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觀點》習近平發窮瘋 猛吸民企國企血

新頭殼newtalk 文/林保華
1970-01-01T00:00:00Z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照)   圖:新華社(資料照)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照)   圖:新華社(資料照)

去年12月,中共忙著召開政治局會議與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目的是確保今年經濟的發展。因為除了經濟發展之外,中共早已失去它存在的合法性。

經濟工作當然會列出一大套東西,加上大外宣的配合,8年趕上美國之類也由洋人嘴巴裡說出來了,中共再窮,也付得起買嘴巴的錢。但這是政治,不是經濟。政治可以靠嘴巴,經濟則要看行動。

這些會議,又擺出什麼“需求側改革”、“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反壟斷”等等,但是看中共近來的經濟行動,最令人矚目的是在搶錢!因為習近平這些年對外大撒幣,窮兵黷武,以及維穩的無止境開支,政府已經一堆債務而國窮財盡,螞蟻金服的事,本來以為拖延一些時間可以妥協化解,現在看來不是如此。就像對待其他民企一樣,擺出了吞下去的架式。

中國本來就沒有真正的民企,如果有,也只是李克強嘴裡而被習近平藐視的地攤經濟,那同GDP無關,只是暫時的謀生手段而已。而民企能夠發展到一定規模,不是官方支持,就是權貴安排代理人變相介入或乾脆自己參與,前者如明天系肖建華,後者如安邦系吳小暉。這樣強硬背景都被習近平收拾了,遑論其他。

習近平是擔心什麼?僅僅是他們富可敵國的威脅嗎?這當然是。還有其他,那就是對他們財產的覬覦。尤其現在在“發窮瘋”,不管黑貓白貓,有血就吸;也不管民企國企,有血就吸。不是嗎?連作為國企標桿的茅台酒,也無端端被迫轉讓4%的股權給貴州省地方政府,無端端就分薄了股東的權益,這還叫市場經濟嗎?根本就是強盜經濟。

要記得,貴州也是習家軍的標桿,習近平的第一親信栗戰書是從貴州提拔到中央成為習近平的副手;習近平為了安排可能的接班人陳敏爾進入政治局,就硬生生把孫政才從重慶拔除,理由是八桿子也打不到一塊兒的“薄熙來餘黨”,從而讓陳從貴州來重慶接手,為下一步進入政治局常委鋪路。陳敏爾最大的功績是在貴州“脫貧”,現在脫貧不但在貴州是個笑話,還為此擴大為全國的笑話。涉及習近平的功績,什麼謊言都必須說。貴州省政府搶茅台的股權,正好說明貴州沒有脫貧,中央政府也在發窮瘋搶錢。

也是在去年12月,前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前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理事長戴相龍在中國社科院舉辦的養老金論壇上建議,將一定比例的土地出讓金以及被沒收的貪官財產劃入全國社會保險基金,來充實養老金儲備。這樣的高官竟然如此天真無邪,中共反貪反了幾十年,什麼時候公佈過反貪的帳目流到哪裡去?尤其習近平反貪赫赫戰果,例如軍內對將領財產的沒收,包括毛澤東黃金雕像,點鈔機點現金都點壞了,一案就是幾十億、幾百億,這些反貪財產都到哪裡去了?是不是改塑習近平的黃金雕像?雖然國窮財盡,習近平的肚腩可越來越大,應該超過了江澤民。

中共就此唯一一次洩露出來的機密,是說薄熙來在重慶打黑時,把沒收來的黑道及其有關的民企(把民企抹黑才有理由沒收財產)挪入他的小金庫。那麼打薄專家的習近平是不是也有這一手?戴相龍是不是不想活了?

中共這一套,不是現在才發明。毛澤東從搞湖南農民運動,再到井岡山落草,靠得就是“打土豪,分田地”,但這僅僅是為了爭取農民與流氓無產者的支持。台灣名嘴不曉得還有另一個口號,那就是“打土豪,分浮財”。土地是不動產,沒法放進自己口袋裡;浮財則是金錢首飾衣物等細軟財產與生活資料,還包括鴉片(黑土),後者怎麼分也從來沒有帳目。當共軍被圍剿做鳥獸散時,高層會拿出來按照級別分一些,然後各自逃生。我看到的資料,包括紅軍“長征”前夕的1934年,分給留守江西的一些作為安撫,否則怎麼留得住?再就是到了陝北後西路軍被馬家軍擊潰逃命時,高層也分了一些,所以有些回到了延安,有些去了新疆,還有一些留下來被俘或散落民間。在分這些浮財時,最吃香的是黑土!

1949年中共建國,除了農村土改繼續打土豪之外,在城裡沒收國民政府的企業、外資企業(怡和、太古、匯豐等等);對民族資產階級是社會主義改造,從代工代銷、四馬分肥到公私合營到領取定息,一直沒有動到“浮財”,到了文革才由紅五類的紅衛兵衝入民居搶奪浮財,實現財產的徹底轉移。

沒路用的共產黨有了這些不動產與浮財,還把經濟搞得一塌糊塗,要由鄧小平搞“改革開放”。現在看來只是對民企的“養套殺”。如果不是美國的貿易戰,對外資也是如此,看看4年前外資(包括台資、港資)就是如此,要不然李嘉誠怎麼率先跑路?現在再優待,可以相信嗎?

習近平發窮瘋 猛吸民企國企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