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習大象踩死大螞蟻:馬雲設計史上最大搶錢案GG了?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昭南
1970-01-01T00:00:00Z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 : 翻攝自新華網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 : 翻攝自新華網

對台灣多數人民而言,本周最緊張的事件無非就是美國大選投開票結果川普能否連任。不過根據美國特殊選制和郵寄投票接近上億選民的現狀來看,選舉結果已經陷入延宕紛擾的現狀,一般推測,此一混亂局面既已進入法律訴訟程序,甚至可能會延續到明年一月底的總統就職日都還未必能定案。似此總統選戰展開延長賽,則美國政局必然充滿變數,也升高了全球不確定因素。身在局外的台灣人,只能沉靜以待了!

就在美國社會舉國陷入混亂焦慮之超現實時段裡,中共卻也同步在美國總統投票日前一天,掀開一場更具超現實感的舉世震驚之最大國際吸金案:原定11月5日上市的「螞蟻金服」被叫停,致使此一創下人類史上最大的首次公開募股(IPO)突生巨大變數。台灣國內參與此次「螞蟻金服」IPO認購案者有國泰人壽、富邦人壽和中國人壽三間壽險業者,僅國壽、富邦成功申購,國壽拿到983萬4845股、約29.65億元,富邦拿到18.8萬股、約5620萬元。面對「螞蟻金服」上市喊卡,國壽、富邦指出,由於資金尚未匯出,認購方不受影響,後續則有待情勢演變再行調整。

被退休的馬雲竟然又玩出更大的金融核彈

本吸金案之劇情高潮比起好萊塢電影之格調更加精采,特別是已被套牢的天量資金則更是令人咋舌。據金融媒體目前統計,「螞蟻金服」單單 A 股認購金額就已高達 19.1 兆人民幣(約合 2.8 兆美元),約等於全球第六大經濟體,也就是 2019 年的英國 GDP 總值。

而這個跌宕起伏的金融IPO劇本,一開始多數人都認定是中國互聯網第一奇人馬雲所規劃撰寫的,結果呢,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劇本的最終定稿者仍然無法擺脫中共的魔手,只消中南海幾個簡單動作,此一全球史上最大金額的IPO之終局命運就被徹底改寫了。

不識內情的人或許都會問:馬雲不是被中共強迫退休了嗎?怎麼還能操作如此史無前例的IPO金融巨案?

確實,馬雲早在7年前,也就是在2013年即首度宣布(被)退休。這消息在當時確曾引起世人高度關注與訝異。然後,隨著馬雲淡出江湖,人們也漸漸淡忘了這號人物。直到2017年,馬雲拉著李連杰在自己領銜主演的電影短片《功守道》(Gong shou dao)過足了電影夢,才又在世間引起話題。這一年他才剛過53歲,他瀟灑地對外宣稱自己退休後「要打太極拳」,世人都信以為真。其實,馬雲只是瞞天過海,暫時躲到幕後,並沒有真正退休。但外人都不會懷疑他藏到幕後究竟在私下煉製甚麼武林秘笈。

馬雲誓言要再來一場更加大無畏的轉型

為了讓人記得他在起步創業時的教師身分,馬雲選擇在2019年9月10日中共教師節這一天高調宣布辭掉了阿里巴巴CEO,也同時卸任董事局主席。他在當場演講中,略帶悲情地慷慨陳詞說:不當董事長了,並不等於不創業了,也不等於退休。他昭告:

〝我不會停止下來,我覺得阿里巴巴它只是我夢想中的一個而已。我今天還很年輕,我還有很多地方沒去折騰,還有很多事想做。〞

當時他曾誓言要再來一次更加大無畏的轉型。他還提到一句很重要的金句令世人刻骨銘心,他說:

〝今天不是馬雲的退休,而是一個制度傳承的開始。今天不是一個人的選擇,而是一個制度的成功。〞

阿里巴巴集團官方網站於2019年10月6日更新「領導團隊」的資料,創辦人馬雲已從董事會成員名單中移除。這樣一來,世人應該都更能確信馬雲真的被退休了吧!

誰都沒想到,他原來是悄悄製造一個超級金融大核彈,這一次他玩得更大,要命的是,其企圖心還直接威脅到共產黨最恐懼的「領導核心」危機!

