「因為我是長男所以要忍耐」已變成父母教育孩子,要求兄姐要保護弟妹的「鬼滅育兒法」,連日本首相菅義偉接受國會質詢時,也忍不住引用作品台詞「全集中呼吸」。總結2020年,新冠病毒在日本,恐怕都難敵「鬼滅旋風」。

事實上,「鬼滅」竄起之路並非一路平坦,在《週刊少年Jump》連載初期曾一度面臨腰斬命運。「鬼滅」故事以日本大正時代為背景,描述主人翁竈門炭治郎一家遭到鬼王無慘滅門,妹妹禰豆子逃過死劫卻轉化厲鬼,炭治郎為救妹妹回復人性,加入鬼殺隊,踏上斬妖除魔求取解方的征途。論故事結構,作者吾峠呼世晴循的是日本人氣漫畫「熱血」、「友情」、「勝利」的王道路線,情節萃取現下暢銷漫畫精髓,成為一部集大成的綜合體。正因劇情太多雷同哏,加上「新手作者」前期鋪陳緩慢,以至漫畫連載初始並未受到漫迷青睞而險遭撤稿命運。

所幸「鬼滅」中心主軸與傳統敘事套路存有極大差異,主人翁打鬼目的不是置鬼於死地,而是想「救贖」鬼。炭治郎因遭滅門而怨鬼,但愈了解鬼的心酸就愈同情鬼,他願望每個鬼都能找到平靜而安歇。劇情發展到原作第四卷第29話〈那田蜘蛛山〉,這是進入「鬼滅」世界真正激盪起的第一波高峰,作者整體營造的佳境,讓她贏得連載起死回生的轉捩點,這一單元不減殘酷,卻是一個極其動人的故事,作者藉家庭羈絆和親情之愛完勝讀者,同時迎來任職Aniplex企劃製作部四課的「鬼滅鐵粉」高橋祐馬慧眼,之後,高橋成功提案並開啟進軍動畫大門。

「鬼滅」差異化的亮點在於對「人設」的形塑,吾峠呼世晴善用閃回手法,在每場人鬼對陣中,以回憶方式娓娓道盡每個角色為何而戰,用最精簡的篇幅輪番細數鬼殺隊登場的「九柱」成員和主要角色背景,對於反派「十二鬼月」與「鬼王」的塑造堪稱精心,聚焦鬼也曾經為人,有悲傷過往,保有人的良善脆弱之心,讓讀者在體會每個角色心靈的同時一掬惻隱的淚水。是珠玉總需時間打磨,吾峠呼世晴用細膩觀點將人性中「殘酷」與「理解」的情感面,以非正邪二元對立方式柔軟地勾勒出來,當珠玉光澤綻露,識貨的知音人早已站在面前伸出雙臂迎接「鬼滅奇蹟」展現。

融合王道與新銳元素,動畫製作人高橋祐馬絕對是「鬼滅」邁向傳奇之路的重要推手與知音。他敲定合作默契深厚的動畫團隊幽浮社(ufotable),要求還原漫畫細節但不改劇情,注重畫面線稿濃淡,推求色調極限,務必將原作魅力發揮到極致,做好每個畫面都像藝術畫般精緻。因此,觀眾才有了沉浸在浮世繪巨匠葛飾北齋活靈活現經典畫作〈神奈川沖浪裏〉溶入主人翁必殺技「水之呼吸」的視覺饗宴。當然,最棒的動畫態勢不能只有華麗場面,聽覺上還需配上絢麗的聲效,光是索尼旗下搖滾精靈LiSA主唱的片頭曲〈紅蓮華〉,網路下載量即超越百萬次,並連續奪下日本共38項數位榜冠軍。

動畫播出前夕,Aniplex團隊將前五集剪輯成特別精華版,投入兩週時間在全日本11間劇場密集連播,接著辦理特映會,邀集漫畫粉絲搶先觀賞,由漫粉率先發起網路社群攻勢,這股網路原生力量營造的正面口碑奏效,讓各地電視台相繼願意挪出時段播映,其中無線電視台就涵蓋全國收視範圍七成,超過8000 萬人可以準時收看。「鬼滅效應」不僅由此展開,社群標籤連結擴散速度更為驚人,各種討論與創意「呼吸」貼文鋪天蓋地,在Instagram上的主題標籤(Hashtags)一時間達到200多萬則,讓原本不屬於鬼滅掛的觀眾不想知道都很難。

相信只要稍微「用心」看過《鬼滅之刃》的人,無論年齡,極少不被故事中的某個角色所吸引,無論這個角色是人?是鬼?作者總有辦法近乎濫情似地戳中喜愛者的淚點。好比主人翁每回搏殺惡鬼後的慘勝,表情沒有喜悅,而是一種悲憫與嘆息。那些瀕臨魂飛魄散的正反魯蛇,也能在瞬間拾回失落的良知良能,闔上眼就是獲得求仁得仁的最大解脫。像「鬼滅」這樣深觸人心的佳構劇,無怪受眾橫跨男女老幼,尤其兄妹牽絆的情感,更激起無論台灣、日本大量30至40歲女性的母性之愛而成為主力鬼滅粉。

從2016年2月問世的《鬼滅之刃》,歷經四年連載與陸續集結單行本發行,第二十三卷完結篇以謙遜式395萬冊,略低《航海王》第六十四卷400萬冊的首刷量,技術性向《航海王》致敬。12月4號日本大氣上市當天,集英社破天荒砸下重資,將劇中十五名角色平均分配在《讀賣新聞》、《朝日新聞》、《每日新聞》、《產經新聞》、《日本經濟新聞》五家極具分量的全國性報紙,每個角色各占一頁全版寫真廣告,藉此高調宣告「鬼滅」故事結束。

吾峠呼世晴見好就收的作法,對應日本許多暢銷作品畫了幾十年,因利益不捨收尾的歪風形成強烈反差,這個阻絕作品「尾大不掉」負面口碑及可能意外釀成「殘局」遺憾的決定,換得的是恰到好處的「經典永恆」名聲。乍看故事落幕了,作家當下也少賺了些錢,但事實是如此嗎?讀者反倒該佩服吾峠呼世晴擁有如此懂得持續名利雙收的智慧。讀者若真以為「鬼滅」就此走下舞台,那肯定就大錯特錯了。

台灣市場充斥著各種「鬼滅」商品,信義商區裡「鬼滅」專賣臨時櫃天天人龍綿長

撇除漫畫出版商集英社不談,主要製造販售「鬼滅」周邊商品的SK Japan公司,近半年股價就翻漲1.4倍;合作出品發行動畫的東寶株式會社,股價則成長了25%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