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蔡筱穎觀點》《時代周刊TIME》「年度人物」歷史信譽 在法國踢到了鐵板

新頭殼newtalk 文/蔡筱穎
1970-01-01T00:00:00Z
《時代周刊》封面專題2020年度守護者阿薩·特歐黑(Assa Traoré)   圖:擷取自推特
《時代周刊》封面專題2020年度守護者阿薩·特歐黑(Assa Traoré)   圖:擷取自推特

美國《時代周刊》(Time)90年「年度人物」歷史的信譽在法國踢到了鐵板。

只因為《時代周刊》的封面專題2020年度守護者,選出的法國衛士阿薩·特歐黑(Assa Traoré),對《時代周刊》而言,是領導抗議「針對少數族裔的警察暴力」英雌,儘管阿薩對上《時代周刊》封面表示是對自己反種族歧視鬥爭的認可,但是,對大多數的法國人而言,她只是一個捍衛流氓、強姦犯的共犯結構。

阿薩·特歐黑的弟弟阿達瑪(Adama Traoré)是一個慣犯,警方登記在案的犯罪紀錄就有暴力對抗警察、勒索、死亡威脅、無照駕駛、販毒、盜竊,兩度入獄,第二次入獄時還有獄中性侵的罪狀。2016年7月19日,他因拒絕向憲兵出示證件而逃跑,三次逃捕的過程中,與憲兵暴力相向,最終在警局的拘留所的偵訊中離奇死亡,最後一句話是,我無法呼吸。

也因為這句話,阿薩·特歐黑堅持弟弟是死於警察暴力,開始了她對抗警察針對少數族裔暴力的抗爭運動。尤其,解剖後死因仍然不明,調察報告有指向阿達瑪的健康問題,也有質疑警方疑似濫權暴力。4年來,阿薩·特歐黑發起的抗議運動有遊行也有與警方的暴力騷亂,今年6月美國的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事件更助長了她發起的抗議運動,巴黎就有2萬人上街支持反歧視示威。

法國民眾支持反歧視運動,但並不意味,支持一位捍衛抗拒被捕的而死的罪犯,因此,時周的選擇,引來法國社會的一片譁然,在《時代周刊》推特下最多的留言,就強調阿薩·特歐黑捍衛的只是一名強奸犯。

民眾嘲諷《時代周刊》不了解法國社會,以管窺天,做了錯誤選擇,對於法國社會而言,今年的英雄應該是因展示先知漫畫慘遭斬首的歷史教師帕蒂(Samuel Paty),他才是捍衛共和國價值的英雄。

也有反感時周企圖將美國的事件「全球化」,支撐菁英左派觀點,在反川普之後,以反種族主義的便宜運作,進行從政治到思想全球化本質的霸權操控;更有陰謀論指出,在法國反《全面安全法》的抗議不斷,政府聞警察暴力而生畏之時,《時代周刊》的選擇別有用心,故意抹黑法國是盛行警察暴力和有伊斯蘭恐懼證的種族主義仇外國家,在法國社會製造混亂,摧毀法國的普世價值。

評論家梅倫(Paul Melun)12日就在《費加洛報》(Le Figaro)批評美國媒體形塑阿薩·特歐黑為種族主義的殉難者,只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為的是北美利益考量:一是資本主義精英炒作西方少數族裔話題轉移注意力,維護經濟利益;二是以民主黨為主的領導決策層,利用這個話題讓民眾忘記他們無法幫助平民階級走出困境,也無法迎接21世紀環保、經濟、移民等問題帶來真正挑戰的事實;三是娛樂圈明星,通過反種族主義的表態獲取全球讀者的好感,發展媒體事業。

電視也針對這個有莫大爭議的封面人物做報導,受邀來賓說,這個美國媒體觀點的選擇令人噁心,連評論都不值得,尤其是他們無視多少警察遭受死亡威脅、被肉搜,連家人出門都有生命危險,還有許多執勤中捐軀的警察,只因阿薩·特歐黑要捍衛的少數族裔不斷的向警察施以暴力,而菁英捍衛的少數族裔觀點,只是政治正確的弔詭。