有人說,馬雲拉著李連杰說要一起專心學太極拳,而這次「螞蟻金服」的世紀金融吸金案,可謂是他運用太極拳「以退為進」的深邃哲理所產出的震撼創作:「螞蟻金服」。

2020年7月20日股市收盤之後傳來一個超重磅消息:「螞蟻金服」要在A股和港股同步上市。杭州阿里總部據說歡呼聲震耳欲聾,因為又要產生幾千個億萬富翁了。而持股「螞蟻金服」8.8%、擁有50%表決權的馬雲,全球身價將因此坐十望五,也就是躍居為全球前五名。

正當美中貿易大戰方興未哀,以及美國呼朋引伴積極圍堵中共的此刻,馬雲竟然敢如此囂張上市,一般認為絕對是有備而來的。

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  圖:翻攝自中國百度百科(資料照片)
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  圖:翻攝自中國百度百科(資料照片)

馬雲:如果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

「螞蟻金服」是血統純正的「阿里巴巴寶寶」,其成長的堅實基礎乃奠定在「支付寶」所擁有的7.3億用戶之上。我們有必要了解,「支付寶」乃是大幅改變中國人民經濟生活模式的革命性強大工具。這種改變讓中國各地的人們在需要為購買某樣東西付款時,他們不再是掏出錢包取出現金或信用卡。而是拿起自己的手機刷一刷。手機成了最方便也最大量使用的付款工具。之後,支付寶又開發出小額貸款、儲蓄理財、購買健康和人壽保險等金融衍生商品。再之後,2014年阿里巴巴經由股權重整而新創「螞蟻金服」,並依循原定計畫順利吸收並轉移了支付寶客戶資訊數據及所有金融商品的功能。接著即展開積極對外強勢擴張與併購,在小額貸款業務上急速成長為高利貸型的「錢莊模式」。

去年,來自這些業務的手續費占到螞蟻集團總收入的一半以上。截至今年6月的12個月裡,螞蟻集團在中國市場完滿處理了超過17兆美元的貸放數字支付。

今年10月24日,中共五中全會召開前夕,上海舉行了一場外灘金融峰會。在那場峰會上,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其發表影片致詞中,明確指出:中國已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並呼籲:

〝中國金融業應堅持金融服務於實體經濟,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金融泡沫的歧路與龐氏騙局的邪路。〞

王岐山指出,有理想但不能理想化,要在鼓勵金融創新、激發市場活力、擴大金融開放與金融監管能力之間尋求平衡。王岐山說:

〝當前,全球金融經濟環境變化劇烈,既要堅守底線,也要靈活應對風險挑戰,勇於除舊立新。〞

馬雲擊退王岐山,吸引市場資金雪球般湧到

隨後上場的馬雲在致詞的演講中像似吃了豹子膽,竟然直言抨擊:中國金融沒有系統性風險,因為「根本沒有系統」。他說,中國問題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而是缺乏金融生態系統的風險,並指中國「管的能力很強,監的能力不夠,好的創新不怕監管」。

馬雲的該一言論被視為「槓上王岐山」。也顯示馬雲正在承受來自中南海的莫大壓力,必須對國際金融界釋出求救訊息。此一外灘金融峰會活動乃是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聯合各部委所舉行的。除王岐山之外,當時台下還有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前行長周小川等中共金融大咖,以及中國內地重要金融界人士都在場。

馬雲稱心快意地盡情闡釋說:國際公認的銀行資本風險管理標準《巴塞爾協議》像是「老年人俱樂部」,只講風險控制,不講金融發展,結尾時則豪不留情地批判當今中國的銀行還是當鋪思想。

相對於馬雲此一呼喚「新金融體系」的類革命檄文,王岐山的致詞文字稿反而很不尋常地被下架了,坊間都傳言並主觀認定「王已失勢」,黨中央已為馬雲的「螞蟻金服」A股上市背書。是以全球認購資金排山倒海似地大舉湧進,「螞蟻金服」因為此一募資案而蛻變成世界頂尖超級金融巨獸。

五中全會一閉幕,批馬言論隨即火力四射

等到中共五中全會平靜落幕,各金融黨媒才開始紛紛出籠瞄準「螞蟻金服」全面砲擊猛轟。在11月2日中國央行主管報紙《金融時報》發表署名為資深學者周矍鑠的評論文章《大型互聯網企業進入金融領域的潛在風險與監管》稱:

〝若大型互聯網企業大量開展金融業務,但卻宣稱自己是科技公司,不僅是逃避監管,更容易無序擴張,造成風險隱患,不利於公平競爭,也不利於消費者保護。〞

美國總統投票日前夕,也就是11月2日晚上敏感消息傳出,中國人民銀行(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對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進行了監管約談,但並未公布約談的詳細內容。

螞蟻集團總部當天深夜迅速回應稱,會深入落實約談意見,繼續沿著「穩妥創新、擁抱監管、服務實體、開放共贏」的16字指導方針,繼續提升普惠服務能力,助力經濟和民生發展。

