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徐行觀點》民主的美國 狂傲的川普

新頭殼newtalk 文/蕭徐行
1970-01-01T00:00:00Z
美國總統川普。   圖:翻攝川普臉書
美國總統川普。   圖:翻攝川普臉書

美國國父喬治.華盛頓深受民眾愛戴,即使支持者力挺不斷,然而在兩屆總統任期屆滿後,華盛頓明白地拒絕了再次競選連任。他曾這麼說:「我走在尚未問故踏實的土地上,我的所作所為都將成為以後歷屆總統的先例。」他也向美國人民解釋,「你們再繼續選我做總統,美國就沒有真正的民主制度了。」

相對於現任總統川普還沒選就說這個曾經在三年多前讓他就任全球最強大的國家的選舉制度有鬼,並表示如果他選輸了,完全是制度有鬼,不願對於政權是否和平轉移明確表態,這樣一種輸了就要賴帳的心態,通常是發生在第三世界一些落後國家或是獨裁政權領袖口中,如今竟然是出自傳統上以向全世界推動民主政治為職志的美國最高領導人的言詞裡,讓人錯愕。還好朝野兩黨與輿論就紛紛對於總統這種願賭不服輸的言論展開抨擊,終究有很多人腦袋是清楚的,民主國家政黨輪替是常態,政權和平轉移端賴完整的制度與深植人心的政治文化,選舉制度是不是公平,這可不是總統一個人說說就算的。

川普的剛愎自用可不僅出在永遠是別人的錯的政治推託藉口,他的高度自我也令人稱奇。日前在內華達州緬登(Minden)造勢活動上說,由於順利連任已經在望,接下來將於2024年透過「協商」,繼續執政第三任。他表示,自己政績卓越,理應成為「連三任」的總統。由於川普先前便多次提到,希望執政超過兩任,讓某些政治觀察家紛紛評估,川普所言絕非開玩笑,而是打算違反憲法規定。

川普想要「吾三連」、「余又任」是導因於他的政壇對手習近平的國家主席任期限制被拿掉了,俄國總統普丁除了想方設法維持個人在國家的權勢外,也透過修憲延長了自己的總統任期。有為者亦若是,自認自己為人中龍鳳的川普怎肯讓他的獨裁者對手們超越自己呢。然而,民主國家與獨裁國家的差異就在於即使你是多麼的超凡入聖,時間到了就該下台,要不然華盛頓當年何不選擇君王制?民主國家除了制度外,就在於領導者的自制,國家是所有國民的國家,可不是朕一人獨治獨享的。川普如果想要第三任,美國又哪有資格去抨擊習近平與普丁呢。

還好華盛頓總統為未來的美國樹立許多的先例,他堅決選擇任滿後和平地讓出總統職位給副總統約翰·亞當斯,這個總統不超過2任的先例被看作是華盛頓對此後的美國總統任期限制最重要的影響,這個慣例直至1940年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時才被打破,但是羅斯福連第三任乃源於戰爭之際,貿然換手不利於大局,羅斯福在第三任任期中鞠躬盡瘁,但是完整的政權轉移制度讓杜魯門能順利接任總統,並以原子彈轟炸日本結束了人間悲劇—第二次世界大戰。

但是,美國人並未因為這種權宜之局而保留後續者面臨羅斯福處境時,得以第三任的空間。反而其後由美國國會1951年通過美國憲法第22修正案,把總統任期正式限制於2任。這一方面在記取權力絕對腐化的政治原理,另一方面乃在於開國先賢立下的先例已經深植人心,美國人相信制度遠勝於相信個人,這也是同為民主進國家的英美兩國能夠維持穩定政權與國家發展的基礎。

莫說川普想要第三任,他能否連任都走得蹣跚步遲、險狀環生,在說共和黨在美國國會以及州長的席次能否如常,仍未可知。美國憲法修正案完成又需要4年左右的時間,川普與其修改憲法這個難題,還不如多花點心思處理國家敗壞的經濟、疫情、種族衝突、氣候變遷等議題以名留青史。如果,美國民眾不限制川普總統第三任的企圖,那真的是美國走向衰敗的開始。

川普與其修改憲法這個難題,還不如多花點心思處理國家敗壞的經濟、疫情、種族衝突,氣候變遷的大議題以名留青史。

相對於現任總統川普還沒選就說這個曾經在三年多前讓他就任全球最強大的國家的選舉制度有鬼,並表示如果他選輸了,完全是制度有鬼,不願對於政權是否和平轉移明確表態,這樣一種輸了就要賴帳的心態,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