只因為《時代周刊》的封面專題2020年度守護者,選出的法國衛士阿薩·特歐黑(Assa Traoré),對《時代周刊》而言,是領導抗議「針對少數族裔的警察暴力」英雌,儘管阿薩對上《時代周刊》封面表示是對自己反種族歧視鬥爭的認可,但是,對大多數的法國人而言,她只是一個捍衛流氓、強姦犯的共犯結構。

阿薩·特歐黑的弟弟阿達瑪(Adama Traoré)是一個慣犯,警方登記在案的犯罪紀錄就有暴力對抗警察、勒索、死亡威脅、無照駕駛、販毒、盜竊,兩度入獄,第二次入獄時還有獄中性侵的罪狀。2016年7月19日,他因拒絕向憲兵出示證件而逃跑,三次逃捕的過程中,與憲兵暴力相向,最終在警局的拘留所的偵訊中離奇死亡,最後一句話是,我無法呼吸。

也因為這句話,阿薩·特歐黑堅持弟弟是死於警察暴力,開始了她對抗警察針對少數族裔暴力的抗爭運動。尤其,解剖後死因仍然不明,調察報告有指向阿達瑪的健康問題,也有質疑警方疑似濫權暴力。4年來,阿薩·特歐黑發起的抗議運動有遊行也有與警方的暴力騷亂,今年6月美國的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事件更助長了她發起的抗議運動,巴黎就有2萬人上街支持反歧視示威。

法國民眾支持反歧視運動,但並不意味,支持一位捍衛抗拒被捕的而死的罪犯,因此,時周的選擇,引來法國社會的一片譁然,在《時代周刊》推特下最多的留言,就強調阿薩·特歐黑捍衛的只是一名強奸犯。

民眾嘲諷《時代周刊》不了解法國社會,以管窺天,做了錯誤選擇,對於法國社會而言,今年的英雄應該是因展示先知漫畫慘遭斬首的歷史教師帕蒂(Samuel Paty),他才是捍衛共和國價值的英雄。

也有反感時周企圖將美國的事件「全球化」,支撐菁英左派觀點,在反川普之後,以反種族主義的便宜運作,進行從政治到思想全球化本質的霸權操控;更有陰謀論指出,在法國反《全面安全法》的抗議不斷,政府聞警察暴力而生畏之時,《時代周刊》的選擇別有用心,故意抹黑法國是盛行警察暴力和有伊斯蘭恐懼證的種族主義仇外國家,在法國社會製造混亂,摧毀法國的普世價值。

評論家梅倫(Paul Melun)12日就在《費加洛報》(Le Figaro)批評美國媒體形塑阿薩·特歐黑為種族主義的殉難者,只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為的是北美利益考量:一是資本主義精英炒作西方少數族裔話題轉移注意力,維護經濟利益;二是以民主黨為主的領導決策層,利用這個話題讓民眾忘記他們無法幫助平民階級走出困境,也無法迎接21世紀環保、經濟、移民等問題帶來真正挑戰的事實;三是娛樂圈明星,通過反種族主義的表態獲取全球讀者的好感,發展媒體事業。

電視也針對這個有莫大爭議的封面人物做報導,受邀來賓說,這個美國媒體觀點的選擇令人噁心,連評論都不值得,尤其是他們無視多少警察遭受死亡威脅、被肉搜,連家人出門都有生命危險,還有許多執勤中捐軀的警察,只因阿薩·特歐黑要捍衛的少數族裔不斷的向警察施以暴力,而菁英捍衛的少數族裔觀點,只是政治正確的弔詭。

只因為《時代周刊》的封面專題2020年度守護者,選出的法國衛士阿薩·特歐黑(Assa Traoré),對《時代周刊》而言,是領導抗議「針對少數族裔的警察暴力」英雌,儘管阿薩對上《時代周刊》封面表示是對自己反種族歧視鬥爭的認可,但是,對大多數的法國人而言,她只是一個捍衛流氓、強姦犯的共犯結構。

美國《時代周刊》(Time)90年「年度人物」歷史的信譽在法國踢到了鐵板。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