中共黨媒《經濟日報》、人行屬下的《金融時報》並未停止對螞蟻集團的批評。中國經濟日報持續在11月3日發表評論撻伐:脫離實體經濟談金融科技創新、談擴大金融資產規模、談經營利潤,既違背了金融業發展的初心,又容易出現金融虛擬化運行趨勢,引發脫實向虛的市場風險。互聯網金融或金融科技本質一是持牌金融企業,二是違法違規的「偽金融業態」,認為對近期要蹭數字科技的少數金融公司,「都應停止對熱門新股的盲目崇拜」。

11月3日晚間,螞蟻集團發布正式公告宣稱,該一集團在接獲中國相關監管機構的通知後,決定暫緩該公司的A股於科創板上市。因此,同時進行的H股於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上市也將暫緩。螞蟻集團將盡快公布有關暫緩H股上市及退回申請股款的進一步詳情。

一宗史上最大的超級IPO就此被攔腰截下,後事將會遭遇何等命運尚待密切觀察。然而,此案被犧牲的數百萬投資散戶勢必橫屍遍野,這帳該算誰的?

中國證監會懷疑螞蟻集團IPO違反利益衝突,介入調查。 圖:翻攝自螞蟻集團官網
中國證監會懷疑螞蟻集團IPO違反利益衝突,介入調查。 圖:翻攝自螞蟻集團官網

90後沒有一個不欠馬爸爸的錢

10年來,在中國互聯網龐大市場上一直流行著一句話:「90後沒有一個不欠馬爸爸的錢」!據統計,螞蟻金服的「支付寶」,其活躍用戶90後占比已經超過80%,而90後每人平均負債,更超過12萬人民幣,這現象將因為中共經濟快速下滑以及失業率的遽增而被預期將會雪上加霜不可收拾。

「螞蟻金服」到底是披著科技大衣的中國最龐大之高利貸的「地下錢莊」?或真如馬雲所說的是「金融科技革命」,其實是很可討論的。

但此一金融IPO案件所吸納的超天量資金將會遠遠超過中國共產黨所能控管的程度,毋寧才是讓中共掌權者如刺在背而導致必欲除之而後快的最重要原因。這樣看去,當然又將會演繹出一段習派和江派及紅二代的殊死鬥爭了!

中共監管機構基於政權的安全性也嚴厲批評了螞蟻集團沒有充分保護用戶的個人數據,同時認為中國共產黨必須隨時嚴厲打擊「貸款欺詐」和可疑的投資計劃。沒有核心決策層下令,絕不致於施加如此大力度的追殺吧!

馬雲如果生在美國,會不會出馬選總統?

我們面對此一很可能形成擺脫中共金融監管並直接挑戰中共專制政權的「螞蟻金服」,應該可以說不得不佩服馬雲再一次製造黃白權貴菁英合體「發大財」的賣身(賣國)機會。他同時也設下陷阱,促成全中國過半人民都不知不覺中積欠馬雲不大不小的債務,此即「螞蟻金服」中「螞蟻」兩字的真正要義,則我們似乎更應該要佩服馬雲在中共極權統治下,仍能如此推陳出設計出如此新穎金融棋局的勇氣與智慧。可是,從「支付寶」到「螞蟻金服」的創意和吸金過程中,贏家究竟是人民?是政府(共產黨)?抑或是某些中共金字塔上的少數權貴?

假設馬雲不是江派太子黨及某些紅二代的代理人,那麼退一萬步想,馬雲這號人物若是生長在美國,他會不會是另一個商而優則出馬選總統的川普?

再縮小眼界,如果馬雲是生長在台灣,他會不會是另一個商而優則意圖披上戰袍站出來選總統的郭台銘?

可惜,馬雲生長在中共政權下的極權社會中,最終還是只能聽憑中共掌權者的習近平宰割而徒呼負負而已!

於是我們不免又要問:這是不是又一場腥風血雨的搶錢與爭權的中共高層內鬥之起手式呢?

作者陳昭南: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對台灣多數人民而言,本周最緊張的事件無非就是美國大選投開票結果川普能否連任。不過根據美國特殊選制和郵寄投票接近上億選民的現狀來看,選舉結果已經陷入延宕紛擾的現狀,一般推測,此一混亂局面既已進入法律訴訟程序,甚至可能會延續到明年一月底的總統就職日都還未必能定案。似此總統選戰展開延長賽,則美國政局必然充滿變數,也升高了全球不確定因素。身在局外的台灣人,只能沉靜以待了